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029

第二十九章

因为枯坐了一下午,易淮川所有的工作、会议都压在了晚上。

等他看完爷爷,从军疗院回到易家老宅时,已经凌晨一点了。

工作的劳累与心理上的压抑,让他觉得十分乏累,也没顾着吃点东西,匆匆洗漱完就睡了。

他睡眠质量一向很差,梁思思跟他在一起时,他闻着她身上小雏菊的清香味,常常入眠很快。

梁思思走后,他入眠一天比一天难,这会也没指望真睡着,只想闭眼缓解一下疲劳。

灯关上,整间卧室陷入深度黑暗里。

茫茫黑夜里,所有的感知变得更为敏感清晰。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易淮川似乎闻到了梁思思身上小雏菊的清香味,从若有似无到越来越浓郁,他的理智越来越薄弱,最后陷入了沉沉的梦里——

入眼的,是富丽堂皇的别墅客厅,客厅很大却安静,空无一人。

易淮川环视一周,觉得莫名熟悉,当他的目光落在一扇半开的门上时,他的心跳忽然加快,极度的不安渐渐笼罩在他全身。

不用走近,易淮川便清晰的知道——那是一间浴室。

下意识的,他知道只要推开门,就有不好的事在等着他。

但他的身体不受控制,渐渐朝浴室走去。

一步两步,鞋子落在地板上,发出轻微声响,在空旷安静的别墅里显得突兀,又让人无端生出紧张。

易淮川站在浴室门口,轻轻推开门。

白色基调的宽大浴室出现在眼前,但他一眼望见的,是白色浴缸里那一池鲜红的水。

鲜红的浴缸里,一个身穿白纱裙的女人斜躺在那,乌黑的秀发垂落下来。

角度原因,他看不见她的脸,但他的心跳骤然加快,慌乱不安如狂风骤雨一般席卷而来,胸口传来沉闷的疼痛感。

这个画面好像不止一次出现在他眼前,但无论怎么努力,他都记不起女人的脸。

他压住沉闷疼痛的胸口,往前走了两步,直至女人的脸完完全全呈现在他眼前——白皙干净,即便闭着眼,依然秀美清丽。

是梁思思!

她垂在浴缸里手腕,鲜红的割痕刺眼夺目,叫易淮川的心脏骤然一停,仿佛下一刻就要死掉。

疼痛与窒息感将他紧紧包裹,易淮川冲浴缸里一动不动的女人喊:“思思!”

女孩睫毛掩着,一动不动,像个漂亮却残败的布娃娃。

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攥住,拼命挤压,易淮川感受到了强烈的窒息感。

她扑向女孩,再次大叫了一声:“思思!”

这一次,他话音刚落,便猛然惊醒。

睁开眼,卧室里一片黑暗,他只能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慌张无措,像刚刚陷在梦境中的自己。

易淮川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感受到满身冷汗,还有未散的恐惧。

他又做了这个梦,从小到大做过无数次的梦。

只是梦里的人不再是母亲,变成了梁思思,跟他母亲一样,非要而且已经进了娱乐圈的女人。

梦太逼真了,易淮川良久都未能回神。

“少爷。”

门外,陈管家在敲门,应该是听到了他刚才那声呼喊。

易淮川醒了醒神,打开卧室灯,将床头柜上的凉水饮了大半杯,缓了缓情绪,才沉沉发声:“没事。”

门外传来陈管家离开的声音,易淮川却没再躺下,他闭眼揉了揉眉心。

鼻翼间小雏菊的清香味还在,他心有余悸地睁开眼——床头柜上,应该是陈管家安排的助他睡眠的香薰,小雏菊味的。

易淮川顺手将剩余的凉水全部浇在香薰上,直至再也没有新鲜的味道散出来,才平复了急速喘着的胸膛。

再次闭了闭眼,内心的慌张与恐惧并未消散。

他拿起床头的手机,没犹豫,调出梁思思的电话拨了出去。

嘟嘟几声后,冰冷的机械音提醒他:“对不起,您拨的电话暂时没人接听……”

