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062

第六十二章

手中的盒子似有千钧,梁思思眼底有复杂的情绪在跳动:“你怎么会知道?”

年少来晏城后,她找过易淮川一次,但那时他已经换了学校。

她忙着照顾哥哥跟夏敏,也抽不出时间去打探易淮川的去处,等哥哥离开,梁心恬回来,她回到学校后,易淮川早就去国外留学了。

往后岁月,都是她的单箭头。

她试图找寻易淮川在学校留下的每一步,但易淮川对她,应该是根本不知的。

她像一个追光者,无论怎么努力,都难以企及他的高度,只能在他不知道的角落里仰慕他,思念他。

这些隐秘的心事,她从未告知任何人,易淮川怎么会知道她少女时代的事?

“我也在努力,思思。”

易淮川静静地凝视她,口吻郑重认真。

梁思思懂了。

因为曾经那段恋爱关系,她努力又辛苦,所以易淮川在重复她此前的路,他在弥补,也在学怎么了解一个人,怎么去爱一个人。

曾经,她顺着他的路往前。

如今,他顺着她的路往回。

她一直在追随越来越成熟的他。

而他,去找寻曾经那个孤孤单单追光的小女孩了。

他想陪伴她,哪怕错过多年,他依然用最笨拙的方式,在填补她在他生命中缺失的日子。

梁思思愣愣地望着眼前的人。

有那么一瞬,她脑海里忽然闪现这样一个画面——

少女时代她,再一次去易淮川的母校,试图找寻他留下的一丁点痕迹。

而正是此时,如今的易淮川忽然出现在她面前。

阳光下,树荫处,他遥遥地望着她,冷冷清清地问:“你还在找他吗?”

她点头。

易淮川回视她:“我会让他来找你的。”

隔着时光与空间,一大一小,进行了对话,像是完成了某种仪式,又似进行了一次约会。

“收下吧,就当是他给你的回应,也当是我寄放在你这的希望。”

易淮川轻轻开口,打断了梁思思幻想出来的画面。

像是怕她拒绝,他目光动了动,随后换了话题。

这一次,他语气冷了许多,“我准备给你找两个保镖,夏敏这种事不能再发生了。”

同样在谈论傍晚那件事的,还有百鸣传媒总裁办公室的苏曼曼。

“哥,你不知道今天多危险,要不是易狗替思思挡了一刀,受伤的就是她了。”

苏曼曼气得不行,直接坐在沙发扶手上,冲正在办公的苏程抱怨。

苏程在签字,闻言“嗯”了声,“现场的视频我看了。”

“所以,赶紧的,给思思配最好的保镖。”

苏曼曼抱臂吩咐。

苏程放下钢笔,抬眸看她,语气沉稳:“这事轮不到你,会有人安排的。”

苏曼曼蹙眉,起身走至苏程跟前,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以一个极具进攻性的姿势,俯视他,语气不满:“哥,我真是搞不懂你。

你对思思到底有没有意思,有意思就去追啊,你在家等着,思思就会自己送上门啊?

你看看人家陆谦行,打着哥哥的旗号跟思思住在一起,再看看人家易狗,英雄救美替人挡刀,你倒好,不是天南海北地飞,就是待在办公室伏案办公。

不作为可没有好结果。”

对于她的义愤填膺,苏程无动于衷,换了份文件继续看,语气依然很淡:“有些事我不会去做的。”

“什么事?”

苏曼曼不解。

苏程签字的笔顿了下,随后轻声回:“没有结果的事。”

“什么是没有结果的事?”

苏曼曼不依不饶,“你不去追怎么知道没结果?”

苏程却不再理她,只专注自己眼下的事。

苏曼曼气得不行,起身撸了一把头发,依旧难消心中火气:“行行行,皇帝不急太监急,思思这么好,你不作为,那就等着易狗把她追回去吧。

哥,你孤独终老的时候可别后悔。”

“嗯。”

无论苏曼曼是激将还是发火,苏程始终无动于衷,最后将办公桌上的一打资料放在苏曼曼面前,“没事干,就把这些拿去给思思,让她挑挑能合作的剧本。”

苏曼曼狠狠吐了口气,拿着拿一打资料头也不回地走了,将苏程办公室的门摔得哐哐响。

苏程也没管她,等室内终于安静下来,他才放下笔,起身走到书架前,从一本有些旧了的自然科学书本里,翻出一张泛黄的旧照片。

照片里,是两个少年,都穿着蓝白色校服,张扬、干净、青春。

两人勾肩搭背,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是他跟易淮川。

那次,他们一起代表学校去参加物理竞赛,易淮川第一名,他第二名,这张照片就是带队老师帮忙拍的。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如此朝气蓬勃的易淮川。

因为回去后,他妈妈的事就在网上肆意发酵,再然后就是他妈妈自杀、爷爷昏迷,父亲带小三和私生子回家。

易淮川身上蒙上了阴郁叛逆,他开始逃课、打架、喝酒,从一个人人羡慕的学神沦落到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

短短半年,他就把自己弄得不成样子,因为成绩下滑地太严重,被少年班开除。

他父亲一气之下,将他丢到农村,有意让他自生自灭。

易淮川离开前,他去找过他。

他说只要他振作起来,可以把生活费分他一半,以后一起去国外留学,只要有他苏程一口吃的,绝对不会饿着他易淮川。

易淮川却哼笑一声,嘲讽他:“苏程,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吗?

管好你自己就够了!”

随后他背着书包就要乘坐大巴离开。

那时,他年少气盛,对易淮川自甘堕落的行为很不理解,摔下了狠话:“你今天走了,再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不是朋友。”

他以为少年意气,易淮川至少会考虑一下从小一起长大的他。

谁知易淮川连转头都没有,只给他看了一个背影,丢给他一个简洁有力的“好”字。

自此,他们的友谊就如手上这张泛黄的旧照片,被他藏在了时光深处。

因为易淮川骗了他——

说好自甘堕落去农村,结果回来后一改颓样,不仅以火箭般速度重新回到少年班第一名,更是在十五岁时就以全省第一的名次中了高考状元。

虽然那时他心里气,但看到昔日的朋友回到正轨,私下还是为他开心的,以为他会去国内顶尖学府深造了。

谁知,他再一次骗了他。

他没去国内任何一所大学,直接去了国外留学,一个人。

明明这些都是当初他跟易淮川说的路,但他却只身去走,将他抛得远远的。

少年人的友谊,深刻也脆弱。

自此,他们一个国外一个国内,后面一个易氏一个百鸣,成为人们眼中的天之骄子、商业奇才,也是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没人知道他们也曾是年少朋友,也没人知道他们为何分道扬镳。

是后来,他实在忍不住,去查了查,才发现易淮川的改变全部因为农村的那个叫思思的小女孩。

她是他的救赎,是让他走上正轨的星火。

曾经,他以为易淮川跟梁思思订婚,只因为她也是“思思”。

他旁观,心疼那个女孩,却不想插手。

再后来,他得知两人分手,不是没想过去争取那个光芒四射又安静绽放的女孩。

直至最近往事频频曝出,他终于得知,梁思思就是“思思”。

苏程无声笑了笑,将那张旧照片又夹在书里,合好,塞进书柜的角落里。

他望着它,轻轻开口:“易淮川,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要再做傻逼,加油!”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