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046

第四十六章

凌晨五点多,尤其在梁思思心神不灵的情况下,蓦然听到睡梦中一模一样的声音,她心神一颤。

猛然抬头看过去,才发现走廊里并非只有她——

易淮川靠墙站在那,着一件灰色的大衣,却已然半湿,头发垂着,双眼泛红。

像是遭遇人生重大打击,又似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目标,整个人颓败又狼狈。

他抬眸望着她,幽暗的眸子里情绪复杂,有痛苦,有挣扎,有酸涩,更多的是歉意。

梁思思提着垃圾袋立在原地,回视他,有点难以相信。

无论是年少,还是如今,她从未见过易淮川如此狼狈的时刻,哪怕是爷爷被送进抢救室那晚,他也不过是白衬衫多了几道褶皱。

这个场面其实挺搞笑的。

大清早的,她穿着睡衣提着垃圾,与也不知是否在这站了一夜的易淮川对峙着。

突然又荒唐。

她不是傻瓜,此前是她不愿深想易淮川这段时间的行为,但其实早在昨天他帮她反击梁家时,她已经清楚了。

——他在弥补。

很难得,就像现在他站在这里与她道歉,一样稀奇。

如果此时的场景发生在过去四年的任何一天,她一定会摇摇头,对他说:“没关系”。

没人懂她长久追光的心酸与执念,那是易淮川只要回头看她一眼,都让她觉得此生无憾的过程。

但此时此刻,她不可能接受他的歉意。

因为他不再是她的光了。

他们两人像是平行线,他是大少爷,她是灰姑娘,本不该有交集。

但命运曾让他们擦肩而过,是她的执念想要彼此的命运交合更久一点,到最后她明白,是她错了,她放手了。

但易淮川却又不肯了。

错过的爱情,跟错过的时间一样,是无法追回和弥补的。

她懂得道理,易淮川怎么可能不懂。

梁思思挪开视线,看向前方,什么都没说,继续往前走。

蓦然,她手腕一烫,是易淮川拉住了她。

“思思,对不起。”

他还是这一句,低沉沙哑,像是穿越茫茫沙漠而来,干涩失真。

梁思思的手指蜷了下,她立在原地未动,也没看易淮川,出口的语气足够淡漠,内容足够扎心。

她说:“易淮川,我不怪你,不管你曾经对我做过什么,我都不怪你。

爱你是我自己的选择,跟你订婚是我自己的选择,陪在你身边四年也是我自己的选择,你不应该为我的选择买单。

所以,我不怪你。

只是,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你也不需要陷在里面。”

说这些话时,梁思思的心里像下了一场雨,淅淅沥沥,将那段尘封的时光打湿浸润,叫人生出一种苍凉的无奈感。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两人自分手后第一次关于感情的对话,梁思思没躲没藏,明明白白将态度摆了出来。

但她的话,每一句都像扎在易淮川的心上的箭,见伤见血。

她在撇清两人的关系——

她不怪他,是因为她不再在意那段时光了。

爱他、跟他订婚、陪伴他的那段时光过去了,再也不被她珍视了,像一首歌、一幅画,可能曾经喜欢过,过了那个心境,没了当初的心悸,丢了也就丢了。

哪怕某一天再捡起来,会笑笑,觉得曾经的自己好中二、真傻逼。

但也只是笑笑,又随意将它丢在尘封的记忆里,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想起了。

她在向前走,会有更灿烂美好的人生,搞不好很快会爱上别的男人,会结婚,他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她有漫长而幸福的一生。

却再也跟他没关系。

或许有一天他们会在大街上相遇,她也只是淡淡地打招呼:“易淮川。”

她的孩子问:“妈妈,易淮川是谁啊?”

