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024

第二十四章

刚演话剧那会,梁思思也经常熬夜,甚至别的演员都休息了,她还一遍一遍不停揣摩、排练。

所以梁心恬提出再来一遍,她并没有异议。

相反,对她的敬业的精神刮目相看。

只是,苏曼曼临走前的告诫还在耳边,她不得不慎重一点。

“今天排练了一天,劳动量挺大的,你真的不需要休息吗?”

梁思思站在原地,静静看着她,问。

她语气真诚,大家只当她是关心梁心恬,或者佯装关心梁心恬。

而梁心恬对这种场面更是得心应手。

她微微一笑,回视梁思思:“不用的,我觉得还是把戏演好更重要。

思思姐是不是累了?”

论在现实演戏,梁思思自愧不如。

有时候她也搞不懂,梁心恬在现实里这么会演,怎么到剧中就诠释不好角色。

“我还好,你别累坏了就行。”

梁思思淡淡地回了句。

演员们都没意见,秦导又让各部门注意,再次来了一遍——

只是万万没想到,她们这一遍才刚开始,就在梁心恬跟男演员往梁思思走来时,梁心恬突然猝不及防地栽倒下去。

牵着她的男演员手疾眼快,在众人都还未来得及反应时,一把搂住了她,焦急地问:“梁老师,你没事吧?”

可惜,倒在他怀里的梁心恬长睫掩着,一动未动。

“梁老师!”

男演员赶紧又喊了声。

正是这一下,全场都发现了情况不对。

坐在显示器后面的秦导当即立断:“医生!”

梁思思有点懵。

眼见场面失控,她也不想添乱,退让到一边,安静等待。

“劳累过度导致的供血不足。”

剧组医生检查后给出结果,“建议送医院做个详细检查。”

梁心恬毕竟是顶流,粉丝众多,又是易氏集团旗下的艺人,谁都不敢怠慢。

原本可能休息一会就能无事的晕倒,医生也只敢小心谨慎处理。

医生的定论很快惊动节目组的人,于是浩浩荡荡一群人,送梁心恬去了离节目组最近的人民医院。

主演离开一个,排练是进行不下去了,秦导喊完停就让大家散了。

梁思思正准备回酒店休息,秦导对她招了招手:“思思。”

梁思思莫名,朝秦导走去。

“一起去吃饭吧,边吃边说。”

秦导低头往外走,也没给个明示,直截了当地给了命令。

在易淮川身边时,梁思思习惯了这种听命的生活模式,压根没想过反抗,就顺从地跟着了,甚至连原因都没问。

在她看来,只要是信得过的人,做什么决定都会有他的道理,她问或不问区别都不大。

如同,当初她无理由信服易淮川,所以他让干嘛就干嘛,她从不会追问原因。

再如现在的秦导,他的地位和声望在那,又在剧组,她下意识认为是公事,自然不会有异议。

她如此想,但很明显秦导不高兴了。

没走两步,他停下,横目冷对梁思思,语气不善:“哎,我发现你这孩子心还真大。”

梁思思没懂,疑惑回视秦导:“嗯?”

秦导干脆单手叉腰,不悦地盯着她:“我让你跟我走,你就跟我走,你跟我熟吗?

就没想过我会害你?

怪不得苏家那丫头让我照顾你,就你这性子在娱乐圈混,迟早被人卖掉。

怎么,苏家那丫头那么精明,走之前没交代你两句?”

