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003

第三章

别墅花园的草坪,嫩芽抽绿,展现着历经寒冬后的重生,仿佛也在暗示梁思思离开的正确性。

梁思思关上大门,深深呼了口气,才拉着行李箱往外走。

一声汽车鸣笛传来,她循声望去——

别墅门口,一辆火红的保时捷停在那,跑车敞篷打开,苏曼曼银灿灿齐耳短发展露在阳光下,红车与白发碰撞,极具视觉冲击。

见她望过来,苏曼曼偏头示意:“上车。”

梁思思坐上副驾驶,盯着她的头发,有些消化不良:“你前两天不还是紫色么?”

苏曼曼启动车子,打方向盘,掉头,一气呵成。

待车子行驶在别墅区的山路上,苏曼曼将挂在鼻梁上的墨镜往下拨了拨,看她,意有所指:“我的头发我做主,你的自由你做主了?”

提及离开易淮川,梁思思的心没由来的坠了坠。

她垂眸,不敢与苏曼曼对视,轻轻“嗯”了声。

“不打算再试试了?

我当初拿绝交来威胁你,可都没用。”

苏曼曼挑眉,语气试探。

梁思思知道苏曼曼为何这样问。

她们是大学室友,因为苏曼曼的举荐,她大二那年签约在苏家的百鸣传媒集团。

本来,她们都畅想好未来了——苏曼曼做经纪人,她进影视圈,相互成就,共同登顶。

谁知,签约没两天,她就遇到了易淮川。

订婚后,易淮川明确要求她,不许涉足娱乐圈。

为了爱情,她去找了百鸣传媒的掌权人,苏曼曼的哥哥苏程,提出解约。

苏曼曼因此跟她冷战了一段时间,觉得她恋爱脑,没自我。

苏程感恩她曾帮过苏曼曼,没答应解约,给了她自由,并承诺,她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

而她终是不甘放弃热忱的表演,退而求其次,转向小众的话剧表演后,苏曼曼才跟她重归于好,并按照约定做了她的经纪人。

过去四年,苏曼曼不知多少次劝她离开易淮川,说那种男人冷心冷清,捂不热的,但她不信,每次都回:“我再试试。”

这一试,试得头破血流。

裸替那会,她亲眼见到了易淮川对她和对梁心恬的不同。

易淮川心里没人,她还能试试走进去。

现在知道那里住了人,她何必顶着未婚妻的头衔自取其辱。

梁思思苦笑一声,低下头去:“他心里没我。”

“没有就没有,谁特么稀罕!”

苏曼曼回得潇洒,继而猛踩油门,迎着风喊,“别难过,我带你看看男人以外的世界。”

车子急速行驶,山景迅速后退,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引擎发出低闷轰鸣,如猛兽归林。

梁思思一颗沉闷的心,都吓得快速跳动起来。

“苏曼曼!”

她一手抓着安全带,一手盖住乱飞的头发,惊呼出声。

苏曼曼嘴角扬起笑意,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爽吗?

还想得起易淮川是哪位吗?”

苏曼曼这一问,倒是让梁思思短暂的愣了下。

她只顾着担心小命了,哪还能想起易淮川。

苏曼曼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哈哈大笑两声:“走,我带你换个发型,咱们‘重头开始’!”

夜幕悄悄笼罩在晏城上空时,梁思思终于站在了造型室的镜子前。

化过妆的女人五官更显立体,浓墨重彩的眼影下,一双眸子亮又冷,披散下来的长银发为她添上了几分清冷。

黑色紧身针织裙加银色高跟鞋,使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显,妩媚又张扬,性感又冷艳。

苏曼曼站过来,品了品,“啧,高级!性感!迷人!”

梁思思有点后悔一时鬼迷心窍,听了苏曼曼的“重头开始”:“会不会不适合我?”

