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5

0005

第五章

易淮川给梁思思讲完题,图书馆的人也没见少一个。

梁思思平时不来这,也不知图书馆是否真的生意如此好,但她有两次不小心看到,只要易淮川抬眼,就有好些个正望着他的女孩红着脸偷偷将目光藏进竖着的书本里。

一次两次可能是意外,第三次时,她懂了。

她学着那些女生,将订正完的试卷竖起来挡住脸,偷偷看向身侧的易淮川,眼里有调皮和狡黠:“嗨,易淮川,这些小公主都是来看你的。”

她说这话时虽压低着声音,却尾音轻扬,有掩藏不住的打趣与愉悦。

好似当初他们在小山村,她也常常这样冲他说话,怀着一份小心思,想看他出丑。

灵动且调皮。

易淮川心中微动。

经过一个早上的努力,他总算在女孩身上找回了点她曾经的影子。

她喜欢的小游戏,他向来愿意花时间陪她玩。

于是,易淮川假装什么都不知,抬眸冲前面看去。

他的视线有意无意扫了一排偷窥他的女生,确如梁思思观察的那样,女生们立刻拿起手中的书本挡住脸或者目光,避免与他直视。

也确如梁思思所说,这些女生穿着各异的裙子,一个个好似盛装出席,确实像小公主。

他在做这个动作时,梁思思从试卷上方露出一双眼睛看好戏。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梁思思的声音轻快欢畅,还有点小小的洋洋得意。

没有醋意,是单纯的小炫耀,跟当初一样。

易淮川心中未免有些失望,但面上却丝毫不显,他淡淡地瞟了她一眼,将女孩狡黠欢快的样子纳入眼底,随后抬手在她发顶使劲揉了一把。

这一次,真的算下重手了,带了点惩罚性质,将她的马尾都弄得有些乱了。

他沉沉发声:“走了!”

眼见他起身便走,梁思思知道他不爽了,不敢再逗他,赶紧把试卷、课本和文具往书包里装,连马尾都来不及整理,就急匆匆追他。

他们这一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无数人看着。

刚才发生的所有也被好事者实时播报在学生大群里,视频、照片、文字版描述一应俱全。

【我怎么觉得易少对她也不怎么样啊?

【是啊,你看刚才下手多重,根本没留情,这可一点不温柔。

【对啊,看着可不像对喜欢的女孩,你们说这女孩会不会是他家什么亲戚,比如妹妹之类的,所以才亲近,但根本不是我们猜测的那样?

【我反正看不出易少喜欢她。

你们看他走的时候根本没等她,就这叫喜欢?

……

群里的消息刷得很快,有羡慕梁思思的,自然就有唱衰的,还有乱猜两人关系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易淮川太耀眼了。

明明曾经他不属于任何人,是整个晏城女生的男神,不近人情,更吝啬给任何女生眼神。

可现在突然出来一个职高的女生,打破了原来固有的平衡——

易淮川不仅看她了,还温柔宠溺。

他还单独跟她在一起,帮她讲题补习。

要知道易淮川在一中少年班的身价是高得离谱的,曾经有个外地来晏城的富商花万元每小时的价格,请他为自己的女儿补课,他冷眼看那位父亲,反问:“你觉得我缺钱?”

这事后来也在学校传开了,那位富商千金其实就是看上了易淮川,但又没打听清楚他是易氏集团的继承人,干出了打脸的事。

后来,那位千金灰溜溜地转学了,但这事却成了易淮川传奇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没办法,人家就是又帅又聪明,还有钱。

他再狂再傲,都是有资本的,可以完完全全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根本不用在意任何人。

