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第三十七章 朱果做抵押

第三十七章 朱果做抵押

半个小时后。

当秦栎来到拍卖场地之时,拍卖会已经开始了好一会儿,第一轮无关痛痒的拍卖已经结束,刚刚进入第二轮拍卖。

秦栎在新月饭店的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第二层。

“贵客亲进,就是这里。”服务员弓着腰说道。

“嗯。”秦栎也微微回礼,然后便走进了贵宾室。

“道长,你来了。”

秦栎掀开门帘的声音引起了张启山和齐铁嘴两人的注意,纷纷回头。

“嗯。”秦栎答道。

“如何,居士可拍到了想要的东西。”秦栎问道。

“道长来的正好,帮我们出出主意,这第二轮拍卖是以盲拍的模式进行,一共三个锦盒,我们也不知道鹿活草是其中那个,所以正发愁呢?”齐铁嘴站起身说道。

就在这时,以为服务员从外走进搬来了一战椅子。

“若是如此,贫道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把三个锦盒一起拍下来。”

“道长说的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张启山说道。

外面二层的一众拍客不停的摇铃,而秦栎所在的贵宾视还在谈论应该如何。

“既然决定了,居士便放手拍吧,若有需要我一定倾力相助。”秦栎坐下之后信心慢慢的说道。

张启山点了点头,但是没吧秦栎的话放到心上,因为按照他看来连吃饭都要他出钱的秦栎怎么可能会有钱,而且这种拍卖会又岂是一点小钱就能包下来的。

“铃铃铃~”

张启山按下了桌面的按钮,叫了价。

秦栎坐在一旁看着张启山不停的按铃,他按一次,对面的日本人也按一次。

“点天灯!”

就在张启山以为第一个拍品要到手的时候,对面沉寂已久的日本人突然喊了一句。

就是这么一句“点天灯”把整个拍卖会的气氛都提了上去,众位拍客议论纷纷,因为按照拍卖行里的规矩,“点天灯”就是包场子的意思。

“点天灯,这多少年没见过的盛事了,今天这拍卖会就冲这天灯值了。”

“对啊,上次点天灯还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没想到今天又看到了。”

这天灯一点,三楼的一处贵宾室,尹新月的眉头也是轻微皱了一皱。

………………

贵宾室里的齐铁嘴一听到“点天灯”三字也是立马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拨开挡在面前的珠帘走了出去,看着楼下的服务员把那一盏古色古香的灯笼用竹竿挂在了对面贵宾室墙壁的钩上。

“佛爷,糟了。”齐铁嘴立马走了回来说道。

张启山并没有慌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问道:“这点天灯是什么意思?”

张启山虽然是九门中人,但是终究外来的人,之后又常年居长沙布防官一职,所以对拍卖行里的这些话并不是很清楚。

“这点天灯是拍卖行里的暗语,意思就是包场子的意思,也就是说不管这轮拍卖的东西最后叫到多高,都由他买单。”齐铁嘴急忙说道,并且脸上已经多了一丝担忧之色。

“也就是说,这锦盒就算他的了。”张启山问道。

“可以这么说,不过……”

“不过什么,直说。”

“他们可以点天灯,我们也可以点,最后看谁出价高,价高者得。”齐铁嘴答道。

“只是这天灯一点,我们这次所带得钱恐怕也就所剩无几了。”齐铁嘴说道。

“点天灯!”张启山终究还是张启山,对于钱财的来去看的并不是很重。

齐铁嘴见张启山这么痛快,心中突然豪气顿生,随即对着张启山点了点头,然后便拨开珠帘说道:“点天灯!”

张启山这天灯一点,顿时引起全场沸腾,毕竟这点天灯还见过,但是这斗灯那是多少年没见的盛事了。

在加上一个是日本人,而另一个是中国人,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代下,更加能引起众人的共鸣。

一时间掌声络绎不绝。

不管是三楼的尹新月还是二楼的裘德考、对面的日本人、隔壁的满清贝勒,脸上的表情或多或少的都有了一些变化。

有喜悦,欣赏,也有愤怒,反正是多少人便有多少种表情。

“哈哈哈~,还是佛爷豪气。”齐铁嘴大笑着做回。

张启笑了笑没有说话。

紧接着又按下了桌面的按钮。

“铃铃铃~”

而一旁的秦栎也没有说话,只是在一旁看,因为他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出来。

他刚才之所以慢了三十多分钟多来,是因为他看到了拍卖手册里的一样的东西,那是一本悬门技法,按他的理解就是一门法术。

具体是什么首车上面没有说,只是说是一门仙术。

秦栎如今快要踏上修练之路途,缺少的正是这种实用性的术法。

所以秦栎拿着朱果到新月饭店的鉴宝部门,做了一个抵押,新月饭店不亏是传承了几百年的神秘机构,果然有能人,秦栎刚一拿出朱果,就把新月饭店的尹老板招了来,亲自给他做了一千万银圆的担保。

秦栎知道朱果很值钱可是没有想到有如此值钱,整整一千万银圆,张启山把家产抵押了大半也才不过得了两百万银圆而已。

如今民国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也不过是6亿元而已,他一枚朱果就可以卖出一千万,占了政府一年财政收入的六十分之一。

这让秦栎感叹朱果值钱的同时又不禁感叹,这些数百年的家族的有钱程度。

秦栎确实是低估了朱果的价值,这些数百年的大家族绝不会像秦栎那样生吞,他们手里绝对掌握着一些常人不知道的方法,可以最大化的利用朱果。

吃了朱果历来有白日飞升,成仙做祖的说法,或许这些话有些夸大,但绝不可能是空穴来风。

但是秦栎不知道这些,他只是一个看过几本典籍幸运小子罢了。

所以朱果这种神物才会在他手里如此粗糙的吞下,而且还是两枚。

秦栎想着等下怎么拍下那本册子,而场下已经白热化。

“铃铃铃~”

电铃声不停的响起,就如同在打架一般,对面的铃声干落下,这边的铃声又响起。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