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072

第七十二章

易淮川在记者发布会上的问答,很快被各路媒体铺天盖地宣传,梁思思的热度一时间达到空前。

这下,没人再怀疑她在易淮川心中的地位,甚至纷纷将她看成易氏集团的总裁夫人,身价倍增。

危机解除,梁思思继续安安心心拍戏,外界传闻或认知没对她产生任何干扰。

但这场发布会却彻底惹怒了国外的某人——

暗黑系装修的别墅里,易淮仁捏着梁心恬的下巴,勾唇阴笑着:“你干的?”

梁心恬的脸被她捏的有点变形,疼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

她一开口,因为被易淮仁捏着合不上嘴,口水流出来,落到了易淮仁的手上。

易淮仁目光一沉,嫌弃地丢开她,顺势将弄脏的手在她胸前擦了擦。

梁心恬不敢在他面前撒谎,只能低着头解释:“我看你一直没动作,我等不及了,我一天都不想让她好过。”

“呵。”

易淮仁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茶,轻蔑又嘲讽地笑了笑,“梁心恬,不愧是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第一名。”

梁心恬心里恨得要死,但却什么都不敢说。

她能得到月明山庄的消息已经实属不易,本以为终于挖到让梁思思身败名裂的料,她怎么会知道易淮川的白月光就是梁思思,而且他还亲自下场澄清说明。

说到底怪她掌握信息不准确,做事太冲动了,才一次两次将自己的处境变得更差,相反梁思思倒是越爬越高。

“我也没想到。”

她心里恨,但还要哄着面前的男人,希望他能帮自己扳回一局。

思及此,她走过去,蹲在男人脚下,用那双雾气蒙蒙的眼睛看着他,“求你帮帮我。”

男人看都没看她一眼,又是一声嗤笑:“我劝你最近安分点,别坏了我的好事。”

梁心恬咬咬唇,最终还是妥协。

面前的男人干的是什么危险行当,她是知道一些的。

他刚刚这句话明显是在提醒她,他最近有大动作,未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才迟迟没对易淮川和梁思思动手,就怕偷鸡不成蚀把米,毁了他的立身之本。

她不是傻子,哪怕再恨梁思思,也不敢用男人的“事业”做赌注。

“那我等你。”

她柔弱地应下了。

他们在谈论易淮川时,易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也恰好提到他们。

“易总,查到了,是梁心恬动的手。”

沈昊军将整理好的证据交到易淮川手上。

易淮川瞟了眼,没细看,冷声吩咐:“那就收网吧。”

沈昊军一时间没太理解:“您指的是国外,还是梁心恬?”

国外那家人,易淮川一直盯着,这些年也陆续掌握了不少证据,最近他们会有一个大动作,所以易淮川打算在这个节点收网,他是知道的。

只是如果是关于梁心恬,他真不知道怎么收网。

易淮川用钢笔在桌上点了下,沉稳且冷漠地开口:“把国内的消息放给梁心恬,让他们一家三口在监狱里见一面,另外的一家三口按原计划行动。”

“收到。”

沈昊军带着命令走了。

梁心恬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回国,在她还没有弄死梁思思的时候。

但她等不了,因为她得知母亲被父亲送进了监狱,而且父亲带着全部的钱走了。

怕被人认出来,她全副武装,躲躲藏藏来到看押的地方见母亲。

“恬恬!”

夏敏一见到梁心恬,就先哭了出来。

梁心恬也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见到穿着囚服的夏敏——她再没往日养尊处优的豪门阔太气质,头发被剪短了,脸色老气又苍白,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精气神似的。

“妈,你怎么搞成这样?”

梁心恬带着帽子、口罩,怕被人认出来。

她回国前特意在网上看了看自己的报道,当初的事情暴露后,连她的死忠粉都脱粉回踩了,可以说她现在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从顶端跌落到谷底的滋味,真不好受,所以她更恨梁思思。

听到梁心恬这样问,夏敏再也控制不住,愤恨地道:“都是梁建国跟齐萱那对贱人!太不要脸了,他们把公司掏空跑去国外享受,留个法人的空壳子给我。

公司偷税漏税没办法填补,我就成了替死鬼!”

