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009

第九章

前方的路有多难走,梁思思暂时不知道。

因为现在的她,每天都在为参加节目关注眼下——

看了几天剧后,她觉得不够,主动跟苏曼曼提:“我想请个表演老师给我上课,你有推荐吗?”

苏曼曼眸光一亮,挑了挑眉:“你别管了,我来安排。”

她大手一挥,直接在百鸣给梁思思安排了一个突击培训班,不仅包括影视表演课程,连如何面对镜头,如何回应采访都一应俱全。

理论与实践结合,从早到晚,安排的满满当当。

梁思思本就喜欢表演,再加上刚分手容易胡思乱想,她借机沉下心,像海绵般竭尽全力地吸收着知识,累且充实。

本以为会维持这种生活到进组,却不想在几天后的夜晚,她的手机忽然响起阵雨特效。

听到来电铃声,梁思思着实愣了会。

她喜欢雨,因为她永远记得易淮川曾在年少的雨夜,给过她温暖和救赎。

将雨声特效设置成他的专属铃声,也是在一个雨天——

那是她搬到半山墅的第五天,也是易淮川外出的第五天,她大概猜到他避开她的心思,低落又难过。

傍晚时分,来了一场雨,念及往事她心情更差,便躲到花房看雨。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她靠在藤椅上快要入睡时,易淮川悄然出现在她身后,双手撑在藤椅上,微微俯下身,以一个暧昧又亲昵的姿势将她半圈在怀里。

“喜欢雨?”

他的声音低沉好听,如玻璃房外的雨,丝丝扣扣浸入她的心里,让她低落的心怦怦直跳。

她倏地转身,仰头望向他,因为动作太急,唇瓣不小心擦过他的下巴。

像暗示,似邀请。

但实际上,她只是太惊喜。

易淮川的眸色深了一层,随后便捉住了她粉嫩的唇,再然后的一切水到渠成。

窗外是淅淅沥沥雨声,屋内是光影交叠的两人。

那晚的易淮川喝了酒,动作算不上温柔,却恰好给足了她所有需求。

前半夜,他们挥汗如雨,彼此交融,将最隐秘的自己交给对方,久久不息。

后半夜,两人同床共枕入了眠。

闻着他身上的清冽味道,感受着他传递过来的体温,梁思思觉得异常满足和心安,连窗外的雨都柔软如江南。

自那时起,阵雨与她而言,有了更加不同的意义。

过去四年,她最开心的莫过于听到阵雨铃声,好似这样不仅代表他主动想她,他们还有了共同回忆。

只不过,易淮川找她的次数屈指可数,自然也不可能是因为想她。

他更不可能懂得这阵雨的含义。

当下这阵特效,如同真实的阵雨一般,淅淅沥沥下在她的心湖里,让原本平静的水面有了起伏与波动。

梁思思调整了下情绪,按下接听键。

“爷爷病危,想见你。”

电话那头,易淮川的低沉疲惫,似在磨难中历劫。

短短七字,像一阵惊雷劈在梁思思的头上,她心中纷乱的思绪瞬间消失殆尽,唯剩下担忧。

易爷爷几年前查出癌症,年纪大了,阿尔兹海默症也越发严重,一直在晏城军区疗养院。

她没有搬离半山墅前,每周末会去看爷爷一次,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是陪他晒晒太阳,说说话。

一老一小,一个说一个听,也不知是谁慰藉谁。

跟着易淮川的四年,她能撑过来,除了内心深处对他的爱,就剩下爷爷给的希望和温暖了。

订婚前期,爷爷曾在书房语重心长地问:“淮川这孩子心性冷,要慢慢捂,你愿意吗?”

那时,她红着脸低着头没说话。

洞察一切的爷爷爽朗地笑了笑,连着赞叹三句“好啊!”

随后,爷爷又盯着她和蔼嘱咐:“如果你觉得委屈,随时可以离开,明白吗?”

