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017

第十七章

“对了,思思、心恬,你们这组的导师要后天才能到,知道吧?”

桌上热闹半天,导演像是终于想起被冷落的梁心恬,环顾两人道。

这消息在下午节目录制结束时,工作人员就告知了,说是第一组的导师进组要迟一天。

《最佳演员》一共有四位导师,具体是谁还未公布,梁思思也不知自己的导师是谁,只点了点头。

梁心恬就不同了。

她抬头,将手机轻轻盖在桌上,望着导演浅笑道:“知道的,我明天也要去参加秦导夫人的生日宴会。”

“唷,心恬都知道我们导师是谁啦!”

导演放下手中的红酒杯,笑着回。

梁心恬将垂下来的一丝头发别至耳后,微垂着眸,神情赧然地解释:“秦导夫人是我姨妈。”

“怪不得,哈哈!”

导演愣了下,随后爽朗地笑起来,“没想到心恬跟秦导还有这层关系。”

因为这一话题,饭桌上的气氛再次达到一个高潮,大家围绕秦导谈论起来。

秦导是谁,梁思思自然是知道的——

秦传明,国内数一数二的电影大导,入行几十年,不仅自己诸多荣誉加身,也造就了好几位影帝影后,在圈内享有极高地位。

《年少时光》是他操刀的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电视剧,一经播出大获全胜,更奠定了他的金牌口碑。

当年,她去试镜时,秦导还夸赞她演戏有灵性。

只是,秦传明导演什么时候成梁心恬姨夫了,梁思思听得一脸懵。

许是她脸上的疑惑太明显,苏曼曼轻笑一声,一边剥虾一边侧头过来与她耳语:“秦导是再婚的,现在的夫人,就是沈之翰的妈妈,跟梁心恬她妈是远房亲戚。”

闻言,梁思思一怔,侧头回视苏曼曼。

她只知道沈之翰是梁心恬的表哥,常年居住国外,却不知他母亲是秦导的夫人。

苏曼曼眼里盛着玩味,耸耸肩,继续耳语道:“据说……据说啊,秦导夫人跟梁心恬她妈关系可不怎么样,好像梁心恬在中间起了点作用,两家小辈才开始来往。”

确实,至少这些年,她从见过夏敏跟秦导夫人来往,反倒是沈之翰对梁心恬颇为上心。

梁家的事,梁思思都不想关心,闻言只点了点头,苏曼曼也点到为止。

她们的悄悄话结束,桌上,大家的围绕着秦导的讨论依然热火朝天。

一位老戏骨道:“心恬刚结束那部古装剧是王至新导演的吧,他好像就师承秦导。”

说的是梁思思演裸替那部戏的导演。

“嗯。

秦导确实是王导的师父。”

梁心恬顺着话答,“王导也准备转型拍电影了。”

“心恬一直是王导的御用女主角,电影肯定还是你吧。”

有人问。

梁心恬只是清浅一笑,并未作答,但效果却更甚肯定。

桌上的人再次恭维起梁心恬时,苏曼曼挑了挑眉,用手肘碰了碰梁思思,悄悄道:“想不想玩个好玩的?”

“什么?”

梁思思有点跟不上苏曼曼的脑回路。

苏曼曼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低语:“回去说。”

丢下这句话,她将手中刚拨的虾丢到梁思思碗里,随后又游刃有余加入饭桌中的话题里,很快抢走梁心恬的风头,再次成为话题中心。

直至聚餐结束回到酒店房间,苏曼曼才续上饭桌上未完的话:“思思,明早9点的航班,我们一起回晏城。”

梁思思正拿着睡衣准备洗漱,闻言顿住脚步,疑惑:“嗯?”

《最佳演员》从今天起正式录制,到第一期捉对PK完成才能短休,虽说秦导要晚一天到,但就一天时间来回跑很不划算。

苏曼曼往床上一躺,单手支着头侧身望向她,语气戏谑:“你跟我哥说的计划,我可都知道了哦。

明天秦导夫人生日,王至新肯定会去的,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梁思思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前因后果:“你想让我向王导自荐女主角?”

前两日,她对苏程道,想变被动为主动,梁心恬去试镜的戏,她也去竞争一下。

但饭桌上,梁心恬就差将自己是王导新电影钦定女主挂在脸上了,她去应该也没希望。

“我能让你干这么掉价的事么!”

