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十六节、血祭血神

第十六节、血祭血神

奴隶们惊恐的神色完全看不出是为了荣誉而献身,但是诺斯人们似乎并不在意,他们只需要一个向奥丁血祭的人选而已,不过苏晨看见相比于其他奴隶的惶恐,老人维赛德就显得淡定许多。

“你们谁愿意出来,为奥丁献身。”赫罗夫对着这群奴隶说道,但是奴隶们全都低着头一言不发,他们中胆小的人甚至开始小声的抽泣起来。

“这些胆小鬼根本不配作为血祭的贡品。”瓦格斯冷哼一声,轻蔑的说道。

“求生是人的天性,我们不能苛求每一个人都像维京人一样不畏惧死亡。”苏晨却翻了瓦格斯一个白眼,对他说道。

“你,哼。”瓦格斯抱着双臂,他觉得苏晨在怼自己,可是又觉得这话好像是在褒奖自己,所有只能气呼呼的不吭声,一旁的安格却很意外的看向了苏晨。

“干脆将他们全部献祭给奥丁算了,反正我们会抓新的奴隶的。”许多人开始不耐烦的说道,在他们看来奴隶就像是牲口一般,杀掉一批大不了再抓一批。

“就这么办吧!“看着祭坛下骚动的人群,以及先知和祭司们开始不耐烦起来,领主赫罗夫无奈的准备将所有的奴隶献祭。

“等等。“忽然老人维赛德却抬起头,对赫罗夫说道。

“什么?“赫罗夫没想到维赛德会突然站出来,他有些诧异的看着年老的维赛德。

“我已经年老没有什么用了,就让我去侍奉奥丁神吧!“维赛德淡定的说道,主动要求充当血祭的祭品。

“太好了,总算有一个勇敢的人。“赫罗夫感到很满意,他上前用手搭在了维赛德的肩膀上,赞叹的说道。

“好啊!奥丁会喜欢勇敢者的。“诺斯人都纷纷叫嚷起来,相比于被动的杀死奴隶们,他们更喜欢那些自己站出来的人。

“等等。“就在此时,一只手却举了起来,这出乎意料的一幕,使得所有人都愣住了。

“我反对。“苏晨放下了举起来的手,接着走上了祭坛。

“乌尔夫,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赫罗夫不由生气起来,好不容易有了祭品,却没想到苏晨会捣乱,要知道祭祀必须要正确完整,毫无差错的举行,否则惹怒了奥丁,没有了奥丁的庇护将会使得突袭以失败而告终的。

“尊敬的领主大人,各位英勇的战士和自由民们,我之所以出言反对,是因为这个祭品根本就不合格。“苏晨的目光扫过众人,他说完后顿了顿,接着说道,“伟大的奥丁怎么可能需要一个无用的老者来带给他讯息,我们血祭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找人告诉伟大的奥丁,以及阿萨神族们,我们即将发起的突袭,所以邀请诸神观看吗?”

苏晨的反问使得众人都是一愣,但是他们很快都点头起来,就连台上的祭司和先知都忍不住的打量起他来,因为这种关于宗教的奥秘,可不是随便一个诺斯人能够了解的。

“而我们却找一个迟钝而年迈的家伙去向诸神送口信,你们觉得合适吗?”苏晨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他用手指了指旁边的老者维赛德,大声的说道。

“胡说,我的腿脚可不迟钝。”维赛德生气的脸通红,他想要证明自己的矫健,但是在众人看来不过是滑稽的表现,于是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那么你准备怎么办,总不能不派人前去给奥丁送信吧?”先知走上前一步,对苏晨说道。

“是啊,难道能够打败芬里尔的你,可以将奥丁神亲自请到这里来?”瓦格斯也在台下起哄起来,他粗犷的声音格外响亮,说完后还大笑着看了看周围的人们。

“当然不能。”苏晨看着起哄的瓦格斯,倒也不是很生气,虽然这个家伙曾经不顾自己的救命之恩,拿起尖刀差点割掉了自己的耳朵,相处久了也清楚,他就是个胸大无脑的家伙,没错是真的胸大,可能骄傲的肌肉让他自视甚高,结果现在处处在苏晨面前落了下风,所以才会一门心思的找茬,就像个置气的小孩子。

“那你说到底该怎么办?”赫罗夫生气的胡子都快要翘起来了,他觉得这一场祭祀要是无法完成,自己精进策划的突袭可能就要泡汤。

“我们当然还有一个合适的人选,他身体强壮,能言善辩,更重要的是领主大人最信任的手下。”苏晨却在此时对赫罗夫说道。

“谁?”赫罗夫很诧异,他没想到苏晨会将祭品的人选,指向了自己的手下,但还是好奇的脱口而出的询问道。

东哈马尔的领地中有一处山壁,不知道何年何月,这里形成了一处天然的溶洞,所以被当成了关押罪犯的地方,格拉内已经被关押在这里一段时间了,他**着上身躺在干草堆中,头顶上石笋上的水滴滴答答的落下来。

