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032

第三十二章

北方的晏城万里无云,南方的南城却在清晨突然飘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

梁思思起床时,雨已经停了,唯留下潮湿的环境和清新的空气。

她洗漱完毕,正准备去找苏曼曼,却发现手机里有好些未接来电与未读短信。

应该是昨晚睡觉前手机调了静音,她一概不知。

最上面是电话和短信都来自苏曼曼:【思思,我跟我哥去南城分公司开会了,下午回来。

而后面三个未接来电,全部来自易淮川。

联想到易淮川清早敲她门,让她不要进娱乐圈的事,梁思思蹙了蹙眉,实在无法理解他的行为。

想不通,她也没想了。

距离下一期节目录制还有几天,本来她打算今天回晏城的,因为苏程和苏曼曼忽然来南城看她,她也就调整了行程。

反正她现在连家都没有,在哪座城市待着又有何区别呢。

南城,算她比较有感情的城市,毕竟小时候住过十来年,只是直至离开,也从未好好参观过。

思及此,苏曼曼突然萌生了去南城转转的想法。

可能是这些年的习惯,她做什么事都独来独往,就没喊小唐,自己去酒店服务台咨询了下南城景点。

“……这些景点都是南城比较出名的,今年又刚推出一个,比较远,在石杨县,叫月明山庄,目前还是试营业,但特别漂亮,风景好,空气好,情调也好,很值得一去。”

前台的服务员应该没少被咨询景点,介绍起来得心应手。

梁思思仔细听着,直到“石杨县”三个字出现,她晃了晃神。

她小时候住的地方,就是石杨县的一个小镇,靠山区,交通不便,环境也很差。

没想到十来年过去,石杨县都变成旅游景区了。

“月明山庄的地址您有吗?”

她问。

当年,她和哥哥跟着梁建国来到晏城后,就没再回来过南城,因为梁建国怕被夏敏发现端倪,一直不允许她做什么暴露身份的事。

等她上大学后,靠兼职攒了很久的钱,才买了一张到南城的机票,正预备回来看看时,又突然遇到易淮川,也就作罢了。

好就好在,当初父母去世,都让人将骨灰撒在了山间,每年不需扫墓,而她和哥哥也一直将父母的照片带在身边,才不算不孝。

机缘巧合,让她有时间回故乡看看,梁思思自然还是很想去的。

反正她现在彻底摆脱了梁家,再也不用顾忌身份。

“思思,你要去月明山庄?”

梁思思正想心事,穿着休闲服的秦导忽然走了过来,问。

“秦导。”

梁思思喊人,如实应道,“嗯,今天有时间,想过去看看。”

秦传明朝外面抬了抬下巴,毫无顾忌地道:“正好,我约了人在那见面,一起吧。”

梁思思没想到还有这么巧的事,但又怕打扰秦传明,便犹豫了下。

秦传明像是看出她的顾忌,语气恢复平日不耐的模样:“别有负担,刚好我找你也有点事,一起谈了,不耽误时间。”

他语气又急又快,给人很强的威严和压迫感。

梁思思知道他是好意,便没再拒绝,乖乖跟着秦传明上了他的车。

“南城旅游景点还挺多,怎么想起来去月明山庄?”

秦传明问。

闻言,梁思思从窗外陌生的风景上收回目光,看向秦传明,他正在快速翻阅一本资料,像是闲聊般随意问起。

“我小时候在那边长大的。”

自从与梁家一刀两断的那时起,梁思思就没打算再隐瞒自己的身世,相反,她最近萌生了改回原姓的想法。

秦传明一怔,他合上资料,抬了抬只有工作时才架上的眼镜,颇为震惊地回视梁思思:“你有农村生活经验?”

