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

0001

第一章

【此番外为平行世界,设定与正文有些出入】

一间普通的安置房里,梁建国站在客厅中间,看了看四周,眉头微微蹙起,有些拘谨,还有些难为情。

倒是他对面站着的女孩,背脊笔直,一身蓝白色校服将她瘦弱的身体裹住,头发扎了个马尾,不施粉黛,却给人干净清丽的感觉。

身处简陋的环境,她成了最亮眼的存在。

“思思,你也别怪爸爸。”

梁建国搓了搓手,抿抿唇,才为难地开口,“你妈妈的病情你是清楚的,刚刚好转,心恬回来之后……”

说到这里,他眼神闪躲,顿了顿,才继续,“她现在不太想看到你。

本来爸爸也可以给你安排更好的居住环境,但你妈妈……”

他几次欲言又止,面前的女孩轻轻抬眸,扫了他一眼。

平静又冷清。

“这里挺好的。”

梁思思淡漠回应,打断了他过长的开场白,直切重点,“您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这是她被赶出梁家的第二十三天,也是她在这里住下的第二十二天,因为第一天她没地方去,在梁家别墅外面坐了一夜。

利用价值被榨干,现在被赶出来,她不是不难过、不心寒。

但时间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了,她也渐渐调整好心态,平复了心情。

说到底,是梁建国将她带回了晏城,她虽然照顾了夏敏两年,但梁建国也信守承诺为哥哥治疗了两年。

虽然……

虽然哥哥最后还是留下书信一封离开了,但她不可能怪梁建国。

毕竟这套安置房也是他为她提供的,上学的机会和基本生活费也是来自于他。

自小,妈妈就教她要学会感恩,她不是白眼狼,哪怕最终结果不尽如人意,但也不至于是非不分。

少女笔直地立在那,不卑不亢,像一株安静绽放的栀子花,淡淡散发着她特有的芬芳,让人不敢亵渎。

梁建国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将临出门前夏敏交代他的话委婉表达。

“思思,心恬离开家这些年,一直生活在农村,她不如你聪明,学习成绩很差。

你看马上要开学了,如果让她去参加入学考试,她估计连普通初中都进不去。

你这两年虽然在照顾你妈妈和你哥哥,但爸爸也给你请了最好的辅导老师对不对,所以你的课程不但没落下,相反之前的入学考试还得了高分。”

这一点,梁建国说得是真的。

她来晏城后,本来应该入学初中,但因为梁家和医院两边跑,加上夏敏一会见不到她就要发疯,她根本没办法正常入学。

后来梁建国为她请了全套辅导老师,帮她完成了初一初二的课程。

夏敏好转后,她还去参加了入学考试,成绩不错,今年秋季可以去晏城初中实验班上初三了,身上这套校服就是刚领回来的。

梁建国这样说,梁思思有些寒心,但也能理解。

——因为她跟梁心恬长得像,梁建国应该是想要她代替梁心恬去参加入学考试。

晏城所有初高中的转学生想入学,都得参加入学考试,达标才能入学,否则再多钱也没办法去。

梁思思小时候就在农村长大,知道女孩子能上学就不易,再加上农村的教学质量真的比城市差很多,梁心恬现在去考,可能确实进不去。

她静静望着梁建国,等他说完请求后答应他。

怎料,梁建国继续搓了搓手,为难情绪更上一层,他愧疚地望着她,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良久,他才将今日过来的真实目的说出来:“思思,你妈妈的意思是,让你把去晏城初中的机会让给心恬。

我知道你再考一次也可以,但……你妈妈知道你不是亲生女儿后,无论她还是心恬对你敌意都挺大的,她们不希望你跟心恬同校。

所以能不能委屈你去隔壁晏城职高?

你放心,不是真的让你读职业学校,职高里也有文化课的,一样考大学,就是学生素质差些,教学质量弱些。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我还是会给你请辅导老师的,保证你能安安稳稳考大学。

我知道我这样说你可能难以接受,但是爸爸也没办法了,你看在爸爸当初带你回晏城,给你哥哥治疗了两年的份上,答应我这一次行吗?”

