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033

第三十三章

远方的青山成了浓淡相宜的背景,一身白色西装的男人站在不远处,定定地望着她。

有山风拂过,吹起了他额角碎发,万物都在晃动,唯有他那双清润的眸子坚定不移,目光的尽头始终是她。

他比离开时高了好多,身材也更坚挺了,成熟稳重中,那份温润依旧没变——

圆领白T打底,外套是件类似大衣与西装的结合体,腰间的带子,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同时也将他出众的气质淋漓尽致地展现。

蓬松自然的头发下,是他俊朗温润的脸,五官深邃却没有攻击性,跟她记忆里的那张脸逐渐重合。

是她的哥哥,曾经让她有勇气活下去的哥哥。

他变帅了,也懂穿衣打扮了,身份地位也远超当初了。

但他是她的哥哥,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不知道是否刚才看剧本回忆了太多过去,此刻乍看到陆谦行,梁思思只觉内心翻涌着激烈的情绪,欣喜的、酸涩的、委屈的、激动的……

最后这些情绪交织在一起,慢慢翻滚向上,划过她的心头,滚过她的喉间,爬上她的眼眶。

“哥……”

她与他遥遥相望,却再也忍不住,喊出那声过去十几年再也没机会叫一次的称呼。

情绪所致,她声音里有哭腔。

山风在两人之间刮过,像一去不复返的时光,呼啸着从彼此之间穿梭流逝。

“思思。”

陆谦行低低地回应了她一声,随后迈步朝她而来。

他迎着风,一步一步,朝她走近,像跨过漫长时光,似穿越遥远空间,与她汇合。

梁思思心中的酸楚快要溢出胸腔——

梁家的压榨,易淮川的冷落,她的步步维艰,这一切她当初都扛过来了,也没觉得多委屈。

却不知为何,这一刻,在陆谦行朝她走来的这一瞬间,她的委屈如江水翻滚而至,以至于她再也忍不住,拔腿朝他跑去。

在哥哥面前,她可以永远是个小孩。

有委屈就哭,就告状,就诉苦的小孩,而哥哥永远都会站在她身后,给她最大的维护。

不用像面对梁建国,她要想着这一次梁家又要从她这拿走什么。

也不用像面对易淮川,等待她的永远都是甜糖后的耳光,叫她认清什么是现实。

还不用像面对苏程,她知道他是真心,但却依然有负担,想着该怎样还。

哥哥永远是她的家人,不分彼此的家人。

“哥。”

泪水划过她清丽的脸庞,梁思思根本没顾忌这是在公众场合,更想不起陆谦行此时已经是万众瞩目的影帝,只凭借本能一头扎进了他的怀抱。

而陆谦行一样,没有任何顾虑,牢牢将她扣在了自己的怀里。

委屈翻涌而至,梁思思在他怀里哭得不能自已,像是要将这些年的苦楚一次性清空。

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不理智的,但在哥哥面前,她全凭情绪办事,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只想要温暖和安慰。

哥哥的胸膛坚挺温暖,是她一直都渴望的靠山。

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她短暂地屏蔽掉了外界的一切,将柔软的内心露出来,毫无顾忌地将过往种种不如意展示开来。

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因为知道外面凶险,只能忍痛不停奔跑,唯有回到家里,才敢放心地舔舐伤口。

因为它知道,在这里,没有恶意与伤害,只有爱意与安全。

陆谦行抬手,抚上梁思思的发,柔声安慰她:“哥回来了。”

当事人沉浸在情绪里,被迫看见这一幕的观众们却只能大眼瞪小眼。

两方人马,都望着中间拥抱的两人,不明所以。

就连牵线人秦传明也一脸懵。

他是打算介绍梁思思跟陆谦行认识来着,如果可以,他还希望他们能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只是……他这个牵线的人还什么都没做呢,怎么……他们就“兄妹”相认了。

有那么一瞬间,秦传明失了神,因为他面前这一幕,跟他脑海中构想的电影画面重合了起来。

只是眼前这一幕,更真实,更动人。

也正是这一刻,他更加坚定了男女主角就是眼前两人的想法。

许是看到秦传明盯着自己的目光过于炙热,陆谦行一边轻轻拍着梁思思的背,一边看向秦传明,道:“对不起秦导,虽然爽您的约很抱歉,但思思确实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最重要的人”这几个字说得很微妙。