她越说越激动,眼里的光像是淬了毒,咬牙切齿。

梁建国不是什么好鸟,梁心恬早就知道,不过她也懒得管。

她回梁家晚,再加上曾经父母错把梁思思当成她宠了两年,她心里一直不舒服。

所以父母感情怎么样,她根本不关心。

她关心的始终是梁家能给她多少钱,能让她站得多高。

但听到梁建国将夏敏作为替死鬼送进监狱,她还是唏嘘一声,觉得她果然小觑了那个狗男人。

“我不要脸?”

梁心恬还没想好怎么安抚夏敏,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愤怒。

她一转头——

穿着跟夏敏同款囚服的梁建国正被押着过来。

梁心恬一愣,压根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夏敏倒是平静很多,嗤笑一声:“梁建国,没想到吧,你把我送进监狱,自己也逃不掉。”

梁建国气得嘴直抖。

本来他都用梁思思的身世秘密换来了易淮川放他一马的机会,结果夏敏这个贱人居然如法炮制,用了同样的办法跟易淮川做交换。

现在好了,大家谁也别想逃,全特么进来了。

他就没见过这样的女人,非要搞到鱼死网破,没人能安生才好。

“你特么就是个疯子!”

梁建国气狠了,指着夏敏大骂,嘴都是颤抖的。

夏敏却不以为意,笑了笑:“是啊,我是疯子,你不是早就知道吗?

想让我一个人背锅,那可不行,你,你情人,你儿子都得来陪我。”

梁建国顿时瞳孔一震,急切出口:“你把他们怎么了?”

夏敏垂眸,再不见刚才的颓废,耸耸肩,言语轻松地道:“那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了,我总要用最后一点力量干掉他们不是?

!”

“夏敏!”

梁建国青筋直冒,威胁她,“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

夏敏根本不吃这一套,抬眸淡淡地觑了他一眼,得意洋洋。

“好好好,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

梁建国像是气傻了,一边说一边点头,随后看向梁心恬,“心恬,你这个妈就是毒蛇,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说实话,梁心恬并不太想参与他们的争论。

虽然他们都很惨,但她也不想同情。

夏敏是蠢的,这么多年没发现梁建国的猫腻,怪谁?

梁建国是笨的,都有大好时机了,最后被夏敏拉下水,怪谁?

更何况他居然把梁家的钱全给了私生子,她更不可能站他的边。

她根本无所谓他们谁赢谁输,她只想回去看看,还能从梁家得到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当初怎么走丢的?”

梁建国继续,“就是你这个疯子妈,她嫉妒她姐姐夏芷嫁了个好人家,联合犯罪集团的人想弄走思思,结果你跟思思长得太像了,报应在她自己身上。

思思被带走的时候,那些人分不清,把你也一起带走了。

说到底,你吃那么多年的苦,还不是你这个疯子妈嫉妒心害的!”

“梁建国!”

夏敏瞳孔放大,不可置信地望着他,咆哮,“你不要血口喷人!”

这一次,换梁建国占据上风,他面朝夏敏哼笑一声,“我血口喷人?

!当年我可是悄悄跟在你后面,有你跟人接头的所有证据呢!

但那时候我瞎了眼,太爱你了,一直帮你隐瞒着。

你知道思思后来为什么被查已经死了吗?

因为我开车去追那个犯罪集团了,他们翻了车,掉在山谷里,我没找到思思,也以为她死了。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心恬也在,是你后来突然疯了,有一天晚上说梦话,我才知道心恬也被错认带走了。

什么抑郁症啊,还不是害了自己的女儿良心难安,你敢说不是吗?

真是天意啊,夏敏。

心恬没死,思思也福大命大,时隔这么多年她们回来了,全都找你报仇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