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063

第六十三章

很快,《最佳演员》的决赛来了,梁思思化完妆坐在休息间,跟苏曼曼聊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对了,这几个本子都是我哥让给你看的,你选选。”

苏曼曼从包里掏出一打文件,放在梁思思的化妆桌上。

虽然苏程不作为,但习惯使然,苏曼曼还是不遗余力将苏程为梁思思做的事都点到。

反正,不管是陆影帝,还是易狗,在苏曼曼心里,自然没办法跟她哥比的。

只要有一丝机会,她都想帮苏程争取争取。

梁思思闲着也是闲着,从面前的一打资料里,挑出几个电视剧的本子翻了翻。

最后,她将目光落在一部古装和一部校园剧上。

她正纠结选哪部,视线忽然扫到旁边一个综艺节目的本子——《重回学生时代》。

因为是综艺出道,梁思思有意将精力都放在电影、电视剧上,不想过渡消耗人设,这也是她刚刚没看综艺那几本的原因。

但这本综艺,忽然就吸引了她的目光。

她将手中的两个剧本放下,拿起《重回学生时代》的剧本。

苏曼曼瞥了眼,见她感兴趣,解释道:“这是档真人秀类的综艺节目,找几个明星一起去高中,跟学生们一起学习,作息生活都按照普通学生来。

像是以一种时光倒流的方式,让明星们重回学生时代,弥补心中遗憾,展示年轻的勇敢与可爱。

实际上,也就是看你们做不出题怎么出丑之类的。”

苏曼曼的介绍永远都这样直接,但梁思思心中微动。

前几日,她跟易淮川在医院的谈话,才刚刚让她忆起学生时代,这么巧,就有这样一档综艺节目递到她面前。

她也讲不好是否冥冥之中的注定。

“哦,对了。”

苏曼曼见她沉默,继续补充,“这本子是你家易狗,呸!是易狗投资制作的。”

梁思思的思绪被苏曼曼的发言打断,安抚她:“曼曼,那不关你的事。”

苏曼曼一直耿耿于怀拍卖会当天,她就站在她身边,最后还是靠易淮川冲出来替她挡刀。

以至于这些天始终别别扭扭。

苏曼曼有意跳过这茬,并没有因为梁思思的安抚好一些,“地点选在晏城一中了。”

梁思思一愣。

如果说此前的种种巧合还说得通,那这地点足以说明一切。

这就是易淮川为她量身打造的,为了弥补她曾经留有遗憾的学生时代。

“想选就选,易狗虽然狗,商业头脑还是有的,这节目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差。”

苏曼曼见她沉默不语,以为她有顾忌,率先表明态度。

梁思思点头:“嗯,那就这两个吧。”

她将古装剧和这档校园综艺递给苏曼曼。

“叩叩叩……”休息间的门被敲响。

小唐过去开门,随后笔直地立在旁边,恭敬地喊了声:“易总。”

梁思思扫过去,只见西装革履的易淮川立在门外,视线落在她身上,不似以往的寒冷,挺温和的。

“思思。”

他唤她。

梁思思的目光落在他曾受伤过的右手臂上,只是那里被衬衫西装盖住,什么都看不到。

“你怎么过来了?”

经过上次的坦诚对话,两人如易淮川的请求,从做回朋友开始,总算可以正常交流了。

“颁奖嘉宾。”

易淮川回得随意,随后进屋。

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不是沈昊军与助理,是一男一女两个挺面生的年轻人。

梁思思倒是没想到《最佳演员》决赛,还邀请了易淮川当颁奖嘉宾。

不是她自作多情,易淮川连出席商业活动都少,怎么可能愿意出现在电视节目里。

他答应过来,只能是因为她。

相比以前易淮川的沉默寡言,现在的他主动多了,虽然话还是含蓄,但意思指向性很强,再不存在他们当初鸡同鸭讲的情况。

他不点破,梁思思也没明说。

苏曼曼不高兴见到易淮川,但他来找梁思思,她也不可能将人赶出去,便低头扣手机,假装自己是空气。

“上次跟你说要带两个人在身边。”

