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十三节、英雄有种

第十三节、英雄有种

就在所有的诺斯人都敬畏于天空中异象的时候,苏晨却昂首目视着天空,正在此时,天空中的太阳仿佛真的被芬里尔吐出来一般,漆黑的太阳周围出现了金色的光环,接着亮光一点点的露出来,很快黑影开始移动开,天空又变的晴朗。

“天亮了。”

“太好了。”

“芬里尔将太阳吐出来了吗?”

诺斯人看见天空重新变得大亮,都松了一口气,还有人鼓起勇气走到了领主屋宅外面,正好看见了背对着大门的苏晨。

“哦~。”此时太阳的阳光正好洒在了苏晨的身上,他的身体高大,金发披散在肩膀上,岔开双腿,昂首直视着天空,就像是一个威严的守卫者一般。

“该死的芬里尔。”苏晨十分装13的冷笑一声,冲着天空比了一个中指,故意豪迈的大声说道。

此时,苏晨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星爷在鹿鼎记中装13的桥段,他的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迈步走入了领主屋宅之中,而屋内的诺斯人们都忍不住的拉开了距离,在他们看来能够直面神话中的巨狼芬里尔的人,只有那些伟大的英雄们,就连瓦格斯也不敢轻易动弹。

“原来先知给我的种子是用来对付芬里尔的。“苏晨笑着耸了耸肩膀,若无其事的对众人说道。

“噢噢噢。“在苏晨的提醒下,他们这才想起来,原来先知给他的种子居然有这样的深意,赫罗夫也急忙上前一步,用手揽住了苏晨的肩膀。

“没想到先知会将对付芬里尔的神奇种子,送个我领地中的子民,我们应该立即为此进行庆祝的宴会。“赫罗夫是个精明的领主,他知道这种赶走芬里尔的故事一旦传播开,那么苏晨的名望将瞬间传遍整个的北欧,而自己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尊敬的领主大人,您忘了我还不是您的子民,而是您的奴隶。“苏晨眼珠一转,立即对赫罗夫说道。

“你在说什么话,你是我领地中的战士,怎么可能是奴隶呢。“赫罗夫立即吹胡子瞪眼起来,他一把将苏晨脖子上的项圈扯下来,扔到了一边,然后用自己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苏晨的胸口,要不是这副肉身够结实,恐怕就要被砸的吐血。

“咳,多谢领主大人。“但即使如此,苏晨也被锤的不轻,气血翻涌起来,他微皱眉头硬挺着含笑说道。

“宴会,宴会,为我们领地中新诞生的英雄庆祝。“赫罗夫用结实的胳膊搂了搂苏晨,大声的宣布道。

“噢噢噢噢噢噢~~。“诺斯人最喜欢宴会,大吃大喝相互吹牛,而今天宴会的素材格外的刺激,虽然他们因为恐惧日食,没有离开领主屋宅,无法亲眼看见苏晨如何打战芬里尔的过程,但是却不影响他们发挥想象力。

“天空的芬里尔身体大的像个山峰,它对着乌尔夫怒吼着,张开的嘴巴几乎要吞下整个房屋,可是乌尔夫却手中拿着神奇的种子,用力的砸向了芬里尔,那些神奇的种子你们猜变成了什么?“一名诺斯人抹了一把垂在胸口的胡须,大大咧咧的说道。

“可是我记得你当时躲在桌子底下,到底是怎么看见的。“但是他的同伴却毫不客气的揭老底的说道。

“胡说八道,我当然是用耳朵听见的,你不知道我的听力十分的敏锐吗?“讲故事的诺斯人气呼呼的说道,但是立即换来了其他人的大笑。

瓦格斯寂寞的坐在了一旁,他的面前摆着几个空酒杯,虽然喝了许多的麦芽酒,但是他的心情却越发的郁闷,本来应该是给自己庆祝的宴会,此时的主角却变成了苏晨,更糟糕的是诺斯人重新投票,这一次黄金可没有了市场,再珍贵的黄金怎么可能比得上能够对付芬里尔的神奇种子有用。

“所以你就在这里喝闷酒。“不过也不是所有人不再理睬瓦格斯,一把轻柔的声音传来,瓦格斯抬起头一看,居然是盾女安格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哼。“虽然自己的目标是娶安格为妻,但是瓦格斯却不想让安格看见自己最落魄的时候,他别过了脸。

“真是个有趣的人,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芬里尔吗?“安格却抱着双臂,修长的腿翘起来,她的目光看向了同赫罗夫坐在一起的苏晨,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低贱的奴隶,而是一名拯救了村庄的英雄。

“哼,我总有一天会杀死比芬里尔还可怕的怪兽给你看的。“瓦格斯怒起冲冲的抄起面前,满满一杯的麦芽酒,仰头将里面的酒灌入了口中,接着重重的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对安格说道。

安格却微笑了一下,对瓦格斯的置气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她的目光反而越过了人群,看向了正被领主灌酒的苏晨身上,不由的露出了略微担心的神色,接着站起身离开。

“够了,够了。”苏晨对赫罗夫的热情一下有些接受不了,而且维京人的麦芽酒喝起来味道虽然不错,但是后劲十足,他现在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作为维京战士,怎么可能喝不了酒。”赫罗夫却继续拿起酒杯与苏晨碰杯道。

这一晚苏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应付下来的,即使是在现代他也不擅长喝酒,当他感到自己的脑袋晕晕乎乎的时候,只觉得两个轻柔的身体把他架了起来,接着自己笨重的身体,就像是踩在棉花上朝前走去,迷迷糊糊中,他觉得自己来到了一间宽大的房间。

“哦呜。”身体重重的摔在了柔软的床上,他用手摸了摸床垫,自己好像睡回了公寓熟悉的床上。

“我怎么回来了?”苏晨醉眼惺忪,他伸手摸了摸床垫,打了个酒嗝,可是很快他觉得自己的身上有一双柔软的手在抚摸,接着将他翻了过来。

“我这是在做梦?”苏晨躺在柔软大床上,醉眼看向了面前,只见在床尾模模糊糊的有一个曼妙女人的身影,穿戴着轻薄的衣服,金色的秀发垂在胸前,如山峰般高耸。

“伟大的驱狼者,这不是梦。“接着那身影从苏晨的脚边,慢慢的爬向了他,直到凑近了他的耳边,淡淡的乳膻味道并不让人讨厌,发梢似乎还有花朵的香味。

“这肯定是梦,一个外国妹子,怎么可能在我身边。“苏晨的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做了三俗的梦,在梦里他不但变成了一个北欧人,而且身边还睡着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

可是,女人却俯下身子开始亲吻他的脸颊,纤细的手指滑过了他结实的胸膛,月光从窗户口处照进来,清晰的喘息声逐渐的响起。

当苏晨再此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从天窗照射了进来,他呼出了一口浊气,发现自己竟然浑身**,而自己居然睡在一间装饰不错的房间里面,

“我靠,头好疼,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苏晨坐起身来,他摇晃了一下脑袋,仔细的想要回忆,但是宿醉的头疼使得他什么都想不起来,看见床尾放着的衣服连忙穿上。

当他踉跄着走出房间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在领主的屋宅之中,而一路上经过的女奴看见他,都忍不住的捂嘴偷笑,还有女奴的脸颊绯红,苏晨看向她的时候,急忙逃走。

“发生什么事了?“苏晨有些摸不着头脑,昨晚的春梦难道是真的,自己真的和屋宅中的某个女人发生了关系,这时候他想起来维京人有一些奇怪的传统,那就是向勇者提供女人,以保证他能够留下足够强壮的后代。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