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别想我> 018019

018019

018019

第十八章

别墅走廊,沈之翰与梁心恬一起回头。

易淮川立在台阶之上,黑色高定西装里是件带暗纹的白衬衫,熨帖规整。

袖扣与领夹的同款钻饰,完美点缀了最简单的黑白配,让他处处露出精致的疏离感。

挺拔矜贵,气质斐然。

银边眼镜挂在鼻梁上,衬得他深邃的眸子更明显。

只是站在那,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与迫人气势已让人无法忽视,更何况他带着寒意的目光还落在梁心恬身上。

强压之下,梁心恬明显有一瞬间的瑟缩,精心打理过的睫毛抖了抖,微垂着头没吱声。

“淮川。”

沈之翰先出声。

沈之翰开口的时间,梁心恬便稳住心神,跟着小声打招呼:“易总。”

到底心虚,她此前满心期盼见到易淮川的雀跃,在此刻化成恐惧与不安。

“什么情况?”

沈之翰瞥了一眼梁心恬后,再次注视着易淮川,语气很好,明显是看出了他的不高兴,有降火的意思。

易淮川却没分出眼神给他,只冷冷地盯着梁心恬,凉薄的语气里是显而易见的警告:“记住你签约时,我跟你说的话。”

话音刚落,他便径直往里走。

沈之翰未明情况,但紧随其后,还不忘回头拉了梁心恬一把。

梁心恬脸色惨白,像是遭受了巨大打击,此刻被拉着,也是心神不稳地麻木跟随。

刚刚,易淮川的那句警告,像当头一棒,重重地砸在她的心上,将她砸懵了。

签约时,易淮川告诫她的话,她自然记得。

不仅记得,还记恨。

“你在天志,想要什么资源都可以,也没人敢动你,但唯有一条不行。”

四年前,易淮川将优渥的签约合同推至她面前,点出这句话时,手中的钢笔轻轻敲击了下桌面。

像是为后面的条款加重分量。

那会,她能签约在易氏旗下就已经很开心了,听到这般承诺,更是心花怒放。

自然也想不到后面内容有多震撼,只忙不迭地点头,摆出乖巧可人的姿态表态:“易总,您说,我都答应。”

易淮川收回钢笔,微垂着头,一边继续在文件上签字,一边轻启薄唇。

他出言的声音不重,却带着让人心悸的威慑力。

“梁思思,不要碰。”

短短六字,迎面砸来。

那时她的感受,不亚于刚刚易淮川对她的警告。

震惊,但更多的是嫉妒,内心的妒火陡然间着了,瞬间成了燎原之势,似要将她的胸膛烧穿。

她对梁思思,有着与生俱来的厌恶——抢了她的身份,还走了狗屎运与宛如神祗的易淮川有了婚约。

好就好在,那婚约是易家老爷子强压,并非易淮川自愿,故而她觉得自己可以努力一把。

但万万想不到,易淮川竟对梁思思是近乎于赤裸裸的维护。

她快要恨死了。

那时,为了在易淮川面前博得好感,她不得不藏好嫉妒,收敛了一阵子。

再然后,她渐渐发现是她太高估易淮川对梁思思的感情了。

易淮川不仅不在意他们传绯闻,还不让梁思思进圈,连话剧拿奖被报道都会撤掉,几近于封杀她。

虽然不知他的目的,但却如给她注入一剂强心针。

相比易淮川对她的捧,梁思思这未婚妻过得可太惨了。

于是,她尝试叫梁思思做她的替身,如果易淮川想查,一定能发现,但他从未关注过。

甚至前不久,在她故意设的局里,易淮川不但没责怪她,还对梁思思冷眼相加,让她内心的期望重燃起来。

否则,她前两天也不敢私自让人发梁思思碰瓷的通告。

就在她以为这一次也能顺利通过时,易淮川却兜头甩给她四年前的警告,如一盆彻骨的冰水,不仅浇灭了她心中高涨的热情与期待,还让她替自己的未来担忧起来。

“易总来了。”

“易总。”

“易总。”

在梁心恬胡思乱想时,客厅三两交谈的人一齐看向刚进门的他们,很快,不少人都迎了过来。

她赶紧回神,假装无事发生,与易淮川并肩而战,露出无懈可击的笑意,迎接众人倾羡的目光。

这边的喧闹,自然也引起了阳台上三人的关注。

“唷,易总来了。”

