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008

第八章

包间里阳光灿烂充足,绿植肆意盎然,装修清雅温暖,是个很容易让人觉得惬意从而放松下来的环境。

梁思思丝毫没能融入环境,挺直背脊望着面前的苏程,怔忡了片刻。

她是易淮川未婚妻的事,知道的人不多,苏程是其中之一。

不仅因为他是她的老板,还因为他是易淮川的死对头。

他们之间的矛盾,梁思思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两人年少时是同学,后来易淮川去留学,苏程则留在国内。

易淮川归国后,铁血手腕对易氏大换血,成了晏城商界的风云人物,而苏程顺理成章继承百鸣后,也大幅度超越苏父一鸣惊人。

两人都是站在顶端的天子骄子,是晏城商界的传奇人物,易淮川深沉聪明,苏程成熟稳重,两人各有本事却势如水火,竞争多年也没未分出胜负。

说起来,梁思思到现在也不懂,她能继续待在百鸣的原因。

苏程明知道她是易淮川的未婚妻,还帮她无限期延长了合约。

而易淮川那么讨厌她接触娱乐圈,也没废掉她和百鸣的合约。

她沉默,不是自恋苏程对她有意思,而是在思考,这份合约是否牵涉到两个男人的争斗。

而她跟易淮川的分开,又对两人的竞争有何影响。

梁思思理不清里面的门道,只将实情相告,轻轻应了声:“嗯。”

得知答案,苏程落在梁思思脸上的目光深了深,随后恢复沉稳淡定,劝慰道:“会遇到更好的。”

门外站着的易淮川,视线从梁思思身上滑到苏程时,沉沉的目光里有了寒意,但他未发表一言,便不动声色地离开。

“易淮川昨天追加了对《最佳演员》节目的投资,为了将你除名。”

包间里,苏程看向梁思思,换了个话题开口。

他的语气自然随意,像是陈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听在梁思思耳里,却让她全身发冷。

都已经分开了,易淮川还要为了梁心恬,对她赶尽杀绝?

想想前两天,她在梁家对梁心恬说的狠话,只觉得心里冰凉一片,脸上火辣辣的疼。

打她脸的不是梁心恬,是她真心陪伴了四年,又惦记了整个青春的易淮川。

苏曼曼一直说易淮川眼瞎,梁思思觉得可能真正眼瞎的人是自己。

她眼里那层薄薄的光暗淡下去,鸦羽般的长睫也落了下去,似馥郁的栀子花终于不堪重负,垂下了身姿。

见梁思思情绪不对,苏程放下手中的咖啡:“你没问过易淮川,他不让你进娱乐圈的原因吗?”

还需要问吗?

梁心恬前脚对她说的话,易淮川后脚就帮她兑现了。

如若说,此前她内心深处还存在着一丝易淮川另有他因的幻想,现在那幻想如泡沫一般在她眼前破灭了。

有些事自己知道就行了,又何必自取其辱。

她双手捧在咖啡杯上,像是要汲取一丝丝温度,低低回应:“我知道。”

苏程的目光从她失了光彩的脸上,转移至她局促的双手上。

沉默片刻,他端起咖啡抿了口,随后道:“我当年为你保留合约,跟易淮川无关。

同样的,你去《最佳演员》的事,也不要因为有易氏的打压而担心。

你按时进组,在组里遇到任何困难,百鸣都会为你解决。”

苏程看向她的目光很静,说这段话的语气也很淡,甚至连措辞都很官方,没有丝毫的深意,却莫名让人觉得心安。

梁思思内心的凉意被人温暖,无措被安抚,像在寒夜里行走的旅人突然被迎接到一所温暖的房子里。

那是她一直渴望的归属感。

自哥哥离开后,再也没人跟她说过一句类似“我在你身后”的话,苏程是第一个,虽然只因公事。

有那么一刹,梁思思从内心涌上眼眶的热意,差点让她失态。

她感激地点头:“我会好好努力的。”

“我信你。”

