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074

第七十四章

“快叫救护车!”

“那辆车不是我们的道具车,它跑了,快报警!报警!”

“思思,你没事吧?”

现场一片混乱,有人在打电话,有人在叫喊,有人去救人了。

人头攒动,每个人的脸都凝重而难看。

梁思思感觉有人把她拉了起来,在她耳边问有没有事。

她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整个人都是颤抖的。

她愣愣地望着马路中间,那个血泊里静静地躺着一个人,看不出生死。

脑海里闪现的画面是前段时间那个梦——

梦里,她很红了,开车去参加一个活动,结果转弯的时候“嘭”的一声撞了个人。

那人也如现在这样,躺在触目惊心的血泊里,奄奄一息。

是易淮川。

她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的片场,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发现不对,更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车撞过来的一瞬间将她推出去的。

梁思思什么都不知道,直到救护车来了,易淮川被抬上担架,大家蜂拥而上,想一起上车时被医生制止。

医生问:“谁是家属?

派一个家属跟着。”

梁思思再也忍不住,急匆匆地跑过去,站在一堆人中间,冲医生道:“我是!”

她一发声,所有人都闭了嘴。

易淮川虽是投资人,但现场都是工作人员,谁都算不上他的家属,唯有梁思思还勉强算。

医生见梁思思神情有点不正常,将信将疑问:“你是他什么人?”

梁思思没犹豫:“未婚妻。”

救护车关上门,开走了。

“病人叫什么名字?

多大年纪?”

车上,医生一边娴熟而快速地给易淮川检查、挂水,一边问。

有人在边上报一些专业术语,什么腹部出血,小腿骨折,还有头部受到重创……

梁思思脑子很乱,坐在那,紧紧攥着手,机械回复医生:“易淮川……”

她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牙齿在打颤,说出来的话都是颤抖的。

她想让医生听得更清楚,重重掐着手指让自己镇定,“27岁。”

很可惜,并没有什么效果。

“病人现在陷入昏迷,具体情况要到医院做详细检查才知道。”

问她话的医生,给了一句交代。

梁思思麻木地点头,目光自始至终都放在救护车中间躺着的易淮川脸上。

“没事的,会没事的。”

她在心里说,不知道说给谁听。

十多年前的夏天,她接到哥哥车祸的通知时,一路上也安慰自己哥哥会没事的。

后来哥哥就抢救回来了,虽然留下了后遗症在医院待了两年,后来他又去了国外继续治疗,但好在现在一切都痊愈了不是么。

所以,易淮川也会没事的。

梁思思伸手,拉住易淮川没有挂吊针的手。

他手上也沾染了血,冷冰冰、黏糊糊的,梁思思抓着他,呐呐道:“易淮川,别怕,会没事的。”

一如当年,在那个大雨夜,他背着她去医院,也是这句:“梁思思,别怕,会没事的。”

她因为有他,没事了。

所以她现在陪着他,他也会没事的,对不对。

车子开到医院,很快一群医生围上来,后门被拉开,担架床被抬下来。

“易淮川,27岁,车祸,血压……”

医生在做交接,随行医生报基本情况,医院医生护士在将担架床往医院里面推。

“这是病人未婚妻,车祸在片场发生的,肇事车辆逃逸了,已经报警了……”

“我知道,易氏集团总裁,王院长打过招呼了,直接送手术室,务必全力抢救!”

易淮川被推走了,梁思思跟在后面跑。

她觉得她已经跑得很快了,但为什么总是追不上啊!

等她好不容易跑到手术室外,手术室的门关上了。

她好着急,也好难过啊,那种无能为力的心情席卷而来。

“在干吗?”

“在讨论这部电影能不能拿奖。”

“等你拿奖,我希望可以把微博状态改成‘追上了’。”

“你呢,在干吗?”

“在追你的路上。”

脑海里,反反复复播放的,是他们此前的微信对话,好似有了声音,一遍又一遍响起。

他说好要追她的,说好要改状态的。

还都没做呢,所以她不允许他有事。

梁思思颓败地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望着门上亮起的红灯,崩了一路的弦忽然就断了。

眼泪滚滚而流,再也控制不住。

“易淮川,只要你没事,我就答应你。”

梁思思将头埋在膝盖上,在心里默默回应。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也不知道来过多少人——

沈昊军来了,秦传明来了,哥哥来了,苏曼曼和小唐也来了,最后连苏程都来了。

有人说:“思思小姐,您去休息一会,我在这。”

有人说:“思思,你别担心,易总会没事的。”

有人说:“思思,你要照顾好自己。”

还有人说:“思思,你安心陪着他,外面的事都不用管。”

她分不清谁是谁,只擦干泪笑着冲大家重复:“我没事。”

答非所问,文不对题。

她确实没事,易淮川还没出来呢,她怎么能有事。

从天明到天黑,再到深夜,手术室上面亮着的红灯终于灭了。

所有人围了上去——

“医生,易总怎么样?”

“医生,人没事了吧?”

一声一声都是探寻情况,梁思思也冲了上去,紧紧攥着手,望着主刀医生。

医生让人将易淮川推至重症监护室,望着沈昊军与梁思思问:“易总的情况比较复杂,你们谁跟我来?”

梁思思刚想跟上,沈昊军拦了她一下:“思思小姐,您去陪着易总吧,他需要您。”

梁思思心中一痛,到底没坚持,跟着去重症监护室了。

重症监护室是不给家属随便进的,所有人都被拦在外面,隔着玻璃墙看向内里。

就连梁思思也需要在规定时间,做好防护才能进去待一会。

尽管医生什么都没透露,但见他谨慎的行为,也知道易淮川虽然抢救回来了,但情况不会太好。

一行人全站在病房外肯定不行,很快有护士过来让大家离开。

所有人都退出去了,默契地将唯一的机会留给梁思思。

梁思思隔着玻璃望着内里,因为距离,其实看不太清。

病房里,男人躺在床上,身上插着仪器,脸上带着呼吸罩,安安静静,如若不是仪器上的线还有起伏,都分不清他是否还在呼吸。

梁思思愣愣地站在那,只觉浓烈的无力感如黑夜一般席卷而来,让她有些支撑不下去了。

她不知道的是,外面沈昊军回来了。

大家又齐刷刷看着沈昊军,沈昊军也什么都没说,只脸色很不好看就是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因为易淮川的身份地位在那,他的身体状况都是要保密的,否则很可能会引起易氏集团动荡。

作为特助,他自然不可能透露。

但他不说,大家多少也是知道的。

片场的车祸太严重了,那辆车如疯了一样冲过来,大家都没看清易淮川是怎么救下梁思思的,只见他被撞飞了十多米。

恐怕,易淮川的情况不会多好。

但凡他能在短时间恢复,医生一定会透露,很明显现在没有。

易淮川是为救梁思思出的事,她是有知情权的,只是谁愿意去开这个口?

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苏曼曼是个急性子,她握了握拳,冲大家道:“我去跟思思说。”

没人支持,也没人反对。

苏曼曼进去了,但看到玻璃墙边站着的那个宛如傻了的女孩,她刚才的信誓旦旦全部化为虚无。

梁思思还穿着戏服,一条宽松的黑白格子裙,现在已经皱了,套在她身上,更显她身体瘦弱,好似随时会倒下去。

她脸色苍白,眼眶很红,紧紧盯着病房里面的男人,一动未动。

“思思。”

苏曼曼眼里全是担忧,她抱了抱她,此前想好的话再也说不出,改为安慰,“易狗会没事的,他肯定会醒过来的。

他不是轻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