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020

第二十章

随着时间的推移,雅致的别墅客厅里,宴会接近尾声。

待秦导夫妇挨桌感谢后,众人起身离席。

易淮川刚被沈之翰叫走了,他们这桌的人顿时松了口气,齐齐动身预备离开。

这场景有些好笑,如同年少时的课堂,因为班主任在大家都提着口气正襟危坐,现在班主任离开,大家松懈下来的同时,恨不得拔腿就跑。

梁思思只知道以前的自己,因为在意易淮川,所以很怵他。

却不知,原来他在外人眼里,也是如此难以亲近并威严甚重的人。

周围的人都走得差不多时,梁思思也预备离开。

她刚起身,便听到有人叫了她一声:“思思。”

梁思思闻声回头,温婉端庄的秦夫人正微笑着朝她走来:“思思,刚才的事谢谢你,如果方便的话,我们能加个微信吗?”

“秦夫人太客气了。”

这种事梁思思并非第一次做,自然不敢托大接受秦夫人的谢意,委婉拒绝,“真的只是举手之劳。”

更何况这些年她过得一直单调,不用微博,微信里也仅有几个常联系的人,如果可以,她甚至不想用手机。

她实在不擅长与手机联系人维护关系。

“你别多想,我就是觉得你给我的水果糖味道挺好的,想找你要个地址。”

秦夫人被拒绝也温温和和的,脸上的笑意不散,语气柔软缓慢,表现出了十足的善意。

一时间,梁思思心中微动。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她总觉得秦夫人某些方面很像已经离世的妈妈,讲不清是温和的笑容,还是对她的善意,再或者只是因为那颗水果糖产生的联想。

“好的,我回头把地址发给您。”

她破了例,拿出手机调出二维码。

秦夫人脸上的笑意加深,成功加上了梁思思的微信:“我听老秦说,你们在同一个组,有时间我去南城看你们。”

她还未回应,又一道声音插进来。

“思思,你可不能厚此薄彼,我们也加个微信先。”

王志新走过来,直接将手机杵到梁思思跟前,直率坦荡,“我回头把本子发你看看。”

有一就有二,梁思思不得不与王志新也将微信加上了。

易淮川刚回来,就瞥见这样一幕——

穿着浅紫色连衣裙的梁思思正笔直地站在偏厅,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泛着细碎的光,漾了点柔和的笑意在里面,静静地望着眼前的人,认真聆听,偶尔交流。

谦虚、优雅、漂亮,好似亭亭而立的细叶鸢尾,让人惊艳。

明明还是她,却好像哪里都不一样了。

不似在他面前柔顺乖巧,甚至有些唯唯诺诺,相反她变得自信大方,眼里轻悠悠的光芒虽低调,却怎么都掩藏不住。

他们分开不过几天而已。

易淮川一时间竟分不清,是她原本就如此耀眼,还是分手后她有了改变。

刚刚,她与秦夫人,还有王至新交换了微信。

明明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社交举动,却叫他心里生出些微妙的感受。

他记得很清楚,订婚后不久,他从国外出差回到半山墅,梁思思很是惊喜,但同时也有点委屈。

问他:“淮川,你为什么都不回我信息?”

他习惯凡事简单高效,有事就是电话,甚少看信息,更别提回。

他也是这样回的。

那时候梁思思还有少女的娇羞与执着,将自己的微信联系人点开,摊在他面前,试图争取:“打电话我怕影响你工作,你看我特意为你下的微信,联系人也只有你。”

那时,他是她的唯一,连微信联系人都是。

而现在,她轻而易举就将无关重要的人存了进去,他不再是唯一,成了之一。

或许不久后,她还可能将他拉黑或者删除,他就被迫从她微信联系人里消失。

思及此,一种难以言喻的涩感在他心里弥散开来,讲不清是他的占有欲作祟,还是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梁思思提分手的时候,他没在意。

