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015

第十五章

易淮川甩下话便带着岑冷寒意出了门,将梁思思一人丢在了房内。

她稍稍平复了下心情,又给爷爷发了条道别短信后,离开了军疗院。

所以,她并不知,在她走后,爷爷跟易淮川间有一场对话——

临近中午的阳光很好,经白纱窗帘滤过一遍后柔和敞亮地铺散在病房内,让原本肃穆冷清的环境染上一丝暖意,爷爷靠在病床前侧头望向窗外,不知在看风景,还是在沉思。

病床尾靠墙位置是一张奶白色皮质沙发,易淮川微倾着身子坐在那,双肘撑着膝盖,交叉的手掌垫在额头上,沉默未语。

明明是暖色调的环境,却因他的阴郁沾上了寒意,好似满世界的春,唯有他那处还滞后在寒冷的冬季。

短暂的静默后,爷爷重重叹了口气,回头看向他,语气里是难掩的沉重与无奈:“淮川,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还年轻,该有自己的生活,不该陷在里面。

爷爷让你跟思思订婚,不许你与她分手,都是希望你有新的生活。

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害了她,也害了你。”

易淮川静静听着,半晌都沉默无言。

良久,他抬头,黑沉沉的眼里蓄着晦涩难明的情绪,他问:“您为什么信她?”

沉稳的声音里沾上了丝丝疑惑,像是单纯好奇,又似迷茫不解。

像是忆起什么,爷爷轻闭了下眼,将一闪而过的痛苦藏了起来。

再睁眼,爷爷的目光里只剩下对晚辈的慈爱,连当初的严厉都不再有,他语速很缓,像是在给易淮川答疑解惑,又像是在一字一句忏悔曾经的错误。

“淮川,你还是不懂。

一个深爱你的女人,她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你。”

不知是否爷爷说得太感慨,虽然音调并不高,却如一个小锤,一下一下敲在了易淮川的心上。

此前那份荒谬的慌乱,随着爷爷的忠告又浮现开来,是一种抓不住的失控感。

从小到大习惯一切都在掌控中的习惯,让易淮川主动中止了这场谈话。

“您好好休息。”

他起身,示意护工进来,只身离开。

高挺的背影在地面留下阴影,高傲却孤独。

爷爷的目光落在那身影上,终是摇了摇头。

翌日上午,梁思思飞到《最佳演员》的拍摄地南城,苏曼曼陪同。

相比晏城的干燥冷冽,南城更湿润温暖,她们刚出机场就来了一场雨,飘洒温柔、连绵细密,让南城的江南风韵更浓烈。

苏曼曼将鼻梁上的墨镜往下拨了拨,透过车窗望向外面,感慨道:“南城美是美,就是这雨有点烦人。”

“南城有雨才更美。”

正在对节目流程做最后的检查的梁思思顺口回复。

苏曼曼侧头,目光落在梁思思手中的文件上,不甚在意地道:“就那么两张纸,有什么可看的,你当我是摆设啊,不懂就问我。”

确定没有记错漏的地方,梁思思将流程叠好放回包里,回视苏曼曼:“我不是在看哪些环节可以争个第一么。”

她的眼睛很好看,又冷又亮像月亮,此时目光安静却泛着浅薄的光,莫名给人信任感。

苏曼曼眉梢一挑,双手放在她的肩上,板正她,仔仔细细地审视,“哎?

!我发现你哪里不一样了。

心情好?

喜欢下雨天?”

梁思思靠在座椅上,任由她打量,坦言相告:“喜欢南城的下雨天。”

苏曼曼眸光一亮,兴致盎然地发问:“快告诉我背后的故事,是不是有初恋小男友在南城的雨天跟你表白过?”

苏曼曼的八卦体质仿若天生,到哪里都不忘挖掘别人的情感故事,梁思思颇为无奈:“不是的。”

她整个青春里都只有易淮川,哪来的初恋小男友!

