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055

第五十五章

时间倒回前一天夜晚。

向来干燥的晏城,忽然下了一场雨,淅淅沥沥,让整座城市都萦绕在淡淡的伤感中。

“易总,回老宅吗?”

沈昊军帮易淮川撑着宽大的黑伞。

殡仪馆的灯照亮了眼前的一片夜幕,易淮川立在门口,望向远方,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

雨好像大了些,夜风也更冷了。

沈昊军在心里叹息。

老爷子明明早上精神好了不少,谁知道晚上就突然去了,还是在易淮川面前去的。

医生给的解释是,老爷子是回光返照,心愿了了,所以走得挺安详的。

他也是陪易总参加完会议回来,才知道下午梁思思来过,以为老爷子终于劝得两人和好了。

将老爷子遗体送来殡仪馆时,他特意问,要不要他通知梁思思一声。

“不用。”

跟以往一样,易淮川否决了他的提议。

他对易淮川一意孤行的作风习以为常,并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只是惋惜两人最终还是越走越远了。

只是,令他讶异的是,易淮川沉默了好一会,突然垂眸,又淡淡地补了一句:“我会告诉她。”

告没告诉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的易淮川一定很难过。

在这个世上,老爷子是他最亲的人,现在老爷子走了,如果思思小姐能陪他一会,应该会好些吧。

沈昊军兀自感慨时,易淮川终于垂眸看向面前的车子,沉声吩咐:“回半山墅。”

“好的,易总。”

沈昊军应道。

车子一路向前,穿梭在晏城的雨夜,泯灭在车海里,如每一辆车一样,无人知道它的主人今天心情如何。

上一次,易淮川来半山墅,是梁思思走的那天,他过来看四年前咖啡店的视频。

之后,不知是否刻意回避,他再未来过。

车子如那日一样,停在别墅门口。

沈昊军下车,撑伞。

易淮川接过伞,跟那日一样,对他道:“你回去吧。”

恍惚间,沈昊军有种今日就是那日的错觉,因为连易淮川身上呈现的岑冷阴郁气质都如出一辙。

那日,是梁思思离开他的生活。

今天,是老爷子离开他的生命。

身为助理,他什么都不好说,只能应下易淮川的吩咐,望着他独自走向别墅。

细雨飘落,落在伞面上,落在路灯上,也落在路上。

易淮川一步一步走向大门,任由雨水打湿他的鞋子与裤脚。

收伞,搁在门边,输入密码,打开门。

如那日一样,漆黑的别墅里冷冷清清,易淮川抓着门把,在玄关口站了会。

“喵~”

忽然,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从他脚边溜过去,打破了屋内的寂静与冷清。

心中一动。

“合合。”

他唤它。

“喵~”

小东西又跳回来,再次从他的裤脚边穿行而过。

“啪”的一声,易淮川打开灯,玄关有了光,一切都入目可见。

小东西在不远处蹲坐着,翘着毛茸茸的尾巴,小小的一团,正仰头望着他,像是打量,又似警惕:“喵~”

“过来。”

易淮川转身面向它,凭借记忆,学着梁思思当初的样子,冲它招了一下手,吩咐。

不怎么习惯,也不知道动作对不对。

“喵~”小东西叫了声,跑远了,一点面子没给他。

易淮川望着它跑向花房,收回了手,关门。

他正准备往里走,视线却瞥到玄关处的柜子,一束小雏菊插在花瓶里,在昏黄的灯光下静静绽放。

如那个被他忽视四年的女孩一样。

易淮川脚步一顿。

明明曾经见过类似的小雏菊很多次,他从未多给一个眼神,但今夜,他忽然觉得它给了他慰藉,冰冷的心似乎因为鼻翼间若有似无的芬芳,有了一丝丝的暖意。

易淮川在玄关处站了会,才朝小橘猫离开的方向追去。

阿姨应该来过了,不止将合合送了过来,连猫架、猫粮、小玩具等等东西都安置好了,连冰箱上都贴了养猫注意事项的便利贴。

“喵~”

