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3

0013

第十三章

两人吃完饭回晏城的路上,易淮川接到了苏程的电话。

苏程说跟往年一样,为庆祝易淮川生日的大轰趴已经准备好了,让他准时过来。

易淮川闻言,只冷冷回复了两个字:“不去。”

随后,就与梁思思一起上了回晏城的飞机。

梁思思关机前,收到一条来自苏程的短信,很简洁,信息量也足够大。

苏程:【今天是他妈妈的忌日,不要让他一个人。

梁思思侧头看身侧正在放行李的少年,心中震动。

原来这就是他每年此时消失几天的原因——他的生日,他妈妈的忌日。

恍惚间,她忆起当初易淮川刚到石杨镇那会,那个傍晚,他站在山顶,迎着风看向远处,整个人陷在悲伤里。

那会她不懂,只是在一旁安静陪着他。

后来,下山时,他才突然开口,说今天是他妈妈的忌日。

梁思思关了手机,在心中暗暗告诉自己,她今天一定会好好陪着易淮川的。

一无所知的易淮川见座位上的少女一直望着自己,他坐回她身边,问:“怎么了?”

梁思思自然不会说出实情,扯了个别的话题:“我在想送尾戒到底有什么含义。”

闻言,易淮川轻笑了声,却始终不肯吐露半句。

梁思思也不强求,因为既然易淮川说明天到学校她就会知道,那就等明天吧。

反正她今天的任务,就是好好陪他。

以至于两人抵达晏城后,梁思思主动提:“今天竞赛,你考得怎么样?”

“还行。”

易淮川答。

答完觉得不对,用审视的目光看她,问:“你也参赛了?”

梁思思有点心虚,但还是点了点头,垂眸应了声:“嗯。”

易淮川沉默了片刻。

梁思思心中更虚,她甚少有什么瞒着易淮川的事,参加竞赛也是为了陪他,不过她没钱去南城,只能报名了,因为参加竞赛,吃住行学校都报销。

“考得怎么样?”

易淮川的声音传来,听不出情绪。

梁思思偷偷抬眸,就这一瞬,被易淮川清冷的目光精准捉住。

“还好吧。”

她不确定。

答完想起她提出这个话题的初衷,又赶紧改口,“可能不太好。”

易淮川看着身侧心虚又忐忑的女孩,心中那点气早消失得无影无终了。

他不是傻子,又怎么不知道梁思思这样做的目的。

正因为如此,他才生气。

为了陪他,为了给他过生日,她何必委屈自己?

她知不知道,他有多心疼。

“这个竞赛难。”

他安慰她,让她减消自卑与敏感。

闻言,梁思思抬眸,用请求的目光看他,小心试探:“那等回去,你给我讲讲?”

“嗯。”

易淮川应了。

目的达成,梁思思稍稍松了口气。

此时的易淮川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怎么安抚没考好的梁思思身上,哪里知道小丫头在算计他。

两人去了梁思思住的别墅。

易淮川凭借记忆,将竞赛题还原了一份,递给梁思思,问:“哪题不会?”

两人都在书房,易淮川埋头回忆题目时,梁思思便拿着一本实验书在看。

她来晏城一中少年班后,什么课程在同年级都领先,唯有实验这块,是真的没基础。

为了弥补上,她找易淮川借了几本书,打算重点攻克一下。

闻言,她将书倒扣在桌上,接过易淮川回忆版本的试卷扫了眼。

只一眼,梁思思便震撼了。

她自诩记忆力不错,但没想到易淮川与她比,也不遑多让,竟然将整张试卷一字不差记了下来。

所以,他是正常的人类吗?

其实,题她都记得,不仅如此,她解出来的答案也都记得。

除了最后一大题,她不太确定是否正确外,其它题目还算有把握。

但想到自己的目的,她在笔袋里拿了支笔,在试卷上圈了几道最难的,圈着圈着,像是发现什么,干脆将试卷放在易淮川面前,理直气壮地道:“我感觉都挺难的,你从头到尾给我讲一遍吧。”

易淮川一怔,用不相信的目光看她:“都不会?”

