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077

第七十七章

“易……”梁思思望着眼前的男人愣在那,好半晌才缓缓吐出一个字,好似连他的名字都不会喊了。

此前,她几乎每天傍晚都去看易淮川,就最近一个月,因为去外地跑了两个活动没见他,但即便这样,她还是每天会问沈昊军关于他的情况。

她从未得到他醒来或者即将醒来的消息!

易淮川的病情一直是保密的,所以台下除了几位知道内情的人,大家都以为易淮川突然上台是即将表白或者求婚的现场。

只是,在梁思思怔忡时刻,台下观众期待之时,易淮川只轻轻笑了下,随后拉起梁思思的手,轻言:“走了,回家。”

他的声音很低,奈何梁思思面前有个立麦,以至于他低沉的声音传遍了整个颁奖现场。

“哇哦!”

最先起哄的是天志娱乐的一个男艺人,他是“意思”cp粉,公开支持过易淮川追妻。

他一出声,现场雷鸣般的掌声就响起了。

一是祝福梁思思拿奖,二则是因为那句“回家”,寓意明显。

秦传明等人在易淮川出现那会也愣了下,但这会眼里只剩下愉悦和欣喜了,他一个在外沉稳严谨的大导,这会鼓掌比谁都激烈,还不断地喊:“好。”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看戏或者嫁女儿。

坐在他身侧的陆谦行,只目光温柔地看着台上的梁思思。

他是影帝,没人知道他此时的神情是否真实,至少在这一刻,他呈现出的状态是祝福。

角落里的沈之翰自看清台上的男人后,就垂着头不停发信息,手指翻飞,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什么紧急事件。

【淮川,你醒了怎么没告诉我?

你什么时候醒的?

【回家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跟我妹妹分手了吗?

【一会记得回我信息!】

【对了,顺带考虑下我给你报的辅导班,我们两以后一起上课有个伴。

台下的人是什么反应,梁思思全然看不见。

此时此刻,她被易淮川牵着,他在前,她在后,她望着他高挺的背有些恍惚。

记忆里,这种场景不止发生在这一刻。

在军疗院爷爷的病房,为了骗爷爷他们要结婚了,易淮川也这样拉着她走了一段距离。

那时她想的是,为什么他要在她死心的时候牵她的手,那种错过的悲凉感让她压抑又难过。

只是,此时她的心情全然不同。

讲不清是他醒来的欣喜更多,还是他喊她“回家”的温暖更多,就觉得踏实又心安。

梁思思本以为会这样被易淮川牵着走过一路,却没想到在下舞台时,他就停步等她,随后与她并肩而行了。

是她年少时就一直期待的场景,此刻成真。

灯光自始至终追逐着他们,这一次的光落在了两人的肩上,如当初年少时他们走夜路,星光会温柔护送他们一路。

好似万事万物都消失了,这世间唯有他们。

但因为他在身侧,她就不怕。

“易淮川。”

梁思思喊他。

只是喊他的名字,她就觉得心中一动。

她连名带姓喊过他很多次,年少时,她不服他会这样喊;订婚后,她想跟他好好对话会这样喊;分手后,她觉得他无理会这样喊;他昏迷后,她每天独自对他说话时还会这样喊……

这一次,她依旧这样喊他,却从未有哪一次觉得与他如此亲近。

她叫得毫无顾忌,甚至带了点不高兴,以最真实的状态面对他。

因为,她知道易淮川不会冲她发火,更不会再冷落她。

“嗯。”

易淮川在她身边轻轻应了,侧眸看她,眼里满满都是她。

“你骗我?”

梁思思没管他们还没出颁奖大厅,先算起账,“联合沈昊军一起?”

她与他对视,目光有点冷。

她没点明具体什么事,但易淮川已经全然明知道。

他默了默,才坦诚回复,“当时刚醒,身体机能都不太行,不想告诉你。”

他睡了大半年,这些实属正常。

梁思思大概知道他为什么不肯在苏醒的第一时间告知她——骄傲如他,怕她见到他不美好的一面。

比如,笨拙的复健。

但梁思思却并没有放过他,恰好两人走出大厅,来到一个无人的后台通道。

隔着昏暗的光,她勾了勾唇,假笑了下,语气里有轻微嘲弄,还有一丝丝神气与得意,很像年少时意气风发的她:“你知不知道,你内裤都是我帮你拿的?”

在易淮川不知道的时间里,她为他做过很多很多事——

搬回半山墅、养河河、做他喜欢的菜、帮他决策易氏的事、自言自语暗恋时光给他听……

这一切,她都做了,为什么不能看他复健?

“对不起,我错了。”

易淮川的声音传来,低沉温和,诚意满满,认错认得毫无负担。

与当初冷漠又骄傲的他南辕北撤。

梁思思讶异,侧眸看他,还未开口,唇瓣便被堵住,覆上来的唇柔软温热,带着他特有的清冽味道。

“对不起,思思,我错了。”

他吻她,一边吻一边低声道,不知是道歉,还是诱哄。

他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抓着她的手扣在墙壁上,以一个相对强势的姿势吻着她。

有一些曾经的味道,却又不同。

她吻得很认真,也很温柔,像是小心翼翼呵护着最珍贵的宝贝。

熟悉的,陌生的感受交织在一起,梁思思知道,这才是她想要的他。

最好的他,最适合她的他。

愿意与她同行,愿意为她道歉,也愿意温柔哄她。

梁思思心里温柔成一片,以至于那点小小的介意烟消云散。

“你什么时候醒的?”

两人分开,梁思思偷偷抿了抿唇,有些羞涩,就又捡起刚才的话题。

主要是他们以前也做过更亲密的事,却只在家里。

现在在公众场合,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见,或者摄像头。

她还不太习惯这种毫无顾忌的、炙热的表达爱的方式。

易淮川将她所有一切纳入眼中,眼里有笑意,他老实答:“一个月前,你走的第二天。”

梁思思一愣,他没想到这样巧。

她刚走,他就醒了。

如果她知道,她肯定会放下工作等他醒。

讲不清缘由,以前她觉得她应该以自我为主,而易淮川昏迷后,她想的更多的,是能跟他多相处也是值得的。

毕竟,他们错过那么多年,应该可以拿一些时光来弥补。

“那你都做了什么?”

梁思思想知道在她欠缺的日子里,易淮川的行动。

车在门口,易淮川帮她拉开后门,梁思思坐进去,他坐在她身边。

挡板升起来,车子启动,易淮川扣住梁思思的手,紧紧的。

他看她,幽深的眸子里是温柔的光。

他道:“想你。”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