易淮川没放弃,重复拨打,得到的结果如同上次。

易淮川沉沉的目光落在已经通话自动结束的手机屏幕上,没过几秒,他打开微信界面。

还未点开与梁思思的聊天界面,先被右下角“发现”图标上的小红点吸引了视线。

自从看过梁思思的朋友圈后,他就屏蔽了微信里所有人的朋友圈,此刻出现红点,只有一种可能——梁思思发了新的心情。

易淮川幽深的目光落在那个红点上,他轻轻挪动手指,点开了最新动态。

梁思思确实发了新的朋友圈,是她一贯心情加图的方式。

只是,与以往的“开心”或“不开心”不同,她这次发得心情程度加重了,是“好开心”。

离开她以后,什么事能让她好开心?

成功进圈,表演成功,还是接了新戏?

易淮川不喜欢猜测,他直接看向那张写着答案的配图——灯火通明的餐厅里,梁思思与苏曼曼头挨头靠在一起,冲着镜头笑着。

她笑起来很美,不似饰演夏青青时如红蔷薇一样的张扬,却有种安静如白蔷薇的独特魅力。

易淮川的拇指轻轻在女孩脸上摩擦了下,细腻温柔,眷念深情。

他目光深沉如海,所有汹涌的情绪都掩盖在平静的表里,让人看不懂,也猜不透。

直至他看到了照片的角落——

相比两个姑娘靠近镜头的脸,角落里的人影着实难引人注目,他穿着宽松的居家服,靠在椅子上,手里端了杯红酒,带着点笑意,闲适慵懒,却温情。

那双盛满柔情的眼睛,落在梁思思的身上,企图心显而易见。

是苏程!

乍一看清苏程,易淮川便觉得心口猛然一窒。

明明知道苏程是梁思思的老板,而且在场的还有苏曼曼,但他的内心还是急速涌现了愤怒、嫉妒、难受,甚至羡慕的情绪。

有那么一瞬,易淮川忽然又想起当初在王至新的片场,梁思思看他的眼神。

——失望、悲伤,苍茫一片,如落过一场大雪的冷冬。

那时他气梁思思不听话,明明他明令禁止她进娱乐圈,她还背着他偷偷去演戏,结果还是梁心恬的替身。

失望、气愤、不屑,诸多的负面情绪累积在一起,让他失了理智,像是惩罚,任由她去演替身。

那天回到半山墅,他不是很懂为何梁思思会无缘无故冲他发火。

而现在,他懂了。

——因为她爱他,却未从他这里得到回应,还受了委屈和伤害。

如他现在一样。

因为在意,让他在看到这张图时,心情复杂,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诸多表层的情绪退却后,唯有心痛久久盘旋在心间。

梁思思不接听他的电话,却“好开心”的跟苏程在一起共进晚餐。

易淮川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再次拨打了梁思思的电话。

还是一样,没人接听。

他别开头,缓了缓情绪。

瞥见刚刚被他浇灭的香薰时,他目光猛然一沉,心中的异样顿时消散,直接调出一个他自接手易氏集团后,再也没打过的电话。

这一次,没让他等多久,电话很快被人接听。

即便是凌晨一点多,那人的声音依旧清晰沉稳:“易总。”

“思思在哪?”

易淮川没跟人寒暄,冷声质问。

对方轻笑了声,语气揶揄:“易总这是在问我要人?”

易淮川只目光沉沉地望向窗外,周身气势冷冽锋利,像即将出窍的重剑,让人不寒而栗。

他用沉默回应。

只是很可惜,对方并不买账。

两两僵持,电话里只有彼此的呼吸声,窒息的沉默弥散开来。

像武侠剧中的高手过招,不动一招一式,意念中的两人已经刀光剑影。

良久,易淮川垂下眼眸,连周身的气势都敛了起来,像被人拿住了把柄,不战而败。

他语气很低,仔细听,还有些颓败。

“是。”

他道。

他认输,因为想知道梁思思是否安然无恙,他第一次向争锋相对了十来年的敌手低了头。

易淮川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让电话那头的苏程也怔忡了瞬间。

片刻,苏程又轻笑一声,还是他特有的成熟嗓音,只是带着轻嘲与狠厉:“易总是觉得,我会告诉你?

!”

易淮川懂了。

没多想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