要说他唯一的低潮期,也就是两年前易家家变那会。

也不是没有人落井下石,或者想趁虚而入。

可惜,他软硬不吃,以一种自甘堕落的方式,直接将自己造作出了少年班,后来还被他父亲发配到农村。

那时,不知道多少少女为他伤心落泪,觉得一代天之骄子就这样陨落了。

可人家回归后,又以碾压式的上升速度,再次重回少年班,并且夺回了他曾稳稳占据的第一名,再次用实力告知所有人——

他易淮川还是易淮川,不管是身为天之骄子,还是身处低谷深渊,只要他愿意,他永远可站起来,站在人群之巅。

就是这样易淮川,现在为一个女生例外了,谁不眼红酸涩。

是他的目光,将梁思思处于一个时刻被紧盯的状态。

所有人都酸她,也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

“果然是上赶着追我们易少的。”

“就是,她刚才肯定得意过头了,说了什么触碰易少雷点的话,看易少都不理她了。”

“活该,自己作呗,真当自己是小公主呢!”

……

旁边,有人在小声议论嘲讽。

梁思思一门心思都在易淮川身上,没听见,但耳力甚好的易淮川却听了个全。

刚刚,他确实不高兴。

不高兴的点,是梁思思这两天一直不肯跟他回家,他以为她是情窦初开,对他生了那种心思才避讳。

虽然此前带她回去的目的没达成,但心里好歹是高兴的。

刚刚,梁思思在看到别的女生看他时,她不仅不吃醋、不生气,还跟当初在石杨县一样,得意洋洋开起他的玩笑。

这说明什么?

她就是没开窍,对他没心思。

易淮川气坏了,都不想理她这根木头,所以才率先离开。

他就是故意的。

可现在听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女生议论梁思思,他心里更不爽。

他恨不得拿命护着的女孩,就是给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嘲笑的?

易淮川在心里冷笑一声,遂调头往回走。

梁思思正背起书包,准备追他呢。

见他突然又调头回来,动作一顿,仰头看他,有点呆:“我……”

她以为易淮川嫌弃她慢,想说自己马上就好。

易淮川却一句话没说,拎起她背了半边的书包,直接搁在自己的左肩上,伸出右手牵住她:“走了。”

梁思思一脸懵。

眼看整个图书馆大厅的学生们都望向了他们,她的耳尖又红了,挣扎着想要抽回手,小声又急切地道:“喂喂喂,易淮川,你放开我啊!”

这可是公众场合啊!

易淮川都懒得理她,任由她在那挣扎,硬是紧紧牵着她,丝毫不顾及旁人的视线,走得坦荡自然。

梁思思快崩溃了。

这位少爷怎么回事,明明当年没这么霸道的。

她不知道,但无论现场看,还是通过QQ群看两人动态的人却全懂了——

谁说易淮川不在意梁思思?

正主下场打脸的感觉够酸爽吧?

宛如神祇的易少,也是一个会下场打脸欺负她家女孩的普通少年。

但也仅仅为了梁思思。

只有她,可以让他一次次破例、特殊。

而也正是因为这份特例的爱,才更让人羡慕嫉妒。

接易淮川的车就在图书馆门口,他亲自为梁思思拉开后门,抬了抬下巴,示意她上车。

梁思思知道他现在正生气,虽然不知道生气的原因是不是刚才她的小玩笑,但为了顺这位大少爷的毛,她还是乖乖坐上车。

直至易淮川也上了车,坐在她身边,她才怯怯地问:“我们去哪啊?”

“去商场。”

易淮川冷漠地回了她一句,随后拿出手机打电话。

梁思思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气,知道他气还没消,没敢再打扰他,连去商场干什么都没敢问。

她看向窗外,心不在焉地望着晏城的风景。

她来晏城两年了,但除了梁家别墅与医院,她都没怎么去过别的地方。

晏城这座大都市与她来说,其实是很陌生的。

这种陌生有时候会化成孤独,让她觉得自己与这座繁华又热闹的城市格格不入。

特别是易淮川现在生气,不怎么理她的时刻,她的感触更深。

有种悲凉由心底生出。

身侧的易淮川不知在跟谁讲电话,语气又低又硬。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