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第二十四章 醒来

第二十四章 醒来

翌日清晨。

空气清新,飞鸟“叽叽喳喳”的叫着,山中雾气大,露水打湿了道袍。

秦栎从地面缓缓醒了过来。

秦栎睁开眼睛,用手撑着自己站了起来,满脸的痛苦之色。

看着眼前小山一般的尸体,秦栎并没有多少惊讶,若是雷法都不能干掉熊精,那这熊精也就太逆天了了。

秦栎看着黑炭般的尸体,尸体脖子处插着他的佩剑。

“呛~”

秦栎拔出长剑,拿在手中,突然,好好的长剑的剑间一部分,就如同黄土一样四分五裂掉落在地。

“断了!”

秦栎看着手中只剩下一半的佩剑,在煌煌天威面前,这长剑终究还是抵挡不住。

不过这长剑虽然断了,但是气势却更加凌厉了,上面还隐隐流转着一丝雷霆之力。

感受着长剑之上传来的酥麻感,秦栎来了兴趣。

“咳咳咳~”

突然秦栎一阵咳嗽,又咳出了血液,顺着嘴角缓缓流下。

秦栎用手擦拭了嘴角的血迹,压住了心中的探寻之心然后拿着断剑向那破旧的木屋的方向走去。

当务之急还是应该把伤养好。

秦栎佝偻的着腰,拄着一根捡来的木棍,拿起他昨日扔在木屋外的包袱,先是归剑入鞘,然后便向木屋之后的一处高地走去。

来到了一处较为宽敞的平地,秦栎盘坐了下来,随后打开了山海图录,取了补入熊精的奖励。

那是一个小瓷瓶,里面装着黄豆大小的十颗补气丹。

秦栎到出一粒吞下,然后便调息疗伤。

补气丹入体,秦栎的内力和气机快速恢复,秦栎随即催动导引术疗伤,一时间秦栎被一阵雾气环绕。

周围山林中的雾气全部被牵引了过来,随着秦栎的呼吸,一道三尺白练在他的鼻尖来回转换,如同修仙者吐纳灵气一般。

山中安静,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是两个时辰后。

高地之上的秦栎停止了吐纳,睁开了眼睛,面露喜色,他的伤已经好了一半。

秦栎盘坐地,感受着体内的伤势,这补气丹着实厉害,既能补气又有辅助疗伤的作用。

秦栎之所以能在两个时辰,把体内那些移位的五脏归位,不但是导引术的作用,其中补气丹的作用也是功不可没。

若是没有补气丹,他想要恢复走动,怎么也需要三五天时间,因为光恢复体内的气机和内力就需要一天的时间。

秦栎站起身,套上包袱回到了那熊精的尸体旁。

这熊精成精也不知道在这深山修行了不知多少年,一身修为通天造化,要不是秦栎会一手雷法,可能就要折戟沉沙了。

熊精一身修为可以说全在肉身上,所以这一身皮肉自然是强横无比,堪称宝物。

这熊精吃人,这肉他当然是不会吃的,但是这熊爪……熊皮……

“熊皮就算了!”秦栎随即说道。

这熊精都被天雷烤熟了,这熊皮自然也失去了本来的品质。

秦栎拿着断剑来到熊精的四肢处,把那熊掌之上的爪子一个一个的卸了下来。

然后放到了口袋里。

秦栎回到木屋外,捡起那把已经断掉的桃木剑。

剩下的一半上面也是裂纹斑斑,已经无法再用了,这桃木剑虽说有辟邪的功能,但是这块桃木剑是秦栎在山中随便找的一块桃木,年限并不长,所以辟邪效果不佳,昨日秦栎把自己的力量输入剑身,剑身就差点直接断掉,最后又经熊精一拍,如今断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秦栎随即扔掉了桃木剑,拿着断剑向木屋走去。

这木屋是熊精的老巢,里面自然会有一些特别的东西。

秦栎进了木屋,便闻到一股腐臭味,熊精死了之后,这木屋的幻术也解了。

原本看着还算干净的木屋,变成了一片荒芜,杂草重生,满地的枯叶,瓦砾,而火炕中间的铁锅里熬着的也不再是腊肉,而是一坨看不清是什么的东西,散发着一股恶臭。

秦里推开一间房门,里面是一样的情况,除了杂草还是杂草,秦栎转遍了屋子也没发现什么宝物,倒是发现了很多骨骸,而且看着大小都是小孩的骸骨。

根据数量,秦栎猜测至少有二三十人。

就在秦栎以为自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时候,秦栎在一个看似是熊精自己日常睡觉的地方,找到了一颗珠子。

秦栎喜好各种文化,所以认识这珠子,这是一颗九眼天珠。

这珠子被熊精供在一个桌子上。

秦栎有些奇怪,按理说这天珠乃西藏之物,为什么会落到熊精手里,它拿着这东西有什么用。

秦栎拿着天珠暗自思考,秦栎把力量输入天珠,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神异的地方。

要说神异也就是上面带着一股股厚厚的檀香之气,不过这也可以理解,这熊精想必是杀了过路的僧人从他们手里夺得的。

虽然这珠子没有什么神异的地方,但秦栎还是觉得不简单。

先不说九眼天珠的市场价值,就说九眼天珠传说中的功能,就不是他能轻易丢掉的。

九眼天珠上面的九眼象征自然界九大行星的运转,包含宇宙的运行与人类的思维,化弱为强。代表集九乘之功德,慈悲增长,权威显赫、利益极大之意,是天珠中最珍贵的一种;至高无上的尊贵气宇、世间一切事业速获成就、能免除一切灾厄!

在天珠修**德中,九眼包含所有图腾的象征与意境,佛法修行中最后境地,九品莲华化生。“九”也象征不可预知、无法超越、无限宽广之境界。

秦栎不太清楚这对于修练有什么作用,但是他知道这东西非常珍贵。

就算不知道具体的用处,用来当饰品也好,凭着上面那深厚的功德,想必戴着不会有坏处。

秦栎拿着天珠出了屋子,这屋子的气味实在不好闻,充斥这一股腐烂之气。

出了屋子,秦栎看着那庞大尸体,秦栎顿觉自己修为不足,昨晚的情形现在想起来都还是一阵后怕。

固然有手段匮乏、对战经验缺乏的原因,但是主要原因还是修为不足。

但凡雷法不灵,或者咒语念的慢一点,熊精就会一口吃掉他。

所以秦栎再一次来到高地之上,盘坐好,从包袱之中取出一枚朱果服下。

本来秦栎是觉得靠吞服朱果,增长内力后期会有弊端,而且又感觉五十年的功力应该足够,所以才没有急着服用剩余的朱果,但是这一次的对战却给他敲响了一个警钟。

在没有安全没有得到保障之前,考虑的太远会让自己死的更快。

与其考虑以后怎么办,还不如想想怎么活下去。

有了第一次吞服朱果的经验,秦栎很快便把朱果的药力均匀的分部到身体各处。

随着时间的流逝,朱果的药力也在不断的进入身体转化为内力。

不过他觉这次的朱果在药力方面有明显的减弱,不管是在增长内力,还是在强身健体方面。

按照体内的这效果,秦栎推算就算他把朱果的全部药力吸收,增长的功力也不会超过二十年。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