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三十二节、治的就是女贵族

第三十二节、治的就是女贵族

战斗越来越激烈,维斯比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在了瓦格斯等人的斧下,以前苏晨并不相信什么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话,以为那都是古人夸张的修辞,但是现在看着瓦格斯一个人就能够对付数个维斯比人他相信了,这群战战兢兢拿着武器的维斯比人根本就无法对付盛怒下的维京勇士。

“噢噢噢噢~~。”瓦格斯狂暴的怒吼声,更增添了几分威势,他丢下了自己的圆盾,只是挥舞着手中的斧头,躲闪不及的维斯比人立即会被劈砍而死,鲜血染红他下巴上的胡须。

“擒贼先擒王,肯定有一个指挥者。”苏晨冷静的用圆盾挡住了刺过来的长矛,他的双眼注视着不断进攻而来的维斯比人,这种不断调整的进攻节奏,肯定是有一位指挥者,他要能够近的可以观察到了自己,但是又要足够远的可以保护自己。

当苏晨在人群中搜寻的时候,他很快看见了东南哨塔中的人影,奥萨女大酋长华贵的衣服很明显是一名贵族,而几名穿戴着盔甲的维斯比战士守护在侧,很明显她正是战斗的指挥官。

“盾墙,跟着我。”苏晨心中立即明白过来,他大吼一声,对诺斯战士们命令道。

盾墙立即掩护着苏晨朝着东南方进攻,维斯比人在狭窄的木墙上根本就无法阻止,本来人数的优势根本就施展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盾墙朝着哨塔方向推进。

“快多布置弓箭手。”哨塔中的奥萨女大酋长正在下达着命令,这一支海盗的强悍超过了他们的预料之外,而那些收容的福勒人则四处奔逃,如同一群尾巴着火的耗子一般,这更加的影响士气。

“夫人请您快点离开这里。”一名亲随战士发现战斗的声音距离他们越来越近,急忙走到了奥萨女大酋长的面前,对她说道。

“绝不,我要守住自己的领地。”奥萨女大酋长却很固执,她握着手中的铁剑,坚定的说道。

可是,苏晨率领着的诺斯战士们已经攻到了哨塔附近,亲随战士们为了保护奥萨女大酋长急忙拔剑迎战,盾牌与剑碰撞在一起,男人们厮杀起来,惨叫声不时响起。

“咕嘟。”奥萨女大酋长虽然在所有人面前表现得极为强硬,但是她此时却感受到了恐惧,用力咽了咽她看向了门口,哨塔那用木头搭建的狭窄木门,此时仿佛随时有一头野兽冲进来一般,逼得她握紧了手中的铁剑,不过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发抖,当真正面临危险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噢噢噢~~。”忽然一个亲随战士的背影出现在了门口,他似乎在后退着行走,企图挡住门口。

“出什么事了,敌人击退了吗?”奥萨女大酋长急忙对自己的亲随战士询问道。

“哦呜,噗嗤~~。“可是那名亲随战士却发出了一声闷哼,他的身体摇晃了几下,向左侧倒了下去,这时候奥萨女大酋长才发现,苏晨站在了她的面前,正在伸手将斧头从亲随战士的身上拔出来。

“滴答,滴答。”苏晨提着斧头走了进来,鲜血从上面滴在了地面上,而奥萨女大酋长不由的后退了一步,但是手中的剑却举了起来,对准了苏晨。

但是苏晨并没有因此停步,他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女贵族,她的服饰以及保护的亲随都反映出其地位,而奥萨女大酋长在苏晨的步步逼近下,发出了呐喊朝着苏晨砍过来。

苏晨侧身躲过了奥萨女大酋长的攻击,但是奥萨的攻击并没有停止,作为维斯比的女人,她也懂得如何使用武器,可是养尊处优的奥萨女大酋长完全不是苏晨的对手,就在她准备回手砍向苏晨的时候,却已经被苏晨贴身捏住了手腕,接着从背后夹住了她的脖子。

“哦呜。”奥萨女大酋长只觉得她的身体被紧紧的压制住,手腕的关节吃痛,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中的剑。

在与狂战士几乎是濒临死亡的战斗后,苏晨觉得自己的战技似乎更上一层,对于敌人的动向以及武器的运用也变得更加敏锐。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升级了?”苏晨心中腹诽了一句,但并没有放松警惕,他迫使奥萨女大酋长放弃了武器之后,从背后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不要动,我不想伤害你。“

奥萨女大酋长没想到面前这个年轻的海盗,会对自己说这种话,不由想着对方是不是企图欺骗自己,不过她确实不敢动了,在生下长子斯特恩的时候,她只有十五岁,现在也才二十五岁左右,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可是她的丈夫维斯比雅尔却已经四十八岁了。

身后强壮健硕的年轻海盗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身躯,竟然让她忽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尤其是自己在激烈反抗的时候,两人的身躯产生更紧密的摩擦。

“我知道了。“奥萨停止了挣扎,她眨着眼睛冲苏晨说道。

“很好。”苏晨也觉得身体有些燥热,刚刚与敌人厮杀,鲜血刺激的他嗜血基因激增,现在突然又搂着这么一个丰腴的女贵族,难免会感到奇怪的躁动,但是理智还是压制住了他内心的狂躁。

当苏晨放开了抓住奥萨的手的时候,却只觉得右脚脚背一疼,不由龇牙咧嘴的闷哼一声,只见奥萨抬起自己的脚狠狠的踩在了他的脚背上,接着便想要朝着门外跑去,这一下激怒了苏晨,他伸手一抓,抓住了奥萨女大酋长的发辫,用力一拉扯。

“啊。”头发被抓住,吃痛下奥萨尖叫着用手握住自己的头发,接着只觉得自己整个身体被强壮的苏晨扛了起来,她的双腿不停的踢着,就像是一匹没有被驯服的小母马。

“哼。”苏晨很生气,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是狡诈,心中不由恶向胆边生,他决定好好教训羞辱一下她,好让她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是什么,于是用手拧着奥萨的后衣领,将她提起来放在了膝盖上,伸手掀开了她华丽的裙摆。

“你要做什么,我要杀了你。”发觉不对劲的奥萨,紧张的尖叫起来,可是苏晨却根本不理睬。

“啪,啪,啪。”苏晨毫不客气的举起自己的手,朝着那屁股狠狠的揍起来,手掌印越来越多,红色连成一片。

“啊,啊,啊~~。”奥萨又羞又怒,她出身于贵族,嫁给维斯比雅尔生下了长子后,更是被百般呵护,几时受到过这种羞辱,开始她心中恨不得杀死抓住自己的年轻海盗,可是逐渐的她产生了别样的感觉。

“卧槽,这女人?”苏晨本来打着还挺过瘾,但是渐渐觉得不对劲,这女人的痛苦叫声好像走味了,这让苏晨很生气,自己可是要惩罚她的。

于是苏晨将奥萨放在了地上,他站在了这位女贵族的面前,微皱眉头低头看着她,此时的奥萨女大酋长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凶悍,她的眼角含着泪水,面色赤红,蜷缩在地面上,抬起头看向苏晨的时候竟然如同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起来。“苏晨对她命令道。

而奥萨乖乖的站起身来,她整了整自己的裙摆,就像一头听话的绵羊一般。

“麻蛋,这娘们原来欠揍。“苏晨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