梁思思不太懂艺术家的脑回路——

就像当初在秦夫人的宴会上,她给秦夫人水果糖后,原以为她会问她名字之类的,结果秦夫人却只关注糖。

再如现在,她以为秦导会问她的身世或过往,结果他的关注点却是她有农村生活经验。

“嗯,十一岁之前我都在农村。”

虽不清楚秦导为何这样问,梁思思还是如实相告。

秦传明眸子一亮:“还真是好。”

梁思思懵,她不知道她小时候在农村待过,怎么就“还真是好”了。

只安安静静等秦传明后面的话。

而秦传明干脆将手上的资料递给他,目露期许:“看看,我的新电影《兄妹》。”

梁思思疑惑接过,白皮书的封面上,确实是黑体加粗的两个大字——兄妹。

“我去明月山庄是开研讨会的,也是听说我心仪的男演员今天过去,我才把地点改在那。”

秦传明趁梁思思翻看剧本的时间,速度极快地交代事情始末。

“男主角我是比较看好他的,所以不管花多大代价,都会争取。

就是这个女主比较难办,年纪大的不符合,年纪小的演技又不过关,过关的那几个又出身太好了,没农村生活习惯。

我怕演不出那味,就一直搁置了。

你说巧不巧,你还真的蛮适合。”

梁思思完全没想到,自己只是搭了一趟顺风车,闲聊两句,突然被幸运砸中。

她旁边坐的是秦传明,在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导,每部片子销量都遥遥领先不说,国内外奖项更是拿到手软。

更何况,秦传明一直以选角严格著称,能在他戏里饰演角色,哪怕是配角,都被业内演员当成镀金的经历。

正是因此,不知多少公司想将自家艺人塞进秦导的戏里,去客串个角色或者露露脸,贴上“实力派”演员的标签。

很可惜,自梁心恬那次后,秦传明对选角严上加严,再也没出现一次翻车事件。

毫不夸张地说,秦导的戏,像一道演技考核标准线。

——能进秦导戏的演员,实力得到认可,进不了的,抱歉,还欠些火候。

“您确定我可以?”

即便是对演技有自信的梁思思,也不敢保证能胜任秦导戏中的女主角,毕竟她没有影视剧表演经验。

“可不可以,你先看看剧本,到时候试试戏不就行了,我感觉你的可塑性挺强的。

刚好,今天我准备争取的男主角也在,你们碰个面,看能不能擦出点不一样的火花。”

秦传明倒是看得挺开。

一路上,梁思思一边消化秦导带给她的震撼消息,一边翻剧本——

《兄妹》是一部年代戏,讲得是一对农村兄妹彼此扶持的故事。

兄妹两学习成绩都很好,原本都有机会考大学,却因为父母在一场意外中去世,妹妹准备将读书机会让给哥哥,自己辍学去打工。

而哥哥的想法跟妹妹一样,直接撕掉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给妹妹留下一封书信,连夜就南下打工了。

妹妹也没辜负哥哥的期望,怀揣着哥哥的梦想,认真读书,年年成绩优异。

可就在她高考前夕,突然接到哥哥工地上来的电话,说哥哥工伤,生死未明。

妹妹放弃了高考机会,奔赴哥哥所在的医院。

……

路程有限,梁思思只读了小半本剧本,但越看越觉得心惊。

这个故事跟她和哥哥的经历好像啊,虽然他们没有念书的主事件,但彼此扶持的那种感情却完全一致。

她在看这个故事时,甚至能联想到年少时的一幕幕,连哥哥对她说过什么话,都清晰如昨,在耳边嗡嗡回响。

“思思,别看了,到了!”

秦导见她的目光还聚焦在剧本上,喊了声。

梁思思摸了摸脸上冰凉的泪水,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擦了擦,合上剧本,应了声:“嗯。”

秦导瞧见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愣了下,随后一喜:“怎么样,我这是个好本子吧?”

“好本子!”

梁思思哽咽着回。

她刚才全情投入看剧情,脑海里闪现的,一幕一幕全是与哥哥的日常。

当初在石杨县小山村时,一起上学,一起去上山的。

母亲查出癌症,她失声痛哭,哥哥安慰她的。

母亲去世当天,将他们叫在床前,交代后事的。

哥哥意外,她慌张失措往医院跑,默默守在手术室外面祈祷的。

为了怕拖累他,哥哥留下书信不告而别的……

随着剧情的推动,她脑海中的场景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