“哦。”格拉内背后的伤口已经被处理,但是现在却只能如同一条死狗般苟延残喘,口渴的他只能仰起头,用口去接落下的水滴,很多天他都是靠着这点水续命,不过他并不担心,他相信自己作为领主赫罗夫的重要手下,一定会得到领主的赦免。

“康当。”忽然,一声清脆的铁门打开的声音响起,这声音在悠长的隧道和溶洞中回荡起来,紧接着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哦,是领主来赦免我了,我在这里。”格拉内顿时欣喜若狂,他乌黑的手向前爬去,借助着潮湿的墙壁,吃力的站起来,朝着入口处喊起来。

“在这里。”听见了格拉内的声音,那些举着火把的亲随顺着声音走了过来,看见黑暗中依靠着墙壁的格拉内。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格拉内急忙摇着手,冲那些诺斯战士喊道。

“过来。”诺斯战士上前架住了他,带着他一起朝着洞外走去,他们走得很快,将格拉内几乎是抬起来朝前走去,格拉内十分感动,觉得领主肯定是准备赦免自己了。

“领主大人是不是已经赦免我了,该死的乌尔夫是不是被抓起来了。”被关押在石洞内的格拉内,并不知道当日食出现的时候,苏晨大战芬里尔的事迹,于是当他询问起的时候,诺斯战士们并不说话,也不理睬他,只是带着他往前走去。

“你们带我去那里?”格拉内眼睁睁看着他们将自己带到了村庄外,这里可不是领主屋宅的位置,如果要赦免自己的话,为什么不把自己带到那里去,反而带往村庄外。

当格拉内被诺斯战士带来的时候,他看见这里已经聚集满了人,而且高大的神像出现在眼前,很明显这里是祭坛,为什么把自己带到这里来,格拉内明显感觉到了不妙,他挣扎了一下,但是他被关押在牢房内身体已经虚弱,更何况几名诺斯战士死死的架着他,根本就无法挣脱。

“我们的信使来了。”苏晨站在祭坛前,他看着面色苍白被诺斯战士们带来的格拉内,对着众人大声的说道。

“噢噢噢。”众人分开一条道路,看着被诺斯战士带来的格拉内,他们有的人还伸手拍了拍格拉内的肩膀,表示鼓励。

“呜。”格拉内一脸的惊恐,他就像是一头正在被拖入屠宰场的羔羊般无助,更让他心惊的是站在祭坛前的苏晨,这个昔日自己鞭子下的奴隶,此时却像是主人般看着自己,而自己却成了一条砧板上待宰的鱼。

“把他带上来。”更让格拉内绝望的是,领主赫罗夫一脸平静的看着他,招了招手让人将格拉内带上祭坛,此时**着上身的格拉内,更加感觉到了寒风刺骨。

“领主大人~~。”格拉内看见赫罗夫就像是看见了救星一般,他急忙对赫罗夫说道。

“格拉内,你是一个忠实的仆人,现在我要将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做,我希望你牢记住自己的使命和身份,不要在诸神面前给我丢脸。“赫罗夫用手拍了拍格拉内的肩膀,表情略微温和的说道。

“我一直是您忠实的仆人,请不要抛弃我。“感觉到不妙的格拉内,握住赫罗夫的手,牢牢抓住的询问道。

“不要害怕,能够与古代的勇士以及阿萨神族们在一起,是你的荣耀。“赫罗夫费力的将自己的手拔了出来,然后挥了挥手,转过身站在一旁,而几名诺斯战士立即上前,将他抬到了祭坛上。

“啊,救命,救命啊!“格拉内浑身颤抖,他身上的肥肉如同米糠般抖动起来,可是诺斯战士们却毫不留情,将他牢牢地固定在石头祭坛上。

“奥丁~~~。“女先知走上前,她的手中拿着一柄锋利的匕首,匕首上雕刻着许多尼如符文,她一边吟唱着古老的咒语,一边用匕首在格拉内的身上轻轻游走,接着站了起来,款款走到了苏晨的面前。

“将你挑选的祭品亲手送往诸神那里去。“女先知将锋利的匕首塞到了苏晨手中,而苏晨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要被迫杀掉格拉内,他犹豫着抬起头,可是女先知已经不耐烦的将带着自己余温的匕首塞在了他的手中。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