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048

第四十八章

“易总,您还在低烧,需要继续留院观察,注意饮食清淡和休息,这两天尽量不要工作。”

主治医生给易淮川做完详细的检查后,嘱咐。

“谢谢李医生。”

沈昊军客气送人。

易淮川没将医生的话当回事,抿了一口热水,问去而复返的沈昊军:“上次让你查的事,有结果了吗?”

“有了。”

沈昊军回到病床前,拿起床头柜上的iPad,调出资料页面递给易淮川。

易淮川接过,垂眸查看。

“易总,陆谦行应该是十四岁左右就出国了。

他在石杨县长大,父母双亡后,一直不同意被收养。

为了得到相应费用,他同意跟您一起参加《交换人生》节目。

节目结束那天的意外,他也是受害者之一。”

《交换人生》是天志娱乐投资策划的第一档综艺节目,是富家少爷与贫困小子短期交换生活的真人秀节目。

当年易淮川跟陆谦行是其中一对交换人生的嘉宾。

沈昊军说到这,看了易淮川一眼。

易淮川却只垂眸盯着资料,神色平静,无悲无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昊军继续汇报:“再后来他就失去了行踪,应该是去国外发展了,确切地说,应该是看病,那场事故好像给他留下了后遗症。

前些年,他曾给海外医药世家掌权人William捐献过一次骨髓,为了报答他,William不仅出资治疗他的后遗症,还收他为养子。

不过,陆谦行挺低调的,如果不是因为拿了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根本不会走近大众视野,这些资料也不见得全为真。”

对于他的汇报,易淮川不置可否,只问:“他跟思思是怎么认识的?”

“易总,您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沈昊军有些讶异,他以为这一段是可以省略的汇报,毕竟这件事易淮川应该比他更清楚。

易淮川单手取下眼镜,闭了闭眼,靠在病床上,像是累极的模样。

察觉自己多嘴,沈昊军正准备补充汇报,却听到易淮川出声,悠远空虚,像是无奈,又似惋惜:“没有,那场车祸后,我就没了在石杨县的记忆。

陆谦行……也是后来看节目才得知的信息。”

所以,他不知道陆谦行跟梁思思是不是那时候认识的,又是什么关系。

闻言,沈昊军忘了他一贯的职业素养,诧异地看向易淮川,半晌没发出声来。

易淮川失去一部分记忆的事,他即便作为特助也是不知道的。

他只知道那档节目结束那天,一辆装有化学药品的灌装车刹车失灵,直接冲进了易淮川他们所在的学校。

几个学生出了车祸不说,还因为化学品泄漏或多或少有些中毒。

像陆谦行,应该是中毒较深的,所以留下了后遗症,治了这么多年。

没想到易淮川……

许是他震惊的时间过长,易淮川精准猜到他的疑惑,没隐瞒,赤裸裸地解释:“他没管,连我也没有。”

这个他,指的是易淮川的亲生父亲,易天志。

虎毒不食子。

沈昊军只知道易天志为了小三和私生子,放任妻子不顾,让她最后自杀在自家浴室。

却没想到易天志居然连亲生儿子都不管,任他车祸中毒,甚至留下了后遗症。

一时间,他都不知该如何开口。

因为任何语言在这件事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这一刻,他忽然明白易淮川跟梁思思在一起时,为何表现得那么差劲。

因为他自小在一个畸形的家庭中长大,母亲自怨自艾,父亲冷漠无情,他没被父母真正爱过,也没体验过真正的家庭氛围。

唯一爱他的爷爷因为军人出生,对他的爱也是严厉寡言又独断专行的,小时候的他根本领悟不了。

等他终于能体会爷爷的苦心时,爷爷又因为昏迷在病床上沉睡多年。

所以他的情感……应该跟普通人不同。

只是这一切,易淮川从未跟外人说过,也没人能真正走进他的内心。

他像一匹孤独又骄傲的狼,从幼崽开始就独自行走,独自舔伤,活在封闭且自我的世界里,没有人给他健康的爱,也没有人教过他怎么正确去爱。

很有可能,他对梁思思那些独断专行的行为,是他以为的守护和爱。

“说吧。”

易淮川比他淡定,像只是简单提了个方案,方案结束话题也就翻篇,他又开始cue下个进度。

似乎早就习惯了父亲的无情,再提起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波动。

沈昊军缓了缓,才从复杂的思绪中回神,继续汇报。

“易总,您这些天一直让我追查梁家的事,我才发现思思小姐并非梁建国从孤儿院领养的,手续应该做过假。

思思小姐应该是陆谦行的妹妹。”

他省略这部分没汇报,是以为易淮川在见到陆谦行后,才动了查梁家收养梁思思真相的心思。

也就是,以为他知道了梁思思的真实身份。

“亲妹妹?”

事实上,易淮川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让他查的两件事存在交集,也完全是巧合。

沈昊军见易淮川眼底一亮,心中一沉,缓缓开口:“不是,没有血缘关系。

具体是领养还是什么,时间太久了,石杨县那边前些年发生过地震,知情人都去世了,没查到。”

易淮川眼底的光又灭了。

“知道了。”

他将眼镜带上,垂眸盯着手边的iPad,淡漠地回。

整个人看上去很落寞,又像回到了自己的世界,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不需要人懂。

沈昊军很想到此为止,但本着尽职的态度,他还是一次性将能查到的信息全部汇报了。

“陆谦行车祸那段时间,应该是思思小姐陪着她一起度过的。

还有陆谦行当年一直不同意被收养,是因为思思小姐体弱多病没人愿意领养她,陆谦行一直坚持等待能同时收养兄妹两的家庭。

所以……”

易淮川又闭了闭眼,无需沈昊军总结,他轻轻回。

“所以,他们感情很好。”

青梅竹马、同甘共苦、相依为命,是时间与空间都打破不了的感情。

有些真相,赤裸又残忍。

比如梁建国为了一己私欲,故意隐瞒梁思思的身世,让她被压榨多年。

比如梁思思与陆谦行的真实关系,让易淮川有些承受不住。

他们的命运彼此交融,而他来得太迟,又太不懂珍惜。

他与梁思思一共有两段命运交集,一段因为他的不珍惜,被梁思思丢掉了。

另一段……

他给彻彻底底忘了。

心痛在加剧。

易淮川忽然萌生出一种,这辈子再也追不上梁思思的无奈与悲凉感。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