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025

第二十五章

因为角色的临时调整,梁思思并非答应秦导那般坚定,心里多少有些担心。

虽然她曾试镜过夏青青,但那时饰演的是内心戏,不如这次节目片段张力大,更需要将角色的性格展示出来。

故而当晚,她洗漱完毕,靠在床上看剧本,主要是揣摩夏青青的生平与心理。

其实夏青青跟苏曼曼挺像的——都是出生幸福家庭,从小到大被爱包围着长大,导致她性格热情直率,做事全凭喜好,甚少考虑结果。

而正是这种不管不顾、热情开朗的性格,让她敢爱敢恨,用自己的由内而外散发的美好抚慰了伴侣的心伤,走出过去,接受了她的爱。

没人不喜欢这样的女孩——耀眼恣意,浑身充满正能量,仿佛时时刻刻都在发光。

梁思思发现自己演绎夏青青最大的障碍,在于两人性格差异太大。

自小的生存环境让她凡事都小心翼翼,善于逃避退让,行事作风更内敛,虽然离开易淮川后,她有所改变,但想要演好夏青青,她还要更打开自己。

至于怎么打开自己,梁思思试着将自己带入了下苏曼曼。

——家庭完整且幸福,父母哥哥给她的都是最好最忧的宠爱。

自己也从事着喜欢的行业,因为有靠山,无需顾忌世俗眼光,可以我行我素,面对喜欢的人有爱就追。

肆意成长的感觉真的很美妙,无拘无束地向前冲,根本不用担心前面有坑,或者后面有人追赶着害你。

摆脱掉内心的顾及后,梁思思忽然觉得一身轻松,忽然就明白了该如何驾驭夏青青。

想到苏曼曼,梁思思又记起秦导让她报备梁心恬晕倒的事。

她想了想,将事情简要概括一下后,又加上了秦导的告诫,给苏曼曼发了条微信。

以防万一,她将此前多留了一手的小证据也一并发送过去,并补充:【她不害我就算了,害我的话就反击。

许是在易淮川身边待得太久,她总是怕电话打扰他,养成了什么事都发信息的习惯。

所以这会,哪怕是重要的事,她还是微信阐明。

她没打算刻意改。

所有的习惯都是她的,她喜欢这样就坚持这样,没必要因为一个已经离开自己生活的人,调整生活习惯。

太刻意只能证明太在乎,顺其自然地忘掉就挺好。

翌日上午,《最佳演员》第一期如期进行录制,在总导演确认所有人员到位时,梁心恬那边传来消息——早上再次晕倒,病情加重,无法参赛了。

可昨晚梁心恬去医院苏醒后,还坚持说今天会如约参赛的。

重要的参赛嘉宾临时退赛,节目组还没备PlanB,顿时,现场慌乱无比。

而这一切,因为被秦导预料,在节目组商量如何安排梁思思时,是秦导给了解决方案,节目录制总算有惊无险。

《最佳演员》的考核导师共四位,除了秦导手上有7组选手外,剩余三位导师手上有6组选手,一共25组50人。

第一期会淘汰一半,因为梁心恬的退赛,梁思思这组成了特例——没人与她竞争。

评判标准也就变成了秦导是否满意。

这样一来,利弊皆有,或者说弊大于利。

因为无论她晋级与否,都会有观众吐槽。

晋级,是因为躺赢。

不晋级,没竞争对手都能淘汰,可见实力多差。

上场前,秦导再次找到梁思思,语气严肃地问:“节目会在网络上直播,你知道吧?”

节目播出形式,苏曼曼走之前都告诉她了。

正是如此,她才知道如若今天表演出现差错,将会变成车祸现场。

“知道的。”

梁思思点头。

秦导看了她一眼:“利弊我都跟你分析过了,现在你还有机会反悔,一旦节目开始,你想不上都不行了。

所以,你的决定?”

梁思思此时已经换好了剧里的服装,一条红色的连衣裙耀眼如火,闻言再次点头,语气坦荡坚定,只给出掷地有声的一个字:“上。”

秦导的目光静静地在她黑亮的眸子上停留了片刻,最终点了下头,再无他言。

根据抽签顺序,梁思思的节目排在中间,主持人让她们这组候场时,齐夏才堪堪赶到现场。

等她换好周小锦的衣服,两人连寒暄都未来得及,直接上了场。

三人就位,秦导喊了开始,大幕拉开——

“哇,我没看错吧,是齐夏女神!”

