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蛇

清晨,大山里的空气总是格外的清新,秦栎背着八面汉剑,身穿飘逸的道袍走在山林间。

如虬龙的树木,满是露水的杂草,间起的飞鸟,秦栎在这样的深山里跋涉着。

这里没有路,全靠自己走。

秦栎的前面是一座高山,他顺着山石的走势往上爬,这里的石块很大、很多,石块与石块的间隔处长着许多的杂草。

他所说的那株朱果就在这座山的山顶,就在山顶的那个洞里。

初升的太阳光照射在努力向上爬的秦栎身上,因为秦栎身体素质好,所以走起来大刀阔步的,这一束阳光正好把他承托的神采奕奕。

一会儿的时间,秦栎就从山脚爬到了这座大多都是岩石山的山顶。

这座山不算太高,也就几百米的样子,但是在周围几里确实最高的,站在山顶足以俯瞰周围的山势。

山顶长着非常多的芭毛,足有一人多高,而那个山洞就藏在一堆芭毛之后。

秦栎在拥挤的草堆里前进,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进入了山洞。

“滴答!滴答!滴答!”

这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山洞,安静到滴水声在山洞里可以自由的回荡。

山洞的地上很湿,生长着只有才高尔夫球场才能看到的嫩草。

秦栎顺着山洞走着,转一个弯便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他来到了山洞最深处。

在山洞的最深处有着一眼大小不过四米的潭水,山洞的洞壁不停的流着山泉水,而小谭的岸边赫然生长着一棵神异的植株。

植株周身被浓郁的木之精气所环绕,小小的枝头结着的是八颗红色的果子,红的发光,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

秦栎笑了,因为这树上的朱果都熟的差不多了,除了个别的还有一丝绿意,其他已经是一副待采的样子。

秦栎走过去,拿出准备好的木盒,准备采摘朱果。

“嘶~嘶~嘶~”

一条手臂粗细的大蛇突然从潭水里钻出头来,引的水面波纹阵阵,大蛇爬上岸环绕在植株旁对着秦栎吐舌头。

看着这突入其来的一幕,秦栎连忙后退。

等定睛一看,秦栎傻了。

“菜花蛇?”

秦栎看着那条背部大体呈黑色,混杂黄花斑的大蛇。

“都说天材地宝有异兽守护,可你出来条菜花蛇算怎么回事儿?”

虽然这条菜花蛇长的是粗了点,但终究还是一条无毒的菜花蛇,对他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虽说宝物有缘者居之,可是也不是什么人什么东西都能拥有的。”秦栎走上前去一剑便挑掉了菜花蛇的头颅。

然后把尸体丢一边。

秦栎之所以一剑挑死菜花蛇,是因为刚才菜花蛇的表现,拦在朱果前凶狠的吐着舌头仿佛在说这东西是我的,你快滚。

所以秦栎有些生气,你一条菜花蛇还想独吞咋的,就凭你是一条菜花蛇。

对自己定位不准的蛇只有死。

这蛇着实太弱,也就长的粗了点,身上没有半分妖气,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拦住秦栎。

秦栎猜测就是路过的蛇,然后被朱果的气味吸引,所以就在小谭里住了起来。

也是命苦,菜花蛇能长到手臂粗细也算是到顶了,若是今日秦栎没来,等它吃下朱果或许有那么一丝机会成妖。

但是秦栎既然来了,哪里还会允许其他人染指。

要说秦栎还得感谢这方世界的悬门,把苅族杀的极为稀有,不然这朱果那还轮的到他,早就被山中精怪占了去。

山中动物智力低下,就算看到这方果子也有可能是无动于衷,宝物为了不被别人发现,通常会隐藏自己,就如同这棵植株,他把朱果的气息和木之精华锁在了极小的范围里,除非是靠的极近才会被果子的气息吸引,就比如这条菜花蛇,肯定是刚刚好从植株的底下爬过,恰好被果子的气息吸引,动物的本能告诉他这东西对他大有好处,这才在潭水里住了起来等着果子的成熟。

秦栎不再去管菜花蛇,因为第一枚朱果就要成熟了。

挂在植株最高的枝头的那颗朱果,突然一道红光亮起,环绕在果子周围的木之精气立马钻入其中,随即果子便散发出一道极为浓郁的香味,果子熟了。

秦栎伸出手去,“嗒”的一声摘下了朱果,看着那颗西红柿大小香气扑鼻的红色果子秦栎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不过最终他还是放弃了立马吞下果子的想法,把果子放入了木盒里。

朱果乃是异宝,吞下之后难免会有一些现象,这荒郊野外的诸事不顺,还是等回去准备妥当了再说。

反正都摘下来了,也不急于一时。

把木盒收好之后,秦栎又把目光投到了足有半个高的朱果树上。

上面还有七个红绿相间的果子,看上去成熟还得等几天。

突然,秦栎的目光被地上的几株草吸引了过去。

不但树上有东西,树下还生长着几株长势极好的嫩草。

嫩草周身泛着微弱的绿光,生机勃勃,形状类似“喜羊羊与灰太狼”中的草,秦栎猜测应该是朱果和木之精气共同作用的结果,导致杂草产生了某种异变,出现了一些特殊的效果。

秦栎虽然想挖一株研究研究,但是他没有拿盆,所以也就没有挖,准备下一次来的时候一起。

秦栎起身开始在山洞里巡视,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小动物。

这朱果成熟的时间不定,下一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可能是几天也有可能是十几天,他不可能每天都来,所以为了防止小动物捷足先登,他准备用石头把植株围起来。

只要小动物近不了植株的一定范围,小动物就是瞎子,对朱果提不起任何兴趣。

说完就干,在山洞里巡视了一阵,发现并没有什么动物之后,秦栎就开始搬石头。

一块块的在植株周围叠好,直到把朱果树的顶部也盖了过去才停下。

朱果树的周围被围成了一个圆柱形,看着“密不透风”的石头秦栎满意的点了点头。

“啪啪啪~”

拍了拍手手上的灰尘,秦栎拿起靠在一边的八面汉剑往回走。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