梁思思心一横,点头:“嗯。”

易淮川将信将疑移开目光,用笔指了指第一题,开始讲。

梁思思喜欢易淮川的讲题方式,哪怕那题她本来就会,他还是能给她拓展新的视野,给出更简单方便的解题思路。

他似乎总能抽丝剥茧,找到每个题目的最优解。

他很有耐心,她也听得认真。

一题一题,讲完整张卷子后,窗外的晚霞映满了天。

“懂了?”

“嗯。”

“那我回去了?”

梁思思扫了眼桌上的小闹钟:“我还有几个实验题想请教你,一起吃饭吧?”

易淮川倒也好说话,真的留下来跟她一起吃了饭。

吃完饭,两人又回到书房。

这一次,梁思思没撒谎,她在实验方面确实有好几处不懂,很虚心地请教易淮川。

易淮川也一一作答。

全部结束后,梁思思将书放置在书架上,回头看他,问:“淮川,你前几年的生日是怎么过的?”

易淮川还抓着给她讲题的笔。

闻言,他幽深的目光落在手上那只笔上,淡淡道:“跟苏程、沈之翰、林宴城他们一起过的。”

每年这个时候,他们怕他一个人难受,每次都搞个大轰趴,又吵又闹。

他们唱歌、打牌、喝酒,而他只是静静坐在角落里,像个看客一般看着他们疯闹。

即便这样,他们还是不许他不去,硬生生的让他参与其中。

他也懒得辩驳或反抗,觉得这样也不错。

在热闹里,心就会平静许多,不会陷在当年的黑暗里出不来。

“你们是很小就认识的吗?”

梁思思顺着这个话题继续问。

易淮川点头应了声:“嗯。”

“感觉你们几个性格都不太同,怎么玩到一起的?”

梁思思放完书,又走过来,在他对面坐下,托腮望着他。

女孩的姿态很随意,盈盈的目光里落在他脸上,像是单纯好奇他的一切。

易淮川的脑海里闪过前几日爷爷对他说的话。

爷爷说梁思思在他面前容易自卑、敏感,让他主动一些。

其实他是不爱谈这些的,但她想知道,他也愿意让她多了解自己一些。

他想让她知道,他易淮川除却光环,也只是一个普通少年,跟她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

“苏程爷爷跟我爷爷是世家,林家跟易氏一直有合作,我们三个幼儿园起就在一起,沈之翰是意外。”

“嗯?”

女孩眼里闪过疑惑。

易淮川其实不太想提沈之翰,可很明显,面前的女孩想知道。

他顿了下,偏头看向别处,才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回复她:“他小学一年级时跟我打了一架,没赢,后来就要跟我一起玩。”

“哈哈。”

梁思思像是听到什么好听的笑话,直接笑出了声,逮着他问,“你还跟人打过架?”

易淮川记忆力好,打架那件事的细枝末节他都记得很清楚。

但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试图转移梁思思的注意力:“嗯。

沈之翰以前有个妹妹,但后来走丢了,他就变得有些暴躁,喜欢打架。”

果然,梁思思敛起笑容,关注点变成了沈之翰的妹妹:“后来找到了吗?”

“没有,当年的案子破了,但他妹妹可能没了。”

提起这个话题,易淮川也沉重不少。

梁思思心里挺难过的。

她自己就是被陆妈妈捡回去的,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

现在想到沈之翰的妹妹小小年纪却在他乡陨落,更为她感到难过。

如果可以,谁不想有个和和美美的家庭。

“那你们怎么就从打架的关系,变成朋友了呢?”

梁思思又绕回原来的话题。

刚刚,易淮川陷在情绪里,没仔细分析眼前的境况。

但见面前的女孩兜兜绕绕,又跳回之前的话题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