“天啦,齐夏也来参加《最佳演员》了?”

“怎么可能,参演的是梁思思吧。”

“我晕,她怎么有脸让齐夏做配,都将梁心恬压榨的进医院了,被百鸣总裁护着就是不一样哈!”

……

戏还未开始,台下的观众便开始小声议论,梁思思想过因为她这组的特殊,会多些讨论的声音。

但忽然听到梁心恬被她压榨进医院的消息,她还是懵了下。

直觉告诉她一定是梁心恬对外发了什么诋毁她的消息,但因为她早上都在现场,无法得知。

突如其来的负面议论,让梁思思脑海里闪过杂念,本该上台就入戏的她忽然就呆住了。

而此时戏已经开始,男演员牵着她的手,往前迈了一步。

身体被动被牵扯,梁思思猛然一惊。

知道自己因为外界评价分了神,她惭愧不已,赶紧将心头万千思绪和怀疑全部压下,快速静了静心,完全沉浸在夏青青的角色里,将所有注意力放在当前的表演上。

她回扣住男演员的手,侧头看他,在他回视自己的瞬间,扬起笑意,张扬明媚,又不失青春的甜意。

淋漓尽致般将夏青青热情开朗、无拘无束的洒脱表现了出来。

她对自己的爱人,从来都毫无保留!

她的笑,如蔷薇,大朵大朵地绽放,张扬热烈,还肆意漂亮。

男演员是第一次与梁思思正式对手戏,看见她的笑颜,恍惚了下才进入状态。

实在是,梁思思的状态太好了,跟平日里内敛的她完全是两种性格。

有这样一种好演员,平日是自己,在台上就是角色。

梁思思此刻的表演印证了这句话。

她精湛的诠释,同样晃到的,还有远在晏城的易淮川的眼——

一身正装的他端坐在办公桌前,面前放的是正在看季末总结汇报的笔记本,不过此时PPT被他缩小,页面展示的是某视频网站的《最佳演员》直播画面。

画面里,穿着红裙子的女孩紧紧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张扬明媚、笑靥如花。

她在他身边的四年,从未穿过亮色的衣服,更遑论现在的正红色。

她始终着装素雅,安安静静,乖巧温顺,像开在黑夜里的栀子花,连芬芳都是清幽的香。

而眼前的女孩,完全变了样,还是那张脸,却像初夏绽放在满墙的蔷薇,璀璨夺目、肆意耀眼,什么都遮挡不住她的光华。

一种未知的感触从易淮川心底划过,是比错失某个过百亿项目更令人不安的情绪。

那是他人生中少有的感触,但他知道,这种情绪叫做——

后悔!

他在想,过去四年,如若不是他错怪了梁思思,是不是她早该如此绽放,有着肆意的青春,而非数不尽的落寞。

是他的冷落,让原本闪闪发光的姑娘蒙了尘。

易淮川盯着梁思思的脸,脑海里翻滚着纷繁复杂的情绪,心也狠狠被牵动。

那种抽痛感渐渐被他熟悉,每一次想到或者看到她,他都产生心痛之感。

在她离开之后,越加频繁和严重。

易淮川喝了一口黑咖啡,那苦涩的感觉从味蕾漫上心头,叫他心口的不适又重了一层。

他盯着画面中的女孩,目光一秒都未离开。

正在此时,页面上忽然闪过一排弹幕。

【也就是长得好看,才入了百鸣苏总的眼吧!】

【梁思思请滚粗!你以为挤掉恬恬就能晋级了吗?

绿茶婊!】

【坚决抵制梁思思!】

【做艺先做人,学艺先修德,懂不懂?

!】

突然而至的弹幕,让易淮川目光猛然一沉。

他盯着那些充满恶意的留言,幽深的眸子凉下来,好似蕴藏着狂风骤雨,下一秒就会爆发。

没有犹豫,他伸手就按下了内线电话,语气也足够冷:“查一下梁心恬发了什么,整理好上次的资料发出去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