梁思思一愣,明白了。

敢情秦导还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这么短的时间,他就照顾上她了。

虽然态度差了些,言辞严厉了些,但却是一番好意。

许是从小到大经历的苦难太多,梁思思其实很敏感,别人释放的一点点善意,都能被她感知并放大。

否则,她也不会感念梁建国曾经的救助,被梁家欺压多大,更不可能因为易淮川于她的恩情,惦记他这些年。

面对秦导,也一样。

梁思思心里暖暖的,嘴角浮现点笑意,语气轻松:“交代了,感谢秦导。”

秦传明冷哼一声,不知是认可,还是嫌弃。

随后背着手继续朝前走,不咸不淡地吩咐:“去吃饭。”

他们就餐的地点就在剧组酒店的二楼,自助餐,方便卫生。

这个点有些晚了,偌大的餐厅只有零星客人,梁思思挑选好菜品便坐到秦导面前。

秦传明扫了眼她盘子里的食物,微微一怔。

片刻,他将筷子竖起来,往盘子里一顿,比齐了才夹了个白灼虾,语气依然是他特有的急又快的风格:“你的饮食习惯跟你夏姨有点像,口味太重。”

梁思思有些无语。

光听前半部分,她还能觉得秦导睹物思人,再闻后半句,只觉他在埋汰人。

不过这两天的相处,她知道秦导就是口直心快的人,便点点头,坦诚认了:“从小就好这口。”

秦导继续吃自己的:“不健康。”

果然还是因为关心才吐槽。

“嗯,我努力改改。”

梁思思承了秦导的情,应得很顺从,丝毫不勉强。

许是从小没有父亲的原因,梁思思觉得跟秦导相互很愉快,哪怕他很多时候对她严厉又嫌弃,但她总能读懂其中的关心和照顾,心中不但没有抱怨,相反有很浓的感动。

秦导吃饭快,将盘子里的白灼虾和西蓝花吃完后,又喝了一小杯牛奶。

“也不需要改,做自己就行。”

他擦了擦手,结束了晚餐。

梁思思进食的动作一顿,抬眸看了对面的秦传明一眼。

秦传明依然摆着一张颇具威严的扑克脸,轻飘飘地盯着他,好似顺着话茬随意点了句。

可真是这句话,让梁思思心中滚烫。

类似的话,苏程前不久跟她说过一回,那时他让她不要顾及其它,只做她的选择。

那时她第一次明白,自己的人生可以选择。

现在秦导告诉她,不需要改,做自己就行。

这也是她第一次明白,原来不完美也可以,只要现在的自己是舒适的。

无需考虑条条框框,不用顾及别人的目光,只安心做自己,只管自己的选择,过好自己想要的人生。

离开易淮川的时间并不长,梁思思却忽然觉得,不再将目光放在他身上后,她顿悟了。

找到了前行的方向,也寻到了想要的生活方式。

前所未有的畅快在心底升腾起来,叫她热血沸腾。

“谢谢秦导。”

心中澎湃,但梁思思出口的声音却稳。

除了道谢,她暂时也找不到报恩的方式,只低着头继续吃盘子里的那份红烧小排。

“嗯。”

秦导点头,正了正色,“梁心恬病了,你有什么打算?”

梁思思虽然重口,但吃得并不多,闻言放下筷子看向秦导,莫名:“?”

秦导嫌弃地别开眼:“明天就要录制了,她肯定不会回来的,你还演不演?”

毕竟被梁心恬坑多了,秦导一点,梁思思便明白了。

“您是说……”后面的话在公众场合下,说出来不太好,梁思思立刻换了话题,“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要演。”

否则她来这节目有何意义。

秦导点头,并不忌讳,点破她未说的后半句话:“她八成是觉得PK不过你,故意晕倒的,所以明天应该会因病退赛。

你们的分组是提前定好的,她不参赛,你就比较尴尬了。

我找你来就是听听你的意见。

如果你不想演了,那就算了。

既然你想演,我有个办法,但挑战比较大,想试试吗?”

秦导目光定定地望着她,安静等待她的答复。

梁思思不知秦导的办法是什么,但对于表演,她有自信,也愿意挑战。

所以想都没想便应了下来:“嗯。”

秦导眸子里漾过一丝赞赏:“我一会联系齐夏明天过来串个戏,但她当年饰演的是周小锦,所以你的角色要换成夏青青了。

还有,你们没有排练,上场什么样就什么样。”

秦导说到最后语气严肃了几分,像是想让梁思思认识到严重性。

其实,听完秦导的建议,梁思思便明白了其中的困难。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