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第九章 套近乎

第九章 套近乎

“嘎吱~”

秦栎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而里面正伸手接着水的司藤也抬起头来,一脸惊讶的看着走进来的秦栎,然后突然感觉不妥立马放下手去。

就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姑娘,或者说是有些难为情,毕竟她现在是这副样子。

“姑娘,你没事吧,怎么被人用铁链捆在这里。”秦栎问道。

“是你。”等看清来人后,司藤惊呼。

看着一副道袍打扮的秦栎她也是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刚好路过,本来是准备去城里卖草药的,但是看到姑娘被困在这里,所以就特意来相救。”秦栎笑着说道。

说罢就开始摆弄司藤身上的铁链。

“对了,姑娘,到底是谁把你绑在这里的?刚才我在院子外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人。”秦栎使劲掰了掰铁链。

可是就算是使出吃奶的力气铁链也没有任何反应。

“一个悬师。”司藤回道。

“玄师?”秦栎突然来了兴趣。

“他在哪儿呢?”

“怎么?你有事?”

“没有,就是,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玄师呢?也想见见世面。”秦栎笑着说道。

“那你来晚了,那人一周前就离开了。”司藤突然冷起了脸说道。

看着突然冰冷起来的司藤,秦栎有些不适应,可是马上转念又想道:“那人把她困在这里,如此虐待她,可以说司藤与他不共戴天,自己提出想见那人,不是找不痛快嘛?”

秦栎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姑娘,喝水,喝水。”秦栎陪着笑脸把自己别在腰间装水的竹筒递了过去。

谁叫他之后有求于这女子呢?暂时避免口头上的争端很有必要。

秦栎马上说道:“姑娘,这铁链坚固无比,寻常办法可能无法打开,你等着我用剑砍试试。”

说罢不等司藤回答,便退后了两步,高高举起桃木剑,调动体内所用的气机全力一击挥下。

“铛~”

一道电石火光闪起,足有成人手臂粗细的铁链“啪”的一声掉落在地。

“还真让你砍断了。”司藤也有些惊讶,张大了嘴巴。

秦栎笑着回了一眼,如今他已经是满头大汗,这铁链太粗,砍断这铁链已经让他有些精疲力尽。

他觉得他还能最多连着砍三根,再多就不行了。

“姑娘,我虽然能够砍断这铁链,但是对我消耗极大,我得休息一会儿才能继续砍下一根。”秦栎柱这剑柄喘着气说道。

“不行,我得休息一会儿,这铁链实在是太粗了。”

说罢就坐在了司藤的脚边不远。

这时,因为头顶的铁链被砍断,司腾倒是可以简单的蹲下。

“司姑娘,你和那悬师有什么仇啊,他不杀你反而把你关在这里虐待?”秦栎看了一眼也蹲下来的女子喘着气问道。

“无仇无怨。”司藤想了一会儿然后说出这么一个迷糊不清的词语。

“无仇无怨!那这就奇怪了,若是这样,他随便把你打杀了便是,为何还要把你困在这里折磨?”秦栎说道。

“算了,姑娘不想说就不说吧!”秦栎看着那副白皙的脸蛋,里面绝对有事情,但是别人不想说他也不想问。

“给,再吃点东西,你应该很久没吃东西了吧?”秦栎从荷包里摸出一张大饼,这本来是给他解馋用的,或者某天早上来不及修练导引术作为储备粮的。

现在拿出来给这姑娘吃,倒也不算亏,因为这张饼可能给他带来多出数倍的收益。

“哦,对了,司姑娘你不是苅族吗?怎么会挣脱不开这铁链。”秦栎问道。

“我的体内被那人下了禁制,想跑也跑不掉,所以就算挣脱了铁链也没有用,与其等他回来再打我一遍,还不如就这么戴着好。”司藤失落的说道。

“所以你也不用砍了,等恢复了体力你就走吧!”

“不行,我秦栎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也知道路见不平应该拔刀相助的道理,那玄师如此对待你,我不能坐视不管,你放心等那人来了,我与他说。”秦栎大义凛然的说道。

秦栎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女子是主角,刚好又是落难的时候,现在不出手,什么时候出手,等以后她混出头了再出手那就晚了。

俗话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碳。”这句话不管在那个时代都不会错。

短期的收益不说,长期收益绝对会丰厚到他不敢相信,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算短时间内没有回报,但是也不打紧,长期回报才是大头。

这可是一笔大大的投资,按照主角不死定律,稳赚不赔。

而且这主角还这么漂亮,结个善缘,以后说不定还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反正他付出的东西左右也不过是些时间、水、大饼等,怎么算都不亏。

“秦栎”

“你和他们不一样。”

就在秦栎无限歪歪的时候,面前的司藤盯着他看了很久,最终说了这么一句让他莫名其妙的话。

“他们是谁?”秦栎迷糊的问道。

“噗呲~”

看着一脸疑惑的秦栎,不知怎么的司藤突然笑出了声。

“没谁。”司藤回了一句然后又吃起了手里的大饼。

倒是弄得秦栎不知所措。

又过了一会儿。

“好了,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继续吧。”秦栎站起身体。

“铛铛铛~”

套在司藤脖子、手腕、脚腕的铁链全部断掉。

“好了,司藤姑娘你说那人在哪里,我们去找他。”秦栎问道。

“谢谢你秦栎,不过不用了,我自己能应付。”

看着坚决的司藤,秦栎也有些没有办法,他和眼前的这位姑娘还没有熟到不管主人家的意愿就强行去做的地步。

他确实是想拉近一下两者之间的关系,可奈何无缘。

“好吧!就这样吧!也算让她又欠了我一次。”秦栎在心里这样想道。

“那行,我刚好也有事情,姑娘那你自己保重。”

说罢就拿着桃木剑往外走去。

可是没走几步又回过头来。

“司藤姑娘,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幸福要自己去争去,要敢于和不公作斗争。”

临走之前秦栎还不忘了给她灌一碗毒鸡汤。

他这也算是给他的被投资人一点向前努力的理由,压低回报的周期。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