易淮川偏头示意身后两人。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都穿着黑衣黑裤,男的帅、女的美,眼神和周身气质都很冷,一看就是不好惹的类型。

“思思小姐。”

女孩子出声打招呼,男孩子只微微颔首,两人动作一致,宛如机器人一样规整刻板。

送保镖而已,哪用得着易淮川亲自来,他就是找个借口见梁思思。

梁思思冲两人点头回应,承下易淮川这份情。

保镖跟梁思思见过面便出去了,小唐也很有眼力见离开了。

虽然不乐意,但苏曼曼也没当电灯泡的兴趣,也起身准备离开。

只是,她刚起身,便猛然一愣,直勾勾地望着快要出门的男保镖背影,大喊一声:“江宴城!”

苏曼曼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变白,整个人像是处于巨大的震惊中,有些恍惚。

梁思思刚想问易淮川手臂怎么样了,赫然听见苏曼曼的声音,便朝她看去,问:“曼曼,你怎么了?”

苏曼曼稍微镇定了下,快速冲梁思思交代:“我出去一趟。”

语毕,她便冲了出去。

梁思思有些懵,回顾刚才的画面,发现苏曼曼好像是冲男保镖的背影喊的,便看向易淮川:“男保镖叫江宴城?”

易淮川轻轻摇了下头:“傅时焰。”

给梁思思配得保镖,背景都查过,不至于搞错名字,苏曼曼应该是认错了人。

刚好工作人员过来请梁思思去后台准备,梁思思打了个电话给小唐。

“思思姐。”

“你看着点你曼曼姐,她好像不太对劲。”

小唐是个老实孩子,开启了现场讲解:“是不太对劲,她现在把易总带来的男保镖壁咚在墙边,非要吻他。”

梁思思:“……”

她知道苏曼曼喜欢姐弟恋,但没想到她私下玩得这么野,当着易淮川的面,她不好点评,交代:“你看着点,我去后台了。”

知道苏曼曼没事,梁思思也放下心。

“你手臂怎么样了?”

她往后台去,易淮川自然陪同,她问。

“没事了。”

易淮川与她并肩而行,有意放慢步调等她,目光落在她身上。

梁思思今天是最后一场戏,演一个女地下党,明面上的身份是歌舞厅的头牌,这会穿着晕染的紧身旗袍,头发盘起,黑色的帽纱虚虚地遮住了一只眼睛,性感又魅惑。

不知怎的,易淮川忽然想起他们还未分手那会。

梁思思大概是心里不舒服,跟苏曼曼一起去酒吧蹦迪,她染了银色长发,穿着一条黑色紧身针织裙,一双眼又亮又冷,站在舞台中间,颇有些舍我其谁的女王范。

那会他心里不痛快,除了觉得她不该不在意身份跑去蹦迪外,心里隐隐不得劲的,还有她在他面前也没穿得那样艳丽大胆过。

那时他将其统归为气愤,现在在感情上开了窍,他才明白,那叫吃醋、嫉妒。

“你今天对手戏的男演员是谁?”

易淮川问,如闲聊一般的平常口吻。

梁思思也没隐瞒,点了三个人的名字,不过她觉得易淮川应该也不知道谁是谁,解释了句:“两个是配戏老师,还有一个是我的对手。”

“三个?

!”

他问,语气不太好。

梁思思没在意,点头:“嗯,我演歌女兼地下党么,他们一个是跟我接头的地下党,还有两派军阀首领。”

易淮川关心的是这个吗?

他其实想问的是有没有亲密戏,比如牵手或者搂腰。

但念及这是梁思思的事业,他生生将心中的那团妒火与焦灼压下:“好好演。”

他没资格管她,只求她别再讨厌他,做人应该知足。

“嗯。”

梁思思应了,跟着工作人员去候场,易淮川也被人领着去了前台观众席的C位。

最近秦传明在拍陆谦行在国外的戏份,所以今天的观众席,易淮川没有竞争对手。

梁思思的戏是第三场,剧本片段本身有历时厚度,加上主演和配戏的演员都发挥得很好,整场戏引人入胜,完完全全将观众拉进戏里。

梁思思也不负众望,将歌女的性感与妩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