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079

第七十九章

梁思思刚想问是不是沈之翰跟他说的,包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一下一下,没什么规律,不是电话,更像一条接一条的信息。

她中途跟着易淮川离开了颁奖典礼现场,怕耽误事,就打住了这个话题,拿出手机扫了眼。

安安静静,并没有电话和短信,而包里依旧在不断震动。

是易淮川的。

当初他昏迷,手机就被她一直带着,怕有什么紧急情况,毕竟他的病情需要保密。

谁知道安静了大半年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梁思思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习惯,现在主人在身边,她自然是将手机还给易淮川:“你的。”

易淮川没接,只垂眸,借由梁思思的手扫了眼屏幕,低声回:“不用看。”

也不知这人什么习惯,别人来信息他都不看。

就像当年,他也是如此对她。

“万一别人有要紧事呢?”

许是心情不太好,又想起往事,梁思思没依着他。

易淮川见她不高兴,很顺从地点了头:“说得对,那你看。”

“我……”

梁思思刚想让他自己看,易淮川用下巴示意手机,语气极淡,但笃定:“发给你的。”

梁思思将信将疑,目光落在屏幕时,她明白了易淮川那份自信来自哪里。

信息是沈之翰发来的。

一条一条,一共十多条,而且还在不断新增。

【思思拿奖了,我帮你到现场看了……你要是再让她受委屈,我大概会把你重新打昏在病床上!】

【淮川,你醒了怎么没告诉我?

你什么时候醒的?

【回家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跟我妹妹分手了吗?

……

【易淮川,你什么意思,你就这样把我妹妹带走了?

要脸不要,你忘了你当初怎么对她的了?

你等着,我来了。

【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了,只要你好好待她,我还是支持你的,如果你能帮我劝劝思思的话,那就更好了。

你跟她说我对她真的没有恶意,我当初不是不知道她是我妹妹么。

我其实一直都挺想她的,真的,我发誓!

我真过来了,等会你记得帮我跟她说说好话,也要记得给我开个门。

我也会帮你说说好话,好兄弟,彼此帮助!】

【思思,都是我不对,我以后会好好弥补你的。

【麻烦上一条拿给思思看,只给她看这一条!让她知道我的态度,不然我一会去你家被她撵出来就不好了。

后面还有好几条,梁思思简直没眼看,直接将手机丢到易淮川怀里。

“看完了?”

易淮川捡起手机,放置一边,根本没在意。

梁思思觉得好气又好笑,沈之翰到底是个什么神奇的品种?

“你怎么会跟他做朋友的?”

梁思思示意被易淮川丢在一边的手机,问。

按理说,易淮川这种深沉又冷漠的天之骄子,是不可能看上沈之翰那种憨憨的吧?

关键易淮川不仅对他一点偏见没有,还对他挺好的,至少当初他是想把天志娱乐送给沈之翰的。

说到这,梁思思又为天志娱乐的员工捏了把汗——他们一定想不到,他们的老板差点变成是非不分的沈之翰吧。

“他不坏。”

易淮川抬手,将她弄乱的礼服理了下,语气低沉却真诚,“就是笨了点,有点识人不清,但待人很真心。

他误会梁心恬救了你妈妈,就一直尽可能对她好,再加上她是他表妹,知道她从小也是走丢吃了苦,就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给她。

他说他对梁心恬好,搞不好他走丢的妹妹也能遇到别人对她好。

他对自己人一向如此。

当年我在国外,举目无亲,身无分文,他求他父亲……也就是你父亲帮我,在书房门口求了整整一夜。

我是因为那次机会才翻身的。”

易淮川的话轻轻落在梁思思心上,且不说他轻描淡写讲完了他的翻身仗,突出了沈之翰的作用,对自己的努力只字未提。

那一句“搞不好他走丢的妹妹也能遇到别人对她好”差点让她失态。

“易淮川,你什么意思?”

梁思思稳了稳酸涩的心情,瞪他,语气却不如当初那样足。

不得不说,现在的易淮川很了解她,每一句话都能找准她的点。

这段时间,沈之翰委委屈屈的模样已经深深刻在了她的心里,确实让她对他有了一点认知改变,但这些她谁都没说过。

但很明显,短短时间,易淮川看出来了。

车子停在半山墅门口,易淮川先下车,站在一边等她:“我只是告诉你事实,决定权在你。”

两人并肩朝前走,易淮川帮她提了点拖地的裙摆,像个绅士。

他抬了抬下巴,示意半山墅的大门:“开不开门,你说了算。”

说什么?

撇开她和沈之翰的关系,他跟易淮川是朋友,她不可能真将他拒之门外,更何况是大过年的。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沈之翰那个憨憨干别的不行,拉帮结派第一名。

他说他来,最后带了一帮人来——

陆谦行、秦传明、夏芷,还有她从未见过的亲生父亲沈兆业。

“哥,你不是晚上的航班吗?”

其他人一起来,梁思思还能理解,但陆谦行,怎么也夹在一起。

“来得及。”

陆谦行笑得温和,扫了眼梁思思身边站着的男人,“易总醒了,我刚好有点事跟他说,就一起过来了。”

在梁思思看不见的角度,易淮川也瞥了眼陆谦行,目光深沉。

“思思。”

沈之翰站在沈兆业后面,弱弱地喊了她一声。

梁思思是第一次见沈兆业——他生得高大,自带威严和气势,立在那就给人上位者的压迫感。

一对比,沈之翰就更像个小学鸡。

怎么看怎么可怜,很像跟着父母去别家做客时怯生生的小孩子。

梁思思其实记不清小时候跟沈之翰相处的事了,否则也不至于想不起自己的身世,她被拐走那会太小了,只记得自己叫小宝,连大名都不记得。

所以面对眼前的人,她是没多少感觉的,除了夏芷。

大概真的是母女连心吧,她对夏芷硬不起心肠来,特别是在知道她找了自己多年,还患了病之后。

“进来吧。”

梁思思让开路,让屋外的几人进门。

一行人在客厅落座,阿姨送上茶水就退下了。

陆谦行瞥了眼易淮川,问:“易总过去聊两句?”

易淮川坐在梁思思身边没动,不置可否。

梁思思大概猜到哥哥特意过来一趟的原因,刚好她也想自己处理家事,就看了易淮川一眼。

接受到她的目光,易淮川回视她一眼,寓意明显:你一个人行吗?

梁思思点头。

易淮川起身,跟陆谦行走了。

客厅里,沙发那边坐着秦传明、夏芷、沈兆业、沈之翰,这边唯有梁思思自己。

她的身世都被公之于众了,所以这一天迟早要来她是知道的。

碍于当初易淮川昏迷不醒,他们不愿打扰她,所以推迟至今。

在这一点上,她是感激对面的四个人的。

但这事总该有个定论,不能一直视而不见。

“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

梁思思没绕弯,开门见山,她看向夏芷,“当初我跟夏……妈妈说,等易淮川醒了就会认她,我信守承诺。”

她话说一半改了称呼,也正是这句“妈妈”,让原本忐忑不安的夏芷立马流下泪来。

夏芷哭得挺克制的,低着头捂着嘴,无声的流泪。

坐在她身边的秦传明将口袋里的手帕递给她,拍了拍她的背。

另一边的沈兆业往她那看了眼。

唯有沈之翰,始终紧紧盯着梁思思。

“思思……”他怯怯地喊了声,“我要怎么做才有机会?”

他目光殷切,坐得端正,像是在等待重要命令。

闻言,沈兆业嫌弃地扫了他一眼,随后也不动声色地坐得更端正了,也定定地望着梁思思。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