她会笑着冲孩子答:“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只要想想,易淮川就觉得心痛,不似以往一针一针地扎,细细密密的痛。

这一次是抽痛,像是心脏坏掉了,难以抑制的痛苦从心口弥散开来,在身体里滚动翻涌,想让他生不如死。

太痛了,他有些站不住,很想顺着墙滑下去,但却舍不得丢开她的手。

他怕,怕他这一次松手,就再也追不上她了。

真的成了一个对她来说,无关紧要的人。

“思思。”

他唤她,语气低下去,颓败又卑微,“都是我的错,我全部都改……”

梁思思别开头,叹了口气,不想再往下听。

这是她爱了整个青春的男人,她怕自己筑起的壳不够硬,干脆打断他:“易淮川,你改不改是你的事,不用跟我说。”

她动了动手腕,试图挣脱出他的禁锢。

察觉到她的反抗,易淮川有意抓牢她,但却没什么力气,眼见她要离去,易淮川心中那道从昨晚坚持凌晨的理智终于坍塌了。

他的自尊,他的骄傲,也如那道理智一起,摧枯拉朽般坍塌了,瞬间倒了一地,再也拼凑不完整了。

他像个任性的孩子一般,倾身向前,不管不顾抱住了梁思思,紧紧的,像是要将她嵌在骨血里。

他将头靠在她的肩上,以一个绝对臣服与依赖的姿势,闭上眼,低声哀求:“你说过不会跟我分手的,你说过的。”

那个夜晚,她靠近他,在黑夜里问,语气里有期待:“易淮川,你会跟我分手吗?”

他说:“不会。”

不是假话,没有欺骗,因为除了梁思思是继母的棋子以外,他觉得她真的挺好的。

乖顺听话,像一朵静静绽放的百合花,符合他对伴侣的期待。

“我也不会。”

她抱住他的胳膊,像个寻求依赖感的小女孩,低低的声音里满是欣喜。

她身上的清香味让他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在寂静的黑夜里,她又补了一句,带着感伤:“如果哪天我提分手,不要信,抱抱我就好了。”

为了让她安分睡觉,他将她圈在怀里,问:“这样吗?”

“嗯。”

梁思思欣喜地回。

现在,他比当初更紧地抱住了她,胸腔内的酸楚最终化作温热的泪,落在梁思思的睡衣上。

一滴一滴,像对过去时光的忏悔。

“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他哀求,将姿态低到尘埃里,“思思,我不能没有你。”

豪华的情侣包间里,梁心恬坐在酒桌前,将手机递给坐在她对面正在饮酒的年轻男人:“就是这个,易淮川都为她发微博了。”

她冷哼一声才继续,语气里有嘲讽,更酸,“想必很在意吧,如果她死了,易淮川是不是会很难过,你的计划是不是要前进一步?”

年轻男人没接,只是轻轻瞥了眼,轻薄的眼神扫向梁心恬,不答反问:“你的脸,照着她整的?”

梁心恬像是被踩到痛脚,瞪了男人一眼,收回手机,不再理他。

男人轻笑一声,视线顺着她的线条划过她的脖颈,最后落在她穿着黑裙子的胸前,颇有兴致地点评:“衣服不错。”

梁心恬垂眸扫了自己一眼,黑色紧身超短裙,面前男人的最爱。

她抬眸看向他,灯光从他背后照过来,让他的脸有一丝丝不真切。

有那么一瞬,她恍惚觉得与她说话的人,是她一直试图接近、想要拥有的易淮川。

她只是失神一瞬间,男人却已然精准捕捉。

他轻笑一声,似嘲像讽:“怎么,得不到真的,又在我脸上化解相思之苦?”

他的话让梁心恬回神,再没了刚才旖旎的心思。

“你知道,我跟他是不同的,所以你心里到底装着谁呢?”

他将酒杯放下,歪了点头,懒懒散散地看着她,明明目光很轻,却莫名让人害怕。

梁心恬心肝一颤,主动走到他跟前,坐在他的腿上,露出清甜讨好的笑:“当然是你。”

男人像个旁观者一般,冷静地望着她,随后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仰着头,以一个羞辱人的姿势面对他。

“别在我面前演戏,你知道我喜欢什么。”

梁心恬的下巴传来痛感,却不敢呼痛,任由男人捏够了,松了手,才垂下头去。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来招惹这个神经病一样的疯子。

但他恨,恨易淮川,更恨梁思思。

她不好过,也不会让他们好过,不管付出什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