王至新首先出声,顺着他们刚谈的话题延伸道,“我这部电影也会争取易总的投资的,思思小姐放心,资金方面不愁。”

梁思思应了声,目光跟随众人,投注在一起进门的那对男女身上。

一身黑色正装的易淮川挺拔矜贵,站在他身侧的梁心恬,一袭银色长裙优雅清纯,两人很是般配。

也只是一瞥,人群很快朝他们聚拢过去,挡住了她的视线。

梁思思还未来得及收回目光,就被苏曼曼挽起了手往二楼去:“走,我带你去见见秦导。”

苏曼曼应该是怕她看到刚才那一幕难过,但实际上她没有。

在知道她在易淮川心里形象的那一刻,她就彻底从那段幻想的感情里抽身了,彻彻底底、干干净净。

所以别说是见到他跟梁心恬出双入对,哪怕这里是他们婚礼现场,她心里都不会有任何起伏了。

“我没那么脆弱。”

梁思思侧头扫苏曼曼,目光干净坦诚。

是澄清,也是安抚。

苏曼曼紧了紧她的臂弯,配合着回:“嗯,我知道,我就是不想你污染眼睛。”

两人上了楼,苏曼曼朝二楼客厅的沙发抬了抬下巴,“秦夫人应该还在化妆,你在这等我会,我去趟洗手间。”

梁思思点头应允。

苏曼曼离开后,梁思思也没坐,小幅度地绕着客厅转了转。

这栋别墅装修得雅致清新,蓝白色调为主,很符合她的审美。

客厅墙壁上挂了几幅水彩画,不知是否出自大师,看上去十分舒服。

风格都是森系,内容皆为女孩与动植物,色调清新温暖,看一眼都觉得温暖治愈。

她很喜欢这几幅画,不免看得投入了些,甚至猜想这别墅的女主人一定是个温柔和善的人。

“喜欢这些画?”

温婉和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梁思思下意识回头。

一位温婉的夫人正站在她身后——

她着一件浅绿色刺绣风衣,耳垂上一对小巧的翡翠耳环与之色彩呼应,蓬松的头发被挽起,加上她温和的五官与纤细的身材,温婉端庄的气质立显。

不知为何,乍一看这位夫人,梁思思便觉得亲切,就好似曾经在哪里见过一般。

她点头,刚准备回话,就见对方忽然闭了闭眼,紧接踉跄了下。

梁思思一急,赶紧跑过去扶住她:“夫人,你没事吧?”

夫人重新睁开眼睛,摇了摇头,脸色白了两分,语气却依旧温和:“没事的,低血糖,老毛病了。

可能刚才化妆时间久了点。”

梁思思将她扶坐在沙发后,打开随身携带的手包,掏出一颗水果糖递过去:“吃了会好点。”

小巧的水果糖静静地躺在她的手心里。

很普通,甚至很怀旧,一片薄薄的彩色糖纸前后一扭,将一小粒白色糖果包裹其中。

夫人的目光落在她的手心的水果糖上时,有刹那的怔忪,随后她抬眸望向梁思思的脸。

“怎么了?”

夫人眼里的惊诧太明显,梁思思不明所以。

夫人摇摇头,敛起表情,伸手拿过那颗糖,解释:“没事,就觉得你跟我一个侄女长得挺像的。”

梁思思刚就猜她是秦夫人,再听这话,更加确认。

“是有点像。”

她不避不让,坦荡承认。

秦夫人将糖果拆开,放进口中,笑了笑:“你这孩子倒是好脾气,能不能麻烦你陪我到前厅去?”

梁思思点头,扶着她起身,往一楼而去。

“你怎么会随身带着糖?”

令梁思思没想到的是,秦夫人没继续她长相的话题,也没问她是谁,而是自然而然谈起了水果糖。

她如实相告:“小时候身体不好,也常常低血糖,我妈妈就给我备了水果糖。”

后来,她身体好了,妈妈去了,备着糖也成了习惯。

她是用不着了,倒是从小到大每次遇到过低血糖的人,她都习惯性送上一颗。

“你妈妈一定是位温柔的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