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从民国开始的长生之路> 第六十六章 开馆

第六十六章 开馆

“寻龙问岭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居此间。”

离村一二里地,有一座山势甚伟的青山,山上植被茂盛,灵气充足,附近大多有些财力的人家的坟墓都埋在这里。

秦栎站在一处开阔地,看着周围的山势,在他看在这座青山却是方圆二十里中风水最佳之地。

而这詹性老者的祖辈所埋之地,也正是这山上的一个气脉,风水还算尚可,配王侯将相不行,但是配一个地主豪绅绰绰有余。

“秦道长,怎么样?家父的这墓葬可是出了问题。”老者拄着拐杖来到秦栎身旁问道。

“老先生你先别急,待我再看看。”

秦栎回头看了一眼那正对着这边的墓葬,皱了一下眉头,根据《撼龙经》的记载,这里虽然算不得宝穴,但是也称的上一声吉穴,按道理不会出现老者所说的情况。

已故亲人托梦,说自己的房子漏水,这是有的,但那要已经得了造化的“鬼魂”(或者说残魂)才能做到,因为一般的人死之后,因为无法维持自身灵魂,很快就会消失在天地间。

若是灵魂都不得存,那骨骸是处在水里还是在土里,有谁知道,也就不存在托梦了。

秦栎看着眼前的墓葬,因为身处吉穴,墓葬无时无刻不在吞吐天地间的汽运,反馈自家的后世子孙,这在场与这墓葬里的那人有关系的人,身上无不有一道玄妙的气息,与这墓葬呼应。

这既是墓葬主人的造化,也是这些活着的人的造化。

活着的人因为祖先埋葬在吉穴,可以吸收世间的丝丝气运,而墓葬主人因为处吉穴,尸身无时无刻不会受到天地的洗礼,再加上后世子孙的祭祀,这绝对是一种造化。

若是机缘足够,未必不能重塑灵魂,成为一方家神。

当然,这个几率非常之低,像这种穴几乎不可能。

但是,墓葬位于风水气脉之上,所以时间一久难免带上了一点灵性,墓主人原本消失于天地的意识也会回归,但也紧紧如此了。

而托梦一般说的就是这一丝意识入梦。

先不说这墓葬主人的那一丝意识回归了没有,因为就算回归了,也不应该出现梦中所说的那种情况。

眼前的墓葬在普通人眼中是平凡至极,但是在秦栎眼中却大不一样。

墓葬仿佛就埋在一个风口,墓葬下是一个庞大的汽洞,不断的有玄妙的气息从墓葬每一个地方往上而去。

这是这方山势与天地在呼吸,也就是风水上的气脉,而墓葬就是在夺这一丝造化,绵延后人。

当然也算不上夺,只能说是尽量从这天地呼吸转换之间得到一点好处,因为这天地循环乃是亘古不变的至理,那能轻易为人所变,这气脉哪里是埋一个人修一座墓就能夺取的。

就是因为这墓葬太过于正常,所以才让秦栎皱眉。

这墓葬周围因为布置得当,导致这穴位还隐隐有向更高层次进阶的趋势。

吉穴依旧是吉穴,丝毫没有变坏或者不能用的趋势,再加上山势原因,这墓葬之中觉不可能积水。

秦栎第一次对自己风水之术有了怀疑。

“难道还有什么是我没有发现的。”秦栎绕在墓葬打转。

他所掌握的风水之术,主要来自《撼龙经》,唐代风水大师杨筠松所著,素有龙脉风水的最权威圣典之称,更是被后来人誉为“中国古代测绘学之最”。

遗憾的是秦栎并没有老师,只能看一些简单的风水,对于其中所描述的那些牵动天地大势,改变山川地脉之类的大神通一无所知。

虽然没有得到其中最精髓的东西,但是他凭借自己对灵气的敏感,和手里所掌握的风水之术,虽不敢说看尽天下风水,但是也不至于在一座地主豪绅的墓前翻车。

所以秦栎有些怀疑根本就没有托梦这件事,詹性老者梦中所闻,全是他自己大脑意识的作用。

“司藤你怎么看?”秦栎来到司藤所站问道。

秦栎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司藤的本体是植物,所以在某些反面她的感觉比秦栎更加灵敏。

司藤看着秦栎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看到司藤与自己是同样的判断,秦栎心中稍稍有了底,既然答应了这老者,他就不会随便糊弄,而是做到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好。

秦栎随即走回说道:“老先生,这墓葬我刚才看了一下,无论是位置还是墓葬所建造的方式都是上上之选,所以这墓葬并无不妥,老先生梦中所闻,应该是自己过于想念已故的父亲,并不是托梦所致。”

老者听到秦栎的如此解释,皱了皱眉然后说道:“道长可是看清楚了。”

“老先生是觉得还有其他可能?”

“道长不要放在心上,我爹没人任何想得罪你的意思,只是这梦他老人家已经连续做了一月有余,所以才着急,还请道长赎罪。”秦栎还没有说话,老者身旁的人立马就赔罪道。

秦栎说道:“没事。”

“只是,若真是像居士所说,那这墓葬恐怕还真有问题。”

“只是这表面看不出什么来,若是想弄清楚,必须得开馆。”秦栎看着眼前得墓葬缓缓说道。

“开棺。”

老者眉头皱的更深了。

“先父已经在这里住了四十余年,若是贸然开馆,他怪罪了怎么办?”

“老先生若是不愿意开棺,那我也没有办法,我的风水之术有限,并不能做到隔空视物的地步,你还是另请高人吧!”秦栎说道。

秦栎一开始也没想再摆弄堪阴宅,迁坟一事,如今若是主人家不愿意,更好,反正也没发现什么坏处。

而一开始秦栎之所以愿意再摆弄一次风水之术,是因为看这家人和村子里的那些穷苦人家相处的还算和谐,没有做过分压榨之事,不然他也会轻易答应,还这么和和气气的说话。

“司藤,我们走吧!”秦栎说道。

秦栎今日出来便没准备再回去,原本打算的就是看完风水就走。

司藤点了点头。

“秦道长且慢,能不能容老夫考虑一二再做决定。”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