苏曼曼笑得狡黠,继续道,“王导昨天联系我,说想邀请你试镜新电影女主角。

所以梁心恬说的那么笃定,事实可并非如此,哎呀怎么办,我好想看梁心恬打脸哦。”

苏曼曼越说越激动,从侧躺到盘腿坐。

她的亢奋并未影响到梁思思:“那我们不能贸然去秦导夫人的生日宴会吧?”

她又不是梁心恬,跟人家是亲戚关系。

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妥当。

“谁说是贸然?

!”

苏曼曼把玩着雪纺裤上的绸带,声音闲适,“秦导跟我爸是大学同学,邀请函早就送来了。”

语毕,苏曼曼抬眸审视她,语气严厉:“梁思思,你不会怂了吧?”

苏曼曼的眼神太犀利了,好似她敢点个头,她就能下床来揍她。

梁思思一噎,立在原地默了片刻。

经年久月寄人篱下养成了她凡事小心谨慎的习惯,自然也让她少了苏曼曼横冲直撞的底气。

下午在节目里,她已经向梁心恬宣战了,而且主动计划也是她向苏程提起的,没道理在苏曼曼为她筹划时,她退缩。

思及此,她将顾及抛在一边,抱着断掉后路的决然心态,回复道:“我跟你去。”

“OK,去洗澡吧,选套漂亮的战袍,明天我们干票大的。”

苏曼曼心满意足地笑笑,又瘫倒在床上。

秦导夫人的生日宴会挺私密的,在晏城郊区的一栋别墅举行,邀请范围很小。

即便如此,因为秦导和沈之翰的影响力,来的都是有分量很重的人。

梁思思她们到的时候,正好是宾客到来的高峰期。

迎宾的是一身银灰色西装沈之瀚,他在别墅门口与来往的客人交谈寒暄,收了点玩世不恭的劲,一举一动中颇有海外沈家继承人的风范。

将一拨客人送接屋,他回头。

目光扫到迎面而来的梁思思时,沈之翰立在原地,愣了片刻。

“怎么,沈少爷看见美女走不动道啊?

!”

苏曼曼轻笑一声,挽住梁思思的胳膊上阶梯,与他对立而站。

梁思思与沈之翰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上一次是在军疗院,托沈之翰的福,她还听到了她在易淮川心目中的真实形象。

两人不熟,她也只是客客气气打个招呼:“沈少。”

闻言,沈之瀚回神,嘴角漾起笑意,目光落在梁思思脸上,但轻松附和的话却是回答苏曼曼:“可不是么,两位美女里面请。”

小小的尴尬化解,苏曼曼回了个职业假笑,挽着梁思思进了别墅客厅。

两人刚到,还没来得及拜见主人送上礼物,不远处便传来一道欣喜的声音:“思思小姐!”

梁思思闻声望过去,正是西装革履的王至新。

他端着杯红酒,眼里满是惊喜,已经大步朝她们而来。

苏曼曼挑了挑眉,往后退了一步,朝梁思思挑了挑眉,“看吧,我就说他在找你”的寓意明显。

“王导好。”

梁思思微微颔首,与王至新礼貌问好。

“好好好,在这里遇到思思小姐真是太惊喜了。”

王志新站在她一步之遥的地方,颇有些激动。

说完才注意到她身侧的苏曼曼,赶紧又补一句,“还有苏小姐。”

苏曼曼对他的忽视和找补不以为意,相反很感兴趣他对梁思思的热情:“王导认识我们家思思?”

王至新将酒杯搁在服务生的托盘里,摆出大谈特谈地姿势,笑着答:“可不是,思思小姐的演技真是令人过目难忘。

不怕你们笑话,替身那场戏过后,我就开始找思思小姐,要不是前两天网上……”

说到这,王至新隐晦地没再提,但大家都懂。

那则绯闻,因为苏程的维护,让梁思思有了足够的曝光度和知晓度,宣传效果极好。

王至新绕开那个话题,总结道,“今天能遇到两位真是高兴。

能不能到那边谈谈,我手里有部电影正在找女主,我觉得思思小姐很合适。”

一切都如苏曼曼预料,而且更为顺利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