心情谈不上好,但绝对不坏,跟易淮川的彻底决裂,让她有种久违的轻松。

而喜欢雨确有他的原因,却也不全然是他。

见苏曼曼没有放弃的意思,她回复:“我小时候就生活在南城,不过是个很偏僻的山村。

那时候很喜欢下雨,因为下雨爸妈就不用出去干农活,可以留在家里陪我和哥哥。”

那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尽管过于短暂。

闻言,苏曼曼松了松手上的力道,脸上八卦的神情也收了起来,缓了缓语气,问:“经常听你提起哥哥,你哥哥……”

苏曼曼只知道梁思思父母早逝,被梁家收养,关于哥哥,她们遇见时她就没见过,也不知道被别家收养了,还是跟她亲生父母一起离开了。

这是梁思思的隐私,她们认识多年,她不提,苏曼曼也没问过。

闻言,梁思思目光软了几分,眼里的笑意很柔,语气温润且轻快,欢愉如雨后的新叶冒了出来:“我哥哥还活着,我也是两年前才知道的。”

那是当年她唯一一次去外地演出,结束那晚有个聚会,大家谈到表演说起喜欢的演员,新加入的女同事提到一个名字——William Lu。

因为没怎么听说过,同事还搜索了一小段视频出来传给大家看。

那会,她并没多大兴趣,礼貌性地看了看。

就是那一瞥,她惊呆了。

因为画面上气质温润的男演员正是他的哥哥陆谦行。

而那部刚在国外上映的电影《战地医生》,在后一年获得了无数的奖项,主演William Lu一炮而红,成功封顶奥斯卡最佳男演员。

他像一柄锋利的剑,出了鞘就大杀四方,以旁人难以企及的速度稳稳立在影视圈顶端。

只是,她只默默关注着哥哥的一切,从未想过去打扰。

苏曼曼并不知她心中所想,诧异又疑惑地问:“那你……”不去找他?

梁思思懂她的意思,笑了笑:“哥哥这些年也不容易,我不想让他担心。”

梁家的事,易淮川的事,哪一件说出来哥哥不得为她难过跟操心。

不用知道哥哥过去的经历,她也知道他站在今天的位置有多难,她没有去找他的心思,就像当初哥哥为了不拖累她不告而别。

知道彼此好好活着就够了,这应该是他与哥哥共同的想法。

“亲兄妹干嘛分这么清楚?

!”

苏曼曼不是很理解,反正她搞不定的事是必然要去烦苏程的。

梁思思嘴角的笑意还在,摇摇头,语气淡淡的,像在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情:“我们不是亲兄妹,我是哥哥父母捡来的。”

所以,她才更不能去给哥哥添麻烦。

苏曼曼立刻诧异地睁大眼睛,半晌没能发声,最后曲臂抱住了梁思思,拍了拍她的背:“不去就不去,你还有我这个姐妹,以后我哥就是……”

“不对,你跟我哥不成,他就是你哥,成了他就是你老公了。

你知不知道,昨天我哥特意提醒我今天要跟你过来。”

半伤感半温暖气氛被苏曼曼补的话破坏了,梁思思推她,笑着出声:“你能不能不要乱点鸳鸯谱。”

见梁思思没有陷进悲伤,苏曼曼冲她挑眉,双手抱臂一副欠揍的模样:“你要不高兴,进组后也给我点点,点那种小奶狗。”

“最好来十个八个是吧?

!”

梁思思反击。

“你懂我……”

车窗外,细密缠绵的雨还在淅淅沥沥落下,却丝毫没有打扰在车里闹成一团的女孩们。

从机场到酒店,伤感低落只是片刻,热闹欢愉一路留存。

下午两点,苏曼曼陪梁思思去节目组参加第一个环节——急速记台词,这一环节的优胜者有权抽取对手,会剪辑在先导片里。

“不要有负担,照常发挥就行,这种节目谁跟谁PK都是内定的。”

苏曼曼抬头示意录制大厅,让梁思思进去。

梁思思停住,诧异出声:“所以你早就知道我的对手是谁了?”

苏曼曼耸肩,不以为意地答:“一个十八线女演员秦羽,过来一日游的。”

怕梁思思接受不了,苏曼曼凑过去小声继续,“梁心恬的对手是比她演技更差的一个大学生翟小丽,秦羽跟翟小丽都是靠陪睡换来一日游机会。

不用太在意第一场的淘汰赛,许多人就是过来刷个脸。

真正的比赛从第二场30进20开始。

总体来说,这档节目还算公平公正,资本和潜规则总要有点生存空间的。”

梁思思的生活一直很单调,除了演话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