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067

第六十七章

在家休息了两天后,梁思思重新回到《兄妹》片场,这一次转了场景,在晏城拍摄。

开拍前,陆谦行在国外处理完私事也赶到了。

他扫了眼片场,走至梁思思身边,问:“他没来?”

没点明,但梁思思还是点头应了:“嗯,让他忙自己的去了。”

陆谦行驻足,看她:“你们见面了?”

“前两天一起吃了顿饭。”

梁思思也在片场站定,如实相告。

她语气随意,像提起一个老朋友,没了前段时间的些微顾忌。

陆谦行很快发现其中变化,心中一沉。

他是演员,自然知道这一改变意味着什么——梁思思跟易淮川的关系拉近了,在他去国外这段短短的日子里。

可他已经尽量缩短在国外处理私事的时间了。

前两天在国外发生的那一幕出现在脑海——

扎着高马尾的女人坐在咖啡桌前,抬了抬下巴,示意对面的位置,道:“坐。”

“姐。”

他唤她。

女人眨眨眼,端起黑咖啡抿了口,语气淡漠:“你出国前我跟你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他握着咖啡的手紧了紧,看她:“我不同意。”

女人似乎料到这一结局,连眼神都没变,轻轻将咖啡放回桌上,言简意赅道:“她拒绝你了。”

他没回话。

女人轻笑了声,意味不明。

“谦行。”

她用她那双混血的蓝色眸子看他,语气淡漠却诚恳,“父亲的身体你清楚,撑不了两年,这么大的家族企业也不可能交到外人手上。”

“姐自己就可以。”

他别开目光,不与看透一切的她对视。

被打断,女人顿了下,轻笑一声:“我有我想追求的东西,我不想它成为我的负担。”

她的话掷地有声,将顶尖的企业王国定义为负担。

陆谦行沉默不言。

“我当年带你回来的目的,你清楚。”

女人继续,口吻清冷,“我需要一个听话的结婚对象。

我可以给他一切,除了感情。”

女人耸耸肩,用相当不以为意的口吻补充:“抱歉,我没有感情。”

陆谦行扫了她一眼。

面前的女人带着四分之一的混血,五官和气质皆出众,宛如高高在上的女王,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在亵渎她。

他错开目光,依旧没说话。

“爱情很玄的,谦行。”

她曲指敲了敲桌面,用看透世事的语气与他说,“你想回国找她,OK,我给你机会了。

结果呢,她对你只有亲情对吗?

谦行,你敢表白吗?”

陆谦行温润的眸子暗了暗。

女人的话像一把刀,直直地插在他心口。

他从来没怀疑过她的能力,她手眼通天,想知道的事瞒不过她。

也足够了解他。

是的,他不敢对梁思思表白,在她对他根本没有意思的时候,他怕连现有的平衡都被打破。

即便如此,梁思思还是搬走了,他再也不敢前进一步。

“我问你,你愿意终生不娶跟她以家人的名义在一起,那你为她想过吗?”

女人望着他,条理清晰地进攻。

陆谦行回视她。

“你会成为她的负担,特别是在她知道你的心思之后。”

女人丝毫没照顾他的打算,将最残酷的真相摊在他面前。

陆谦行动摇了,因为她说得对。

“我还是那句话,你想跟她拍戏你就拍,你想带她去旅游就去旅游,哪怕你带她回来定居我也没意见。”

女人再次耸肩,以无所谓的口吻对他道,“当然只能以妹妹的名义,你知道的,我不能有绯闻。

尽快决定,父亲等不了那么久。”

女人说完,再次抿了一口黑咖啡,单手戴上墨镜,起身,冲他告别:“我走了,你有答案联系我。”

“哥。”

梁思思唤陆谦行,“你想什么呢,准备开始了。”

陆谦行从记忆里抽神,看向梁思思,笑了下:“在想拍完这部戏要不要休息一段时间。”

他眼神黯淡,笑里有苦涩。

只这一句,梁思思看他的目光多了歉疚与担忧。

陆谦行心中一痛,女人没说错,他终究还是成了梁思思的负担。

有时候,动心就是错误的开始,再也回不了头。

他抢在她开口前出声:“我养父身体不太好了,我想回去陪陪他。”

梁思思目光轻了些,点点头:“哦,那是应该的。”

陆谦行心中又是一痛。

当年,他怕成为梁思思的负担才留书一封去了国外,怎么现在又活回去了,再次成为她的负担。

“嗯,我们开始吧。”

他将沉沉的心思压下,冲她浅浅笑了下。

梁思思没听过哥哥说起国外的养父,也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感情,见他恢复了平日的神情,也跟着进入工作状态。

演戏于他们来说,只要在状态,就很轻松。

但不知为何,平日里每每一条过的陆谦行却频频NG,搞得最后秦传明都以为他身体不舒服。

“对不起,我休息一下。”

陆谦行冲现场工作人员道歉。

哥哥不在状态,梁思思自然看出来了,但她一时分辨不出他是因为她跟易淮川那顿饭,还是他所说的养父的病。

“哥。”

梁思思倒了杯水给他。

陆谦行接过,冲她温和一笑:“我没事。”

她知道哥哥工作时有多敬业,如今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没事。

“你怎么了?”

梁思思其实不想问,因为她怕听到自己不想知道的答案。

她对哥哥的感情是有回避的,否则也不会搬离他家。

当时她找得借口很拙劣,说是公司怕他们同居会传出绯闻,陆谦行什么都没说便同意了。

梁思思其实很愧疚,所以特意选在哥哥去国外拍戏的时候电话说的。

连正面他的勇气都没有。

越是在意,越是害怕伤害他。

只可惜,他们的感情不对等,她对哥哥从始至终没那份心思,也不可能接受他的爱意。

陆谦行握着水杯,虚虚地望着前方,沉默。

梁思思坐在他身边,也没催。

两人就这样无言地沉默着,良久,陆谦行开口,语气很低,听不出情绪。

他问:“思思,你愿意跟我出国吗?”

梁思思一怔。

陆谦行的声音很低,也没看她,只是轻轻问了声,如果不是隔得近,她都怀疑会听不清。

她动动唇,不知该如何回答。

如果时间早一点,她或许会同意,因为那时她不知道哥哥的心意。

而现在……

她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忽然就来了个电话,将她拯救了。

是苏曼曼。

“思思,出事了。”

苏曼曼声音严肃,没了她以往调侃的语气,“你上网搜一下月明山庄。”

“月明山庄怎么了?”

苏曼曼认真,梁思思更是不敢怠慢。

“你看一下,跟你和易淮川有关,我现在往你那去,你注意保护好自己,有狗仔采访,什么都别回应。”

苏曼曼急切地交代。

梁思思一脸莫名。

“怎么了?”

见她语气不对,陆谦行没再在意此前的问话,所有注意力被她吸引。

梁思思用手机上网:“不知道,我先看看。”

她搜索月明山庄,出来一排热搜新闻——

最开始是关于一个月明山庄的宣传采访,用了微视频的形式,将里面的网红打卡地点全部罗列了出来,还配了负责人采访解说。

梁思思开了二倍数,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虽然她此前拍戏时没进去看每个景点,但也想不通这跟她和易淮川有什么关系。

直至一片小雏菊花园出现,梁思思的脑子轰一下炸开。

“这片小雏菊花园是不对外开放的,这是投资者的意思。”

负责人示意拍摄者往前走,但拍摄者的镜头还是扫向了被圈起来的小雏菊。

正值暖春,小雏菊开得旺盛,成片的粉色浪漫又唯美。

“月明山庄不是您自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