苏程答。

两人达成共识后,如苏曼曼预料那样,后面苏程听了她关于在影视发展的想法,并在职业规划上给了些建议。

苏程毕竟出生娱乐圈世家,眼力见识谈吐皆是不俗,短短交流,梁思思受益良多,心中豁然开朗。

这感觉就像,原本她要走的路被迷雾笼罩,而苏程就是一道光,四两拨千斤将迷雾拨开,露出面前的康庄大道来。

Times咖啡馆二楼是四个包间,梁思思他们斜对面的包间里,易淮川刚跟对方达成了基本协议。

“易总,真的很感谢您历年来对石杨县的捐助,我代表村民和孩子们感谢您。”

一个穿着正装的中年男人起身,满怀感激地伸出手来。

易淮川也起身,伸手与他短暂相握。

中年男人收回手,转身从椅子上拿起公文包:“对了,易总,孩子们又给您写信了。”

他将一个鼓鼓当当的透明档案袋递过去,里面是些折叠起来的的信纸,花花绿绿的,像小孩子喜欢的糖果纸,童趣又纯真。

沈昊军接过,朝对方礼貌一笑:“石县长,后续的事,您跟我联系就行。”

石县长很懂行地点头,提起包恭谦道别:“易总,那我就不耽误您了,再次感谢!”

易淮川微微颔首。

待人离开,他侧头看向窗外,端起咖啡轻抿一口。

他的目光又平又淡,整个人虽被阳光罩着,却依旧呈现出如雪松般清冷矜贵的气质,让人看不透。

“易总,这信?”

沈昊军举起手中的档案袋,问。

易淮川目光未动,依旧盯着窗外,声音仿佛也从远处穿山涉水而来,是看破一切的淡漠疏离:“你看着处理。”

也就是,他不会看的意思。

沈昊军不是很懂他们易总的想法——明明每年都往石杨县捐助投资不少钱,你要说他是为了名,可除了石县长,谁都不知。

要说他对那里有独特的感情,他从不过去看一眼,对孩子们的来信也漠不关心。

真是矛盾。

“那月明庄园,您要去看看吗?”

沈昊军再次试探。

易氏对石杨县的投资中有个月明庄园,多年建设和打造,今年终于可以对外营业了。

这庄园的地址是易淮川选的,连名字都是他亲自取的。

石县长此次来,除了拿到今年的投资外,更想邀请易淮川去看看成果。

易淮川那会没给答复,但沈昊军觉得月明庄园对他应该是不同的,才再次重提。

“不去。”

易淮川放下咖啡,起身稍微整了下袖口,语气寻常平淡,“让他们照顾好那片小雏菊。”

沈昊军应道:“好的。”

易淮川往外走,沈昊军赶紧跟上,想到刚才会面过程中收到的信息,他忐忑地唤了声:“易总。”

包间的门打开,易淮川停步,扫了沈昊军一眼:“说。”

“《最佳演员》节目组那边来了消息,苏总亲自保了思思小姐,苏总还说……”沈昊军停在易淮川身边,硬着头皮汇报,“您追加多少投资,他双倍奉陪。

节目组问怎么办?”

易淮川目光微微一沉,还未开口,斜对面包间的门打开。

下一秒,沈昊军口中的主角苏程出现,跟他并肩而行的,是一袭白裙的梁思思。

两人视线相交,低声交流,一个高大挺拔,一个清秀漂亮,画面感十足,登对般配,像出席盛典的一对璧人。

直至他们察觉斜对面的视线,纷纷驻足看向对方。

时间如他们的动作一般,在这一刻停滞。

狭长的走廊里,四人的视线相交,却无人开口,唯有微妙暗涌的空气在流动。

连走廊的绿植,似乎都收起了展开的枝叶,缩进了角落。

梁思思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易淮川——

他着一件质地良好的黑色长风衣,清隽挺拔,白衬衫黑领带一丝不苟,如他本人一样严谨规整,极致的颜色对比给他增添了禁欲。

只立在那,矜贵迫人的气势便如高山之巅的雪松,让人无法忽视。

有那么一瞬,她慌了神,下意识想往旁边挪一步,离苏程远一些。

但很快,她镇定下来,蜷起的手指缓缓展开,试图抬起的脚也定住。

她跟易淮川已经分手,现在跟谁在一起都是她的自由,更何况她与苏程清清白白。

他们同在晏城,今后一定还会再见面,她总不能次次躲避逃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