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二十八节、洗劫布尔斯领地(三更)

第二十八节、洗劫布尔斯领地(三更)

豪斯泰因提着斧头和盾牌走在村庄中,这里已经是一片狼藉,还有被烧毁的房屋倾倒着,不过号角声却没有丝毫停息的样子,这种情况十分的诡异,竟然让战斗经验丰富的豪斯泰因都感到背脊发凉,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人,快过来看。”这时候,一名维斯比战士走过来,他的脸有些苍白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声音都微微颤抖。

豪斯泰因没有询问这名维斯比战士,他默默跟着对方来到了空地篝火旁边,篝火中的火焰还没有完全熄灭,更加诡异的是在篝火之上,那是一口盖着铁盖子的钳锅,里面咕嘟嘟的烧着水,锅上留下的一个口中正在冒着热气。

“这是什么东西?”豪斯泰因熊蹲了下来,他用手中的斧头抬起连接着钳锅和架在木架上的号角的一根鲜血淋淋的肠子,但是无论是冒着热气的口,还是另一端的号角口都被用亚麻线紧紧的扎紧,热气通过这根肠子灌入了号角中,整根肠子被鼓起来,而使得号角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我们要对付的是一个邪恶的恶灵吧!”那名带豪斯泰因来到这里的维斯比战士,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他认为这种不用人吹就能够发出声音的号角,肯定是恶灵施展的魔法,惊慌中他将戴在脖子上的托尔之锤项坠露了出来,希望能够躲避这可怕的恶灵。

“我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这肯定不是恶灵,还有那些该死的海盗去那里了?”豪斯泰因站起身来,他用斧头将鲜血淋淋的肠子斩断,顿时热气冒出来,而号角也不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哗啦,哗啦,哗啦。“此时在海面上,两艘龙首船正快速的行进着,诺斯战士们握住木浆,用力的划着,苏晨、安格和瓦格斯都乘着同一艘船。

“沿着海岸线继续向南,就能够看见布尔斯领。“瓦格斯指着海岸线,对苏晨说道。

“恩,我们行动要快速,要在维斯比人反应过来前,掠夺完成。“苏晨手扶着龙首,对两人说道。

“没有问题,你那个神奇的能自己吹响的号角,肯定还会迷惑他们一阵子。“安格抱着双臂笑着说道,此时海风吹过,使得她的披风抖动起来。

“不错,我想不通到底为什么那号角会自己响起来,难道乌尔夫你真的从先知那里学习了魔法?“瓦格斯挠着后脑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对于面前的乌尔夫他有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而苏晨却没有解释,他无法向这群中古世界的人解释蒸汽动力这样的事情,反正他们会以为这是魔法巫术之类,不过这样也好,这能够增加自己的神秘感,而他的命令也使得这群诺斯战士们完全服从。

龙首船载着众人朝着布尔斯快速行驶,他们的运气也十分的不错,此时的顺风吹拂着蓝条风帆,使得龙首战船比战马奔跑的速度还要快。

“到了。“忽然,瓦格斯看见远处的海岸线上出现了袅袅青烟,那是布尔斯村庄的炊烟。

“哈哈哈。“此时,布尔斯村庄的人们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小孩子还在嬉戏打闹,而成年人正在忙碌着农活,渔夫们还在修补着渔网。

“那是什么?“但是很快渔夫发现了出现在海平面上的龙首船,他们心中大惊失色,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龙首船可不是好预兆,通常都是海盗。

