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040

第四十章

见易淮川松了口,梁思思稍稍愣了下。

说实话,她觉得蛮意外的。

她以为固执如他,是不可能相信她的决断的。

缓了片刻,她看向他,目光很静,没什么波澜,轻轻动了动唇,对他道:“谢谢。”

礼貌客气,将两人的关系控制在很生疏的位置。

从发现梁思思开始,易淮川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在她身上,这会听到她道谢,他的眸子暗了暗。

像期待落空,如信心受挫,似有些受伤。

“你打算怎么做?”

也只是一瞬,他便收起手机,也敛起表情,出声问。

语气平稳安静,没有往日的强势霸道,像是平等对话,如刚才按照她的决定下了命令一般,给了尊重和信任。

这种场景很罕见,以至于梁思思有片刻不适应。

她垂下长睫,思忖了下。

怎么做?

她不知道。

刚才她过来意外听到视频里梁夫人的那些话,叫她气愤的同时,又觉得解脱。

她跟梁家的关系,隐晦复杂。

如果不是他们亲自开口,鉴于当年梁家对哥哥的帮助,她也做不出“恩将仇报”的事——将他们的丑事公之于众。

原本,她以为跟梁家断绝关系,一切都到此为止。

只是没想到,不仅梁心恬盯着她不放,现在连梁夫人都亲自下了场。

如果她一直隐忍不发,哪怕易淮川刚才让人把视频全部删除得干干净净,也会有后患的。

被动,永远都不是最优的解决方案。

所以,让他们发吧,她倒是想看看梁家能放出什么她“恩将仇报”的证据来。

撕破脸也比被动挨打强。

“见机行事吧。”

她淡淡地回了句,便转身回了客厅。

她安安静静向前走,客厅的光打在她的背影上,无端生出一种她独自一人行走的落寞感。

刚回房间放医药箱的陆谦行回来,见她心不在焉,皱了皱眉头,问:“怎么了?”

这么问时,他还不悦地扫了眼易淮川。

梁思思没心思注意这些,只浅浅地回了句:“没事的,哥。”

很明显,她状态不对——

没了刚才在陆谦行面前的灵动劲,似一下子恢复当初清清冷冷的模样,如同一个小女孩一夜之间长成大人。

在场的谁都看得出她情绪不高,陆谦行因为错过,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见梁思思不想多说也没再追问,只跟着她去了餐厅。

易淮川交代完沈昊军时刻盯着网上动态后,也跟了过去。

秦传明一边尾随,一边在网上搜索最新动态。

各怀心思的四人,在餐桌前汇合,谁都没说话,却短暂地共处了。

——易淮川松了口,网上的八卦便立刻从短视频、微博、网页等各个渠道铺天盖地袭来。

秦传明一搜索,手机页面便显示了一整排。

#劲爆!不知感恩梁思思,恩将仇报为哪般?

!#

#梁心恬与梁思思之间不得不说的狗血纠葛#

#夏氏实业千金亲自爆料养女二三事#

……

他没挑,直接点进第一个,将他们已经看过的视频摆放在陆谦行面前。

在陆谦行了解事情始末时,易淮川收到了下属发过来的最新消息。

他握着手机的手微微加重了些力道,抬眸看了眼斜对面的梁思思——她单手托腮望着窗外,目光虚幻,整个人都是静静的,却仿佛嵌在忧伤里。

易淮川的心坠了坠,稍微犹豫了下,还是将手机递到梁思思面前。

因为动作,梁思思的视线聚焦,侧头看向他。

疑惑从她眼里一闪而过。

在她还未对他发出不耐的信号前,易淮川解释:“你手机关掉,用我的。”