订婚后,爷爷也总是站在她这边,不仅要求易淮川花时间陪她,还鼓励她培养兴趣爱好,让她爱情和自己两手抓。

她的一生,遇人良多,但真心为她好的,不多。

爷爷虽有些独断专行,但从未伤害过她,尊重她的想法,也给她留了后路。

对那个老人,她是感激的。

只可惜,老人在他们订婚后不久,就被送到军疗院治病了,随着阿尔兹海默症加重,连认人都变得困难。

梁思思坐上出租车才收回神思,给外出的苏曼曼报备了声,直奔军疗院而去。

晏城的春夜还有些冷,她双手抱胸,想要攒住向外流逝的体温。

爷爷时日无多的消息,她每次去看他,医生都会交代,让他们尽可能满足老人的心愿。

爷爷为数不多能认出她的时间,就是问她跟易淮川什么时候结婚。

那时,她是很想跟易淮川结婚的,觉得有了那一纸证书,所有一切都会尘埃落定。

但易淮川无意,她再努力也白费。

每一次,为了宽慰爷爷,她都说快了。

而如今她终于明白,如果没有爱,结婚证只是一张薄薄的纸,脆弱无力,什么都保证不了。

现在爷爷病危,她跟易淮川也最终分道扬镳,恍惚间,梁思思有了物是人非的怅然与难过。

军疗院集治疗与疗养与一体,山清水秀、环境温馨,不像医院,更像休假山庄。

因为常来,梁思思很熟悉,下了车,直接去了抢救室楼层。

空旷明亮的走廊里,寂静无声,唯有混合着消毒水味道的空气在静静流动。

梁思思远远便看到易淮川——他披着一件黑色大衣,曲着双膝坐在抢救室外的长椅上,双手交合撑着腿,抵在垂下的额头上。

背微微弓着,像是高山上的雪松被压弯了枝丫,沉寂且落寞。

她没见过这样的易淮川,以至于站在走廊上愣了会。

“思思小姐。”

站在一旁的沈昊军看见了她,喊了声。

闻言,易淮川放下手臂,侧头朝她看了过来。

他没戴眼镜,眼眶有些红,不知是情绪所致,还是休息不够。

只那一双深邃的眸,依然如深不见底的海,幽深安静。

明明是轻飘飘的视线,却带着无形的压力层层逼近,像能洞察人心思似的,叫梁思思的心却莫名一紧。

她朝沈昊军微微致意,走了过去。

抢救室大门上方的灯亮着,发出刺眼的红光,给人平添紧张和忧虑。

应该是易淮川安排过了,这一层唯有爷爷的抢救室在工作。

见她过来,沈昊军也很有眼力见地退下了。

很快,整个楼层只剩下她跟易淮川两人。

隔得近,易淮川身上清冽的味道传入她的鼻翼,某些熟悉又遥远的感觉渐渐靠拢,将她笼罩其中。

沉默安静的氛围里,梁思思只觉身上每寸皮肤都变得敏感,全都能感知他的存在。

她站在抢救室门口,不知该如何打破这份难捱的煎熬。

她能察觉易淮川的目光落在了她背后,那视线如有实质,带着沁凉的寒意。

梁思思只觉全身更冷,她藏好局促与尴尬,与易淮川隔了些距离坐在长椅的另一边。

许是离得更近,那寒意更甚,她不由抱起双臂,轻轻搓了搓。

“爷爷怎么样了?”

梁思思仰头望着手术中的红灯,轻轻问。

像没话找话,又似纯粹担心。

只是,无人应答。

轻微的回声如沉默的尴尬在走廊里荡开,像在嘲笑她的自说自话。

梁思思抿了抿唇,微低下头,将双臂抱得更紧些,安静等待。

仿佛这样,就会更暖和,也会更心安。

在她以为会沉默无言到抢救室的大门打开时,怀里忽然一重,紧接着从手臂传来的暖意渐渐攀升至全身。

是易淮川将大衣扔给了她。

“穿成这样就出门?”

他侧头看她,眼神很淡,语气凉薄。

梁思思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才发现走得太急,她身上只着单薄的睡衣。

怪不得一路上都觉得冷。

她没拒绝易淮川的好意,将带着他体温的大衣披上了身,主要是在外面穿睡衣确实不雅观。

“谢谢。”

易淮川收回目光,又恢复最初她见到的姿态,曲肘撑着双腿,低着头,闭目等待。

只不过此刻的他,没了大衣,单着一件白衬衫,矜贵疏离的气质更为明显。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