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三节、我是奴隶?

第三节、我是奴隶?

领主赫罗夫碎心者骑着马来到了城镇中,他的领主屋宅在城镇旁边的一处高地上修建,从哪里可以俯瞰整个城镇,以达到控制应对的目的,屋宅上有瞭望塔,维京长弓手可以站在那里向下射击来犯者。

但是一般的袭击者会被立即发现,然后被领主的二十名亲随杀死,这些亲随都是身经百战的维京人,他们忠诚而又战技娴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领主的任何命令。

“怎么回事?”赫罗夫骑在马背上,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对周围的询问道。

立即有维京人向领主禀报了这件事,赫罗夫这才放松了警惕,维京战士四处漂泊,寻找合适的妻子和一展抱负的地方也是很正常,甚至这是自己领地的荣耀,于是赫罗夫立即邀请瓦格斯前往领主屋宅做客。

“怎么会这样?“苏晨却有些意外,他本来以为按照剧情发展,赫罗夫怎么也会惩罚这群在自己领地中闹事的维京人,但没想到却将他们奉为上宾。

“感谢您尊敬的领主,不过我还有事情没有了结。“瓦格斯却摆了摆手,他在同伴的搀扶下,忍住了下体的疼痛,瞪了盾女安格一眼,但立即将更加凶狠的目光看向了苏晨。

“哦,有什么事?“赫罗夫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个奴隶出了一道谜语,但是我没有答出来,而我怀疑这根本就不是谜语。“瓦格斯指着苏晨大声说道。

“有这种事,如果我的奴隶撒谎的话,我会杀掉他的。“赫罗夫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便轻飘飘的说道,似乎杀个奴隶就像是宰掉一只鸡鸭般简单。

“杀人?“苏晨却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从这些人的态度中感受到了一阵寒意,自己的梦也太奇怪太真实了。

“告诉他们谜底。“盾女安格也皱了皱眉头,她一把抓住苏晨的胳膊,对他说道。

“哦,谜底是时间,这世界上只有时间能够消磨一切。“苏晨脱口而出的说道。

“原来如此,居然是时间。“听了苏晨的谜底,所有人都恍然大悟,而赫罗夫倨傲的面孔也缓和了一点,自己领地中的一个奴隶居然都能够出巧妙的谜语,这对于领主的威望和荣耀来说很有益处,不由多看了苏晨两眼。

“来自远处的勇士,还有领地中的自由民们,今天将有一场宴会庆祝我们的相逢。“赫罗夫大声的说道,立即迎来了众人的欢呼声。

“维京人的宴会啊!真想见识一下。“苏晨也不由露出了笑容,他很期待能够看见一场北欧维京人真正的宴会,可就在此时他觉得脖子上的项圈被什么东西钩住,接着自己的整个身体向后一仰狠狠摔在了地上,金星在他的眼前飞舞。

“该死的奴隶,竟然擅自离开牛棚。“从苏晨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粗鲁男人的声音,只见他的左手是一个铁钩子,就是这钩子钩住了苏晨的项圈,并且把他摔倒在地上。

“卧槽,真疼。“苏晨的脖子被这一下勒住,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疼痛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的后背被地上的石子咯的钻心疼。

“够了,这个奴隶刚刚生过病,格拉内悠着点,这可是我的财产。“碎心者赫罗夫拨转马首朝着领主屋宅返回的时候,丢下了一句话,这倒不是他多么看中苏晨,完全是担心自己的财产受损。

“是,领主大人。“凶恶的男人格拉内挺着大肚腩,他微微对着赫罗夫的方向弯腰,但是直起身体看向地上苏晨的时候,面容重新变得狰狞起来,他解下了腰间卷起来的皮鞭,“还不起来,难道要我请你吗?”

“额?”苏晨龇牙咧嘴的站起身来,身上的这种疼痛可绝对不是做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茫然的望着四周,维京人的城镇以及泥泞地面,大部分不是很讲卫生的维京男人们,他们的脸上刺着青色的纹身,蓝眼珠中透着冷酷和残忍,大部分的女人也邋遢不堪,只有盾女安格显得干净恬静,当然她的美貌也同样出众。

“快走,还有很多活要干,别以为你刚刚生了病就能够逃脱。”格拉内松开了钩子,但是却扬起手中的鞭子,对苏晨说道。

“知道了。”苏晨连忙回答道,同时他发现自己说的并不是汉语,而是古北欧语言,这似乎是一种本能,就仿佛是他出生就会说一般。

“给你。”安格也像其他人一样散开,但是当苏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白皙的小手将一团柔软的东西塞在了手中。