梁思思不喜欢用手机,对网上信息搜索也确实不在行。

她知道的娱乐圈新闻,都是爱吃瓜的苏曼曼告诉她的,如果靠她及时掌握梁家动态,再反击的话,肯定具有滞后性。

更何况,如易淮川所说,接下来,她的电话一定会被各路八卦记者打爆。

公事前面,她没拒绝易淮川的好意,关了机,点开了他手机中的那条链接。

@八卦最前沿:#养女梁思思#小八拿到了梁思思当年与养父梁建国对话的第一手资料,废话不多说,点下方音频。

【音频】

梁思思猜到这事定有后续,但也没料到如此之快。

而且所谓的证据还发生在她跟梁建国之间,她没多想,直接点开了音频。

“爸,我很感谢您带我来晏城,给我了良好的教育。”

是她的声音没有错。

随着这条声音出现,桌上的另外三人也一同看向梁思思。

梁思思微微低着头,目光在手机上,思绪却已然飘远了——

她记起来了,这是当年她成功试戏《年少时光》后,梁心恬吵着闹着也要演戏,梁夫人心疼梁心恬不吃不喝,让她把名额让出来给梁心恬。

那时,梁家已经不给她的生活费了,她半工半读也只能混个温饱,迫切需要钱,自然不愿意将机会随意让出去。

见她不答应,梁建国和稀泥,打情感牌,请她最后帮梁心恬一次,自此再不欠梁家恩情。

那时,她感到无比心寒,却还是同意了梁建国的提议,只是她觉得自己再也忍受不了被梁家压榨了,第一次提出断绝关系。

没想到他们发的证据是这个,还真是历史悠久。

音频还在放——

“但是,对不起,我现在不想要这个‘梁’姓了。”

“思思,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

梁建国气愤,吃惊的口吻里还流露出失望与寒心。

音频里的梁思思无动无衷,回道:“心恬想去《年少时光》,难道我就不想吗?

对,我不是你们亲生的,所以你们偏袒她,我很理解……”

说到这里,她有些哽咽,顿了下,才有最后一句:“我对您太失望了,所以我们断绝父女关系吧!”

音频戛然而止。

梁思思眉头一蹙,心也跟着一沉,梁建国居然剪掉了中间最关键的对话污蔑她!

她强忍着心中的怒意,滑了下微博下面的评论。

【梁思思真的是梁家养女哦,听这意思,她一切都是梁家给的。

【但从来没听梁心恬说过,她有个姐姐?

【害!人家早早就想断绝关系了,怎么可能将关系公之于众。

【这瓜吃不明白了,所以梁思思也不是什么好鸟吧,亲生父母偏心梁心恬不是正常的么,更何况她是凭实力试上《年少时光》的,梁思思干要就太ex了吧!】

【别慌,有新料,递上链接。

梁思思顺着点开,全部专注力都在网上的爆料上,自然没注意到她身旁的三人都用不同的目光望着她。

她完全没想到,她曾一度很感恩的梁建国居然这样坑她。

说不心寒是不可能的。

毕竟她曾也真心待梁家的每个人,感恩梁建国,悉心照料夏敏,替梁心恬换位思考,将成绩给她……

哪一样,她不够尽心尽力?

如今他们不管不顾,倒打一耙,站在道德制高点诋毁她。

梁思思只觉心里凉凉一片,那温度似会传染,顺着她的血液慢慢延伸,以至于她落在手机上的手指都有些颤抖。

最新爆料是在机场,全副武装的梁心恬像是意外被记者截到。

【梁心恬小姐,您是打算去国外吗,再不回来了吗?

【梁心恬小姐,请问你对你母亲发表的言论怎么看?

【请你详细说说梁思思怎么对梁家恩将仇报的!】

【梁心恬小姐,您此前一直声称与易总关系良好,请问这次被公开打脸是什么原因,因为易总其实更在意梁思思吗?

……

现场记者问什么的都有,前情后事全部挖出来问,因为不管她回答哪个,都将是一大爆点。

梁心恬任由记者们将话筒怼在自己面前,始终未开口,直至提到易淮川,她微微低下头去。

像黯然似受伤。

记者们见有料可挖,都安静下来,更专注等待她后面的爆料。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