梁思思还站在原位,但身体却在微微颤抖。

她心里冰凉一片,像是刚下过一场冻雨,叫人从内冷到外。

她蜷起放在身侧的手,别开头望着窗外——

正值秋季,屋外的梧桐树叶都黄了,风一吹,一片一片盘旋打转最终飞走了,不知归处。

多像此时的她,身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像飘零的树叶,不知归属在何处。

她是感激梁建国的,但此时此刻,那份感激正在一点一点蒸发,叫她想抓也抓不住。

梁心恬是她亲女儿,他偏袒她无可厚非。

但为什么要牺牲她呢?

只因为夏敏不高兴,梁心恬不乐意,她就要中断自己顺畅的人生,拐去歧路吗?

可恩情在前,她一个寄人篱下的少女,真的有拒绝的权利吗?

“思思,算爸爸求你。”

梁建国还在边上低声哀求。

梁思思心中更凉,她慢慢转头,重新迎上梁建国愧疚的眼神,冷冷发声:“行,算我还你救我哥哥的恩情。”

梁建国终于带着愧疚又满意的神情走了,屋里重新归于安静。

梁思思一个人坐在客厅餐桌前,面前放的是一碗已经凉了的面条。

她拿着筷子,却怎么也下不去嘴。

窗外那棵梧桐树,叶子掉得更厉害了,好似再过几天就要全部落光,让人觉得苍凉又悲伤。

梁思思将筷子搁在碗上,跑进卧室,从枕头下翻出一本微积分的书。

书被翻得有些旧了,但看得出主人很爱惜,很整洁。

梁思思打开,从中间位置拿出一张纸条。

纸条上有黑色的钢笔字,锋利有劲,是一句诗歌——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她盯着那句诗看了好一阵,看着看着便落下泪来。

讲不清缘由,像委屈,又似思念。

末了,她又将纸条夹好,将微积分的书重新放在枕头底下,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清泪,回到客厅餐桌前,囫囵吞枣般将一碗已经坨了的面吞入肚子里。

一周后的晏城一中少年班。

“淮川,你看论坛了没?”

苏程拿着两本刚从老师那领回来的竞赛习题,递给正坐在窗边看书的易淮川,“听说今年职高又有女生想为你冲刺我们少年班呢。”

易淮川淡淡抬眸,扫了他一眼,夺过竞赛习题,冷冷发声:“无聊。”

语毕,他翻开竞赛题,握着钢笔,刷刷填答案。

那速度,像是将答案背下来了似的。

苏程一跃,坐在课桌上,背对窗外的阳光,继续刚才的话题:“我说你这个人就是无趣得很,大好少年怎么只知道学习?

虽然年年都有很多女生为你冲刺少年班,但这一次这个好像不一样。”

“对对对,不一样,不一样!”

抱着篮球从窗边过的沈之翰闻言,直接将球丢进教室,从窗台跃了进来,参与话题,“那个帖子我也看了,虽然只拍到一个侧脸,但真的好漂亮啊。

真可惜,是职高的,没机会。

如果来自晏城初中,搞不好还可以搏一搏,到时候真的考来,我们也可以近距离欣赏欣赏。”

苏程朝沈之翰肩上重重一拍,直接让他往前踉跄了一步。

苏程全然不察,只望着垂眸认真刷题的易淮川,道:“没关系,等她来参加考试时,我们也可以近距离欣赏欣赏。”

易淮川翻页,继续刷题,一丁点参与讨论的兴致都没有。

“叮铃铃……”

上课铃声响,苏程跳下桌,往后走了两步,坐回自己的座位。

沈之翰也赶紧捡起球,抱着从门口跑去隔了一整个走廊的普通班。

少年班里,老师来了,在黑板上刷刷写题:“老规矩,上课前先来做五道竞赛题,我随机点名。”

苏程朝前趴,拿笔戳了戳易淮川的后背。

易淮川微微转身看他。

“照片我发你手机了,你真的不看一眼啊?

我感觉这个女孩是你的菜。”

苏程指了指易淮川的桌肚,那里放着手机。

“苏程,你上来做第一题。”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