苏晨偷偷低头发现是一小块亚麻布,似乎是安格交给他擦拭伤口的,刚刚的一摔使得他的脑后和脖子出现了伤口,忍着蛰疼他用亚麻布摁了摁伤口。

“这疼痛绝对是真实的,难道这不是梦境,我穿越了?”苏晨跟随着凶恶的格拉内来到了仓库,仓库外有许多胡乱摆放的木柴,几名奴隶正在默默的干活,苏晨这才确定他没有做梦,而是魂穿了。

“没想到网文的梗居然落在了我自己身上。”苏晨简直哭笑不得,而且更倒霉的是自己穿越后,既不是什么骑士贵族,也不是王公大臣,甚至连个自由民都不是,只是最底层的奴隶。

不过还好自己是北欧人的奴隶,在确认了自己的处境后,苏晨一边在格拉内的指挥下,将笨重的木柴搬入仓库之中,一边冷静的思考着,他心中还暗自庆幸,要知道虽然维京人会抓捕奴隶,但是维京人的奴隶有机会被释放为自由民,自由民作战勇猛可以成为维京人战士,通过积累功绩甚至可能成为领主。

但要是穿越到了南方的法兰克人地区就惨了,农奴一辈子子子孙孙翻不了身,想到这里苏晨猛地呼出了一口浊气,他看了看自己那粗糙的手掌,以及手臂上的一小块青色乌鸦图腾纹身,自己虽然现在是奴隶,但至少魂穿附体的是一个纯正的维京人。

苏晨虽然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但当他身处不利环境的时候,适应的却很快,此时他开始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格拉内监督了一会发现苏晨没有偷懒,于是便离开去忙别的事情了,他虽然想和其他的奴隶交谈,但是发现没人理睬。

“这是一座小型的城镇,人口大概有一百五十人左右,没有明显的栅栏和防御,位于最高山丘上的领主屋宅应该是最后的防御手段。”苏晨干着手中的活,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这一座领地。

他在心中大概判断了一下,这是一座小型的部族,也就是说在领主赫罗夫之上可能还有君主,但这不是他现在需要关心的,他现在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如何摆脱奴隶身份,首先成为自由民。

“乌尔夫。”就在苏晨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听见从远处传来了女人的声音,于是好奇的抬头看过去,只见一位年纪在三十岁左右棕色头发的女人,她吃力的提着一个篮子。

“唔?”苏晨不知道对方是谁,因此不敢回答她,只能假装专心的干活。

“乌尔夫你的伤好了吗?”女人上前伸手抚摸苏晨的脑袋,满脸都是关切的询问道。

”呜,恩。“苏晨只好胡乱的点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希望对方以为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

“可怜的乌尔夫,你头脑还是如此混乱。”女人似乎叹了口气,失望的摇了摇头,但还是揭开篮子将里面的半块硬邦邦的面包塞在了苏晨的怀中,然后不舍的转身离去。

怀中揣着这半块面包,苏晨感到莫名其妙一度以为女人是自己肉身的母亲,但是他现在肯定对方并不是,因为她的脖子上没有项圈,也就是说她是自由民。其他的几名奴隶这时候,才用渴望的眼神看向他手中的面包,有一个奴隶甚至企图上前抢夺,苏晨一皱眉便用大脚踢过去,在这些人中他的身材最为高大魁梧,但可能因为以前比较木讷,所以这些人都以为他不敢反抗。

“谁敢抢老子的东西,我就打断他的狗腿。“苏晨的眼中不含一丝感情,此时他必须保卫自己的食物,否则这些人会一次次的抢劫自己,看见苏晨的强硬态度,其他的奴隶感到很吃惊。

“够了,都来干活,否则监工回来不会饶了我们的。“其中一个须发花白的年老奴隶,他银灰色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对其他人说道,其他的奴隶似乎很听他的。

苏晨却毫不在意,费力的啃起了大麦面包,面包中还夹杂着糠皮,但是好歹能够充饥,毕竟自己现在干着的可是体力劳动,吃完了面包后,苏晨才觉得自己的体力稍稍恢复了一些。

“喂,白痴乌尔夫干完了仓库的活,马上去把牛棚中的牛放出来。”而此时监工格拉内回来了,他扬起鞭子狠狠的抽打在苏晨的身上,皮鞭立即在苏晨的身上留下了紫色的痕迹,火辣辣的疼痛感让苏晨猛抽了一口凉气,他怒起冲冲的瞪了一眼格拉内。

“怎么,你还敢这么看我,难道要我砍掉你的手脚吗?”格拉内似乎没想到,苏晨居然敢公然的与自己对视,而不像是奴隶那样垂下头,他顿时怒起冲冲的拔出了腰间的刀子。

“你不敢,我是领主的奴隶,如果你砍掉我的手脚将无法干活。”苏晨却直起腰,对格拉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