小东西在玻璃花房传来叫声,易淮川闻声望去。

跟它的主人一样,她们都喜欢那间房子。

易淮川迈步过去,门敞着,里面的一切都一览无余——

尽管是初春,花房里的绿植花卉还是枝繁叶茂、争相开放,一派繁荣景象。

白色的秋千静静地悬在那,上面没有认真看书的女孩。

旁边的藤椅也静静地搁在那,上面没有聆听雨声的女孩。

一切如旧,只是少了她,就觉得再繁华的景象都显得冷静孤寂,毫无生机。

易淮川收回目光,坐在藤椅上,学着往日梁思思的样子,看向玻璃花房外面,静静听着雨声。

淅淅沥沥,一声一声像是下在人的心间,打湿了心情。

那些日子,那些瞬间,她听着雨,在想些什么呢?

也如他此刻一样,觉得迷茫又孤单吗?

她走了,爷爷也去了。

自此,他身边没了牵挂与羁绊,不知归路,也再没有归属。

“喵~”小猫咪跳上秋千,秋千架跟着晃了晃,让安静的花房有了声音与动静。

易淮川望着合合,轻启薄唇,问:“所以,她才要养你吗?”

“喵~”

合合跳下秋千,又去旁边玩一盆花草去了。

不知它的答案,是“是”,还是“否”。

屋外,细雨还在下,易淮川只觉得心里一片冰凉,为自己,也为梁思思。

过去四年,他看过很多次梁思思在花房。

但他从未有一次,去揣摩、去思考,她当时在想什么,也不曾走进她心里看看。

事实上,她才是真的孤单才对——

父母早就离开了,相依为命的哥哥也远走了,独自寄人篱下,还被梁家欺负压榨,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后来,因为爱,她救了一个混蛋。

但那个混蛋不但不懂感激回报,还每一天都给她带来伤害与失望。

阡陌尘世,踽踽独行。

本以为终于有了归属,满心满眼的期待却一点一点消磨在日复一日的岁月里,最终她再也熬不过,放弃了。

心口泛着疼,一下比一下强烈。

自梁思思走后,他的心脏再也没好过,有时候是抽痛,有时候是细细密密的疼。

有时候,易淮川都怀疑自己得了心脏病。

每一次回忆曾经,做她做过的事,感受她当初的心境,他都觉得心疼。

心疼她。

那些日日夜夜,那些岁岁年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只凭借着对他的爱,就坚持了那么久吗?

为什么,她才不理他这么短短时间,他都觉得时日难熬,痛苦折磨呢?

易淮川不想再想了。

他闭上眼,靠在躺椅上,静静地听着屋外的雨声。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合合玩累了,跳上了藤椅,落在易淮川的怀里。

毛茸茸、软乎乎一小只,像是将他空虚孤寂的心填满也温暖了。

易淮川闭着眼没动,伸手将合合捞进怀里,抱好。

“喵~”

合合也没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他怀里睡了。

夜幕拉上,细雨依旧在下,天空连繁星都没有,整座城市都是孤寂又安静的,叫人格外感伤。

“你想她吗?”

寂静的夜里,易淮川闭着眼,轻轻开口,问。

合合窝在他怀里睡着了,连听不懂含义的“喵”都没回应他。

花房又安静下来,好似连绿植花卉都睡着了。

易淮川似乎也睡着了。

到了点,别墅外面的路灯也熄灭了,这下真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想她。”

易淮川低沉的声音融在了寂静的黑夜里,谁都不曾听见。

翌日的南城月明山庄休息间,梁思思望着那条短短的信息,手跟心一样,有点抖。

因为经历了太多次,她最怕生离死别。

妈妈的去世,哥哥的离开,每一次都在她心里刻下深深的烙印,让她往后的日子里,每一次想起都觉得无比难受。

那种沉闷的、怅然的、压抑的失去,让她每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