陆谦行回国,拒绝了天志、百鸣等国内一线公司的邀请,也将商约一概推拒,用的理由就是——此次回国是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那会大家都猜测是他的心上人或者白月光。

而现在,明明他跟梁思思都兄妹称呼了,他却没说“思思是我最重要的妹妹”,或者“最重要的家人”。

秦传明毕竟年长,有些情感仅一个眼神都能读懂。

虽然见陆谦行一面挺不容易的,但他更不想在他人生重要时刻打扰,很尊重地点点头,带着自己人走了。

而陆谦行身后跟着的一众人,也很有眼力见地退下了。

很快,偌大的露天停车场,只剩梁思思他们二人。

梁思思哭了半晌,也终于缓过神来。

也只有理智在线的情况下,她才觉得丢人,毕竟刚刚还有那么多外人在呢。

于是,她赶紧从陆谦行的怀里退出来,直起身子,也没敢抬头,兀自懊恼着。

真稀奇,她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小情绪了?

即便在易淮川面前,她也从未展示过自己矫情的小情绪,怎么到了哥哥面前,她就像一个天天要糖吃的小女孩。

梁思思都被自己幼稚的行为惊到了。

而陆谦行丝毫没觉得不对,将双手放至她的肩头,板正她的身体,随后抬手,曲指,轻轻刮掉了她眼底的泪,问:“哭好了?”

他声音很低很缓,比山间的轻风更温柔,带着宠溺。

分明上一秒在懊恼,但哥哥的温暖来袭时,梁思思又陷在情绪里。

她没动,抬了点头,闭上眼,任由陆谦行帮她擦掉泪水。

这可真不像她,但这一刻,她只想这么做,放心的将一切都交给哥哥,因为她知道,哥哥会满足她的一切。

不会因此嘲笑她,也不会因此轻视她,或者讨厌她。

自小到大,她在外界受到恶意太多了,此时此刻,她只想放纵自己一会,好好享受这份温暖与呵护。

陆谦行看着扬起脸的姑娘,轻笑一声。

他如了她的意,从胸前口袋里抽出装饰用的手帕,真的一点一点帮她处理脸上的泪痕。

温柔、认真,又克制。

只是梁思思闭着眼,所以错过了他眼中分明比兄长更深一层的情愫。

待梁思思的脸恢复以往的干净清透,陆谦行才将弄脏的手帕拿开,放进了裤子口袋里,闻声提醒:“好了。”

梁思思睁眼,冲陆谦行一笑,语气轻快愉悦:“谢谢哥。”

所有情绪全部褪去,梁思思此刻只有与哥哥重逢的喜悦,她没再赖在陆谦行怀里,往边上走了两步,却又舍不得,又靠近一点。

陆谦行觉得好笑,站在原地未动,却将右边胳膊曲起,侧头示意梁思思。

意思很明显。

梁思思也没客气,高高兴兴、大大方方挽住了他的胳膊,还将身体往他那边靠了靠,恨不得紧紧挨着哥哥,随后笑着跟上了他的脚步。

山间的轻风一阵一阵,吹在人的身上,也吹进了人的心里。

清爽的,甜甜的。

“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梁思思跟着陆谦行入月明山庄,问完又像小性子上来了,低低抱怨,“我还以为你一回来就会找我。”

梁思思确实是这样想的,至少她觉得在哥哥心里,她才是最重要的。

谁知道她哥哥回国了,也不跟她说一声,如果不是她今天突发奇想,跟着秦导一起来月明山庄,可能就要跟哥哥错过了。

思及此,她难免有些情绪,不自觉地就松开了陆谦行。

心里泛起一丝委屈。

怨念着,如果不是偶遇,哥哥可能根本没打算跟她见面。

身侧的小树袋熊突然没了,陆谦行侧眸一看,才发现小丫头刚刚的笑脸不见了,此刻眼里都盛上了哀伤。

不用多想,他也知道梁思思在脑补些什么。

“先回来看爸妈,跟他们认个错,就打算去找你了。”

他认真回应,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