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第二十二章 故事里的妖怪

第二十二章 故事里的妖怪

第二日,上午。

秦栎做完了今天的修练,满头大汗地从院门外走回屋子。

行李他于昨日已经收拾好,只待今日走便是,秦栎放下长剑解开全身的衣服,来到院子洗了一个冷水澡,把身上的汗水洗净,换上了一身干净的靛蓝色道袍。

然后背上桃木剑、包袱,手持一把八面汉剑关了院门便下山去了。

秦栎也没什么具体的去处,只是觉得走到哪儿就是哪儿。

苍城山地界处于西南,较为落后,所以秦栎准备向北走,见见这个时代乱世风情。

就这样,秦栎一路北上,虽说是北上,但是秦栎却不经意的向东走,也就是向两湖一带走。

最后明明说的是北上,变成了向东南沿海走。

秦栎一路风餐露宿,在山林间与猴儿们争夺多食物,过着野人般的生活,就这样,秦栎慢慢的出了川省,来到了湖南一带。

秦栎找人的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是湖南湘西一带。

………………

这天,旁晚,秦栎身背两柄长剑走在一条泥泞的小道上。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嘻嘻哈哈地笑声,秦栎回头一看原来是两位小姑娘,大的十岁左右,小的只有七八岁,她们两人手牵着手笑着往这边走。

秦栎一个人走在这山道上,也有些无聊随即笑着问道:“小姑娘你们要去哪儿啊!你家大人呢?”

其中一个小姑娘立马就答道:“我们走嘎婆去。”

秦栎会意,知道这里的嘎婆就是外婆的意思。

“你们两个小姑娘这么小,走山路很危险你们知道吗?”秦栎问道。

“不危险,嘎婆家就在前面不远的。”

秦栎顺着小姑娘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笑着说道:“既是如此,那你们快快去吧,不要在外耽搁。”

说罢,两个小姑娘手牵着手开开心心的走了,并且越走越远,很快就进入前面不远处的林子。

秦栎走在山道上,一边走一边运转导引术里的呼吸方式,所以给旁人看来,秦栎虽然穿着一身破旧的道袍,但是周身的气息却是不凡,再加上秦栎本就长得高大,也就更加加分,穿着一身道袍颇有一股隐士高人的气质。

两位小姑娘经秦栎一劝,走的更快了,但是她们在林子没走多久就遇到了一人。

此人披散着头发,满脸的皱纹,佝偻着腰拄着一个拐杖,是一个老婆婆。

两位小姑娘看着拦在自己面的老婆婆,一脸不解然后就问道:“你是哪个?为什么要拦我们的路?”

老婆婆狡黠一笑:小妹妹,你们这是去哪里啊?

二妹嘴快所以马上说道:“我们走噶婆去。”

老婆婆马上说道:我就是你们的噶婆啊!

“嘎婆?”

“不对不对,我噶婆脸上有颗痣!”两个小姑娘打量了一下然后连忙否定。

老婆婆眼珠子一转赶紧从地上捡起颗羊屎颗颗儿,粘在脸上然后笑着说道:“你看,我脸上有颗痣,我就是你们的噶婆!”

小姑娘一看,脸上果然有颗痣。

她们再次打量了一阵。

“不对不对!我噶婆头发挽的是个粑粑髻,你披头散发的,不像!”两个姑娘再次伸着手否认。

老婆婆心说这两个小姑娘莫不是在戏耍我,算了,再与她们周旋一番。

老婆婆笑着赶紧又从地上捡起一坨干牛屎,放在头上:“你看,我头上有个粑粑髻,这下我就是你们的噶婆了!”

大姑娘有些半信半疑,用手扣着鬓角皱着眉头打转瞧着眼前的老婆婆,但是二妹年纪小,立马扑闪着眼睛说道:“噶婆来半路接我们了啊,那我们就跟着噶婆回家去吧。”

大姑娘虽然心中还有些疑虑,但是见二妹说话了,心中的那点疑虑也就慢慢消失。

老婆婆一笑,然后便拎着小个小姑娘走了。

等三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林子,在不远处荆棘后走出一人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秦栎。

秦栎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只是因为见到了那老人,所以没有现身,因为在他眼中那老人一身煞气惊人,显然是杀了已经不止一人。

秦栎一脸懵圈的看着那三道离去的身影,感觉整个世界观都受到挑战。

他刚才是看着那老婆婆是怎么一句一句把自己变成那两人的外婆的,可以说漏洞百出。

可是那两个看着聪明的小姑姑就TM的信了,秦栎一句卧槽就说出口。

羊屎颗、牛屎干,还当着别人的面,放到自己身上,然后对别人说自己就是那个人。

这都是什么逻辑?

当然作为后世的湖南人,秦栎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并不陌生,这剧情和他小时候,他母亲用来吓他的故事——熊娘嘎婆,和这是一样一样的。

他只是没想到这漏洞百出的故事,里面的人物还真的存在。

那两个小姑娘是有多傻,才会相信眼前的那人是自己的外婆。

秦栎看着远去的,那小姑娘脸上的笑容,不禁在心里问自己,如今人贩子这么好做吗?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在很久很久以前,大山里住着一只熊精。这只熊精非常喜欢吃小孩子,所以她总是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可怜的老奶奶,欺骗小孩说是他们的外婆,要带他们回家,大家都管她叫熊娘嘎婆。

关键是每次这熊精都会得逞。

………………

大妹虽然暂时相信了此人是自己的嘎婆,但是见嘎婆走路摇摇摆摆,身上还有一股怪味,心中生疑忍不住就问道:“噶婆,你走路怎么摆来摆去?”

老婆婆和蔼的笑着说道:“噶婆我老了,走不动了!”

大妹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嘎婆,你屁股上黑黑的东西是什么?”

“噶婆晓得你们要来,给你们烧火煮饭,裹了锅烟煤儿(锅灰)”

小妹这时候捏着鼻子说道:“噶婆,你身上好臭好臭!“

噶婆早晨在家里打破了酸菜坛……

秦栎因为放心不下,所以一路跟着,他下山本就是寻找的机缘的,遇到不平之事情,当然要管,想着除草务尽,所以也就没有直接出手,而是一直跟着,看看那熊精的老巢。

就这样,熊娘噶婆把两姊妹一路连哄带骗,带到了自己藏身的地方,一间又老又旧的破烂木屋里。

而秦栎也跟着来到了一处山坳。

“噶婆,你的房子好旧哦!”小妹看着眼前老旧的房子说道。

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不是她们往常来过的嘎婆家,也没有意识到这附近除了这栋屋子外,都是一片荒郊。

老婆婆拉着两个小姑娘手说道:“房子旧不怕,炕架有嘎嘎。”

“走,嘎婆给你们做嘎嘎吃。”

说罢便拎着两位小姑娘走进了破屋。

躲在不远处的秦栎站直身子,“哐”的一声拔出手中的八面汉剑,他知道他不能在等下去了,若是按照故事里的剧情,这两个小姑娘其中一个今晚会死。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