“当当当。“有警觉的人立即跑到了村庄中心,那里的大树下挂着一块铁片,当有危急时刻,或者领主召集的时候,人们便会敲响那铁片,清脆的声音可以传播很远。

“发生什么事了?“大腹便便的领主从屋子中走了出来,他披着一条狼皮披风,身上挂着一件黄金项坠。

“是龙首船,海面上出现了龙首船一定是海盗。“那名拼命敲响了警报的维斯比渔夫,看见领主出现了,他急忙跑到了领主面前说道。

“海盗,不可能,他们此时应该在福勒与伯爵大人对战。“作为领主他的消息更为灵通,于是对渔夫说道。

“可是,我们真的看见了龙首船。“渔夫却极力的说道。

领主心中也是一动,他急忙也看过去,果然发现了两条长船靠了岸,很明显那些在与伯爵对战的海盗,居然跑到了自己这一边。

“迎战,迎战。”领主带着自己的亲随朝着捕鱼码头跑去,但是苏晨等人也已经上岸,而人数也比领主多得多。

“盾墙。”瓦格斯怒吼一声,上岸的诺斯战士们立即列成了两列盾墙,他们呼喝着有节奏的号子声,朝着布尔斯领主等人压了过去。

“盾墙。”光头大腹便便的布尔斯领主也大吼一声,他命令自己的亲随们也用圆盾组成了盾墙,但是他只有十人左右,所以那盾墙显得寒酸而可怜。

“乒~~。”一声巨响,盾墙与盾墙冲击在了一起,接着斧头和长矛激战交织在一起。

“稳住,稳住。”布尔斯领主在盾墙后面,不断的催促着,可是他们却被苏晨等人逼迫的步步后退,这让布尔斯领主极为恼火,如果不是维斯比雅尔抽调了自己大量的人手,他怎么可能连防守自己领地的能力都没有。

“哇啊啊啊~~。”当布尔斯领主手下组成的盾墙被冲散的时候,瓦格斯一马当先冲入其中,他握着自己的维京铁剑和圆盾找上了布尔斯领主,其他人立即给两人让出了空地。

“奥丁~~。”布尔斯领主将手中的剑在左右抡起,接着用力的敲击了手中的圆盾,对着瓦格斯怒吼一声。

“把你的头盖骨拿来。”瓦格斯也怒吼一声,他抡起圆盾挡住了领主的剑,接着挥出自己的剑,但是布尔斯领主也是一位战士,大腹便便并不影响他的武力,双方你来我往交手十几个回合,但是瓦格斯的战斗技巧明显更高。

“噗嗤~~。”忽然,瓦格斯转身猛地挥出一剑,这一剑正好击中了布尔斯领主的空挡,剑锋划过了他的咽喉部分。

“哦呜,咳咳咳~~。”布尔斯领主的眼睛圆睁,他张了张口,松开了盾牌,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但是鲜血却不受阻止的流淌下来,接着布尔斯领主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了沙地上,他张开了双腿,无力的垂下了自己的脑袋,生命迅速的从他身上消失。

“噢噢噢噢。”看着被自己杀死的布尔斯领主,瓦格斯举起了自己的剑大声的欢呼怒吼起来,接着上前一步,用手接住了布尔斯领主脖子下流淌的鲜血,然后用沾血的手指从自己额头画到了下巴位置。

“噢噢噢噢~~~。”当布尔斯领主倒下的时候,诺斯战士们便知道他们赢得了这一场战斗,剩下战意全无的布尔斯领主的战士,四散而逃,苏晨让众人不得追击,他需要这些人散布恐慌。

消灭了在沙滩上的布尔斯领主等人,他们立即朝着布尔斯部落前进,一路上毫不客气的洗劫和焚烧布尔斯领地中的建筑,最大限度的抓捕奴隶。

浓烟很快在布尔斯部落上空窜起,而正准备返回维斯比的伯爵正好碰到了逃窜的布尔斯人,他们向伯爵控诉了那群可恶海盗的行径,听了这些人的控诉,维斯比雅尔暴跳如雷,很明显他们以为撤退的诺斯海盗们,居然绕过了他们朝着布尔斯进攻,并且顺利的洗劫了那里。

“出发,进军布尔斯,这一次一定要抓住他们。“维斯比雅尔狠狠的抽打着跨下的战马,对自己的军队下达命令道。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