她向来喜欢简单穿着,更何况,易淮川格外偏爱她清纯打扮。

即便演戏,她也没试过如此前卫大胆的造型。

她无法想象,易淮川见到此时的她,会是怎样的不高兴。

苏曼曼箍着她的肩膀,笑着将她往外带:“那咱去看看,到底适不适合你。”

发现自己又想起易淮川,梁思思点点头,打算豁出去了,今天全听苏曼曼的。

虽然苏曼曼带她干的事都很出格,但意外有效果。

接连不断的惊吓和冲击下,离开易淮川的难过情绪,确实冲淡不少。

直到苏曼曼将车停在IU门口,梁思思豁出去的心思,吓退了一半。

——IU,晏城最有名的夜店。

苏曼曼将车钥匙丢给泊车小弟,偏头示意她进去。

梁思思正犹豫,旁边传来一阵口哨声,轻佻浪荡。

是几个过来消费的公子哥。

“看见没,很适合。”

苏曼曼笑得开心。

眼见那几个公子哥就要过来,梁思思赶紧下车,拉着苏曼曼往IU钻。

一进里面,震耳欲聋的音乐、绚烂璀璨的霓虹瞬间将人掩盖。

舞池里,男男女女都在摇头晃脑的蹦迪,穿着性感暴露的公主少爷们在卡座里或陪喝或陪聊。

梁思思只觉五官都受到冲击,头皮突突地跳。

她正借着昏暗的灯光,小心避让迎面走来的人,苏曼曼凑到她耳边,喊了声:“去试试?”

梁思思在一阵高过一阵的音浪中,摇了摇头:“我不会。”

苏曼曼却不管,拉着她登上了蹦迪的舞台,喊道:“谁会啊,都是乱跳。”

鼓点分明的DJ响起来,人群随着音乐节奏动起来,苏曼曼也跟着摇头晃脑蹦起来。

所有人都很嗨,沉浸在音乐造就的,短暂而又虚幻的快乐里。

舞台被人踩到摇晃,梁思思站不稳,不由得跟着踉跄两步。

她像个格格不入的人,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心慌意乱。

苏曼曼放下乱晃的手,牵起她,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冲她喊:“跟着我一起跳,忘了易淮川那王八蛋。”

不知是否气氛感染,梁思思被那句“忘了易淮川那王八蛋”蛊惑了下,随即学着苏曼曼,磕磕绊绊跳了起来。

蹦迪这种事,不参与时,觉得受不了,一旦你开始,就停不下来。

音乐在耳边炸开,心神被氛围感染,梁思思很快完完全全沉浸音乐躁动和周围亢奋的气氛中。

她只听得见鼓点,只看得见眼前,所有的痛苦、悲伤、难过、压抑,统统消失不见了。

从最开始的拘谨,到放飞自我的张扬,本就出众的梁思思,立刻吸引了舞池里的目光,渐渐变成人群中心。

舞池里的人对她或打量、或疑惑、或惊艳,梁思思猜想一定有人将她认成了梁心恬。

但她不管周遭,继续舞动,因为这一刻,是她糟糕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快乐。

梁思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然也不知她此刻,被人偷拍了下来。

两人疯玩到凌晨两点,才从IU出来。

喝了不少酒,加上蹦迪带来的快感,梁思思觉得亢奋又刺激,出了门都有点缓不过神。

“别嗨了,我去让服务员叫个车,你一个人行不行?”

苏曼曼冲还在点头的梁思思笑。

梁思思也笑,带着酒后的迷醉和妩媚,不答反问:“曼曼,你说易淮川看到我这样,会不会大发雷霆?”

苏曼曼走过来,勾住她的肩膀,凑着在她耳边怂恿:“想知道?

这还不简单,你自拍一张发给他。”

语毕,苏曼曼笑着离开,去找服务员。

身后,IU的音乐还在放,梁思思的嗨劲还没过,再加上酒劲来袭,她真的掏出了手机。

不过不是自拍发给易淮川,只想留下这一刻快乐的自己。

那么巧,她还没点摄像头,手机铃声响起,“易淮川”三个字映入眼帘。

梁思思反应有些迟钝,呆愣得望着手机。

急促铃声还在响,像电话那头的人十分不耐烦。

铃声扰乱脑海中的鼓点,梁思思蹙眉按下接听键,酒后的语气有点飘:“易淮川?”

短暂的沉默后,低沉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在哪?”

只单单两字,却如君临天下的王者,让梁思思脑海里叫嚣的鼓点如臣民般退让干净。

梁思思默了默。

她以为易淮川回半山墅没见到她,才来电话,下意识避重就轻答:“外面。”

很显然,易淮川并不满意她的答案:“国民初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