他释放善意梁思思不齿的时候,他也没在意。

唯有这一刻,他忽然有了一个认知——他的未婚妻,真的离开他了。

心中那点涩意忽然变成恐慌,顺着血液冲进四肢百骸,让他有种抓不住的失控感。

他不喜欢这种感受。

或者说,他不喜欢梁思思离开他。

前所未有的认知,在见到梁思思转身往外走的这一刻达到顶峰。

第一次,他没有理智分析,也没有科学决断,而是凭借本能追了上去。

梁思思跟秦夫人道完别,就去别墅外找刚去拿车的苏曼曼,还未出门,鼻翼间便传来熟悉的清冽味道。

无需多想,凭借本能,她也能判断来人是谁。

这是今晚第三次,易淮川主动靠近她。

梁思思不知原因,但前不久突然得知的真相让她对易淮川的信任降到负无穷大,于是本能有点不适,不自觉地蹙了蹙眉。

不过她并未因此加快脚步或者刻意远离,依然按照自己的步调往外走,仿若对身侧靠近的人无所察觉。

梁思思无所谓,不代表屋里屋外的宾客们无所谓。

易淮川与梁思思的并肩而行,很快成为本场宴会最后一个围观爆点。

“易总来的时候,身边不是梁心恬么?”

“怎么感觉易总对梁思思很不一般?

!”

“可网上不是说梁思思是苏总的绯闻女友么?”

“你自己就在这个圈子,绯闻也信?

不管梁思思跟谁关系匪浅,现在最难堪的,难道不是那位么?”

不明所以的宾客们小声交流,目光在往外走的那一对以及还留在屋内的梁心恬身上流连。

天生对目光感知能力很强的梁心恬,现在恨得心肝都在颤抖。

她满心期望在宴会上坐实他与易淮川关系暧昧的传闻,也渴望借机与他拉近关系,为此她精心打扮、耐心等待,却不想结局完全背道而驰。

易淮川不仅警告了她,还三番五次对梁思思做出呵护举动,现在还主动与她一同离去。

他做的如此明显,让她的颜面何在?

宾客们落在她身上的微妙眼神,仿佛一根根的小刺,密密匝匝地扎在她的身上。

自她出道以来,就没如此难堪过。

就好似她被丢在大街上被人评头论足,说的还是写侮辱与鄙夷的话,叫她恨不得戳瞎那些人的眼睛,撕烂那些人的嘴。

许是心中的愤怒之火烧尽了她的理智,她顶着心中那股气,直愣愣地看向身侧的沈之翰,道:“哥,我助理有事走了,你能不能让易总送我去机场?”

沈之翰一愣。

他垂眸,匪夷所思地看了梁心恬一眼。

她低着头站在他身边,看不清神情,但一只镶钻的贝壳手包被她抓得紧紧的,白皙的手背上都能看见青筋。

可见她现在情绪多不稳定。

沈之翰自知这事是他办坏了,不由叹了口气,放缓语气劝道:“恬恬,哥送你吧。”

她这个妹妹,清纯漂亮,善良乖巧,就是不知为何一门心思都在他兄弟易淮川身上。

易淮川优秀归优秀,关键是根木头,根本不懂爱,更何况还有个挂名未婚妻。

在他得知梁心恬的心思时,就劝过她,但怎奈她不但不听,还越挫越勇。

不得已,他也只能多为两人创造点相处的机会。

但今天,绝对不行。

“哥。”

梁心恬一改常态,抬眸委委屈屈地望着他,水润的眸子里是满是执着。

亭亭玉立的姑娘,因为他的失误,现在委屈又难过,就差哭出来了,谁受得了这个。

沈之翰心下一软,头疼地摸了摸右耳的黑钻耳钉,叹了口气:“算了,你跟我来。”

“谢谢哥。”

梁心恬露出清甜的笑容,柔柔地望着沈之翰,一改刚才的萎靡。

就好像池塘里的水仙花,因为有了雨露,立马鲜活过来。

沈之翰还是更喜欢开心的梁心恬,也轻笑了下,朝外面偏了偏头:“我让淮川捎你一段。”

梁心恬高高兴兴跟着沈之翰往外走时,梁思思也终于抵达别墅走廊。

苏曼曼让她在这等,梁思思不得不停步。

夜幕低垂,三三两两的人要么已经离开,要么还在别墅内逗留,走廊上唯有她,还有身侧存在感十足的易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