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三十九节、盟约

第三十九节、盟约

海面上一艘龙首长船缓缓的驶回来,上面是赫罗夫派往哥特兰岛的使者,他带着赫罗夫的口信,告诉维斯比雅尔他们俘虏了奥萨女大酋长和他长子的消息。当得知进攻自己的居然是赫罗夫的时候,维斯比雅尔极为的愤怒,但是豪斯泰因却阻止了他,因为此时的哥特兰岛遭到了重创,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休整。

“我会出钱赎回自己妻子和儿子的,但是我有条件。”维斯比雅尔对使者冷冷的说道。

使者满意的带着维斯比雅尔的口信返回,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因为维斯比雅尔提出了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条件,但无论如何他还是返回东哈马尔并且带回了消息。

“这么说维斯比雅尔同意接受喽!“赫罗夫看着面前的使者,高兴的说道。

“没错大人,但是他却提出了一个条件。“使者点了点头,但是却面露苦涩的说道。

“是什么?“赫罗夫好奇的问道。

“维斯比雅尔要求您亲自前往哥特兰岛与他结盟。“使者对赫罗夫说道。

“什么?“赫罗夫心中十分的吃惊,他没想到自己在突袭了维斯比雅尔后,对方居然还要与自己结盟。

“维斯比雅尔遇上了大麻烦,他曾经承诺白衫哈夫丹会在冬天前派出一支军队和物资支持他,但是现在却因为遭到了我们的突袭,使得军队和物资都无法凑齐,所以才会提出同盟请求。“使者耐心的对赫罗夫说道。

“是白衫的要求吗?“赫罗夫顿时觉得十分的棘手,因为他没有想到自己突袭哥特兰的财宝,居然是白衫的军费,如果被白衫哈夫丹知道的话,自己可没有好果子吃,虽然他自认是一名枭雄,但是同拉格纳的儿子们比起来,他也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

“那么大人,您的回答是?“使者小心翼翼的看向赫罗夫,对他询问道。

就在赫罗夫被白衫哈夫丹的名声所恐惧的时候,维斯比雅尔却显得很悠闲,他搂着一名女奴斜躺在铺着熊皮的地上,任由女奴给自己喂酒喝,完全没有自己妻子和儿子被俘虏后的焦急忧伤。

“大人,赫罗夫会同意您的提议吗?“豪斯泰因却站在一旁,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放心,他一定会同意的,如果他不想激怒哈夫丹的话。“维斯比雅尔坐起身来,他挥了挥手将女奴赶了出去,因为苏晨的突袭使得他这里连一个漂亮的女奴都找不到了。

“哈夫丹的名字真的能让赫罗夫屈服吗?“但是豪斯泰因却摇了摇头,他很清楚哈夫丹要对付不列颠岛上的麦西亚人和维塞克斯人,压根不会理睬东哈马尔这种偏远的地方,更何况东哈马尔是铁骨比约恩的势力范围,哈夫丹也不可能对自己的兄弟领地出手。

“不是屈服,我很了解赫罗夫,他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为了提升自己的名望、财富和扩张土地,他一定会同意结盟的。“维斯比雅尔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块肉干,放进嘴里撕咬下来一块,接着走到了自己领主屋宅门口,此时他的领民们正在清理废墟,重新搭建起来新的房屋。

果然,维斯比雅尔的话完全应验了,赫罗夫派遣使者同意了盟约,但是盟约的地点却改在了锡格蒂纳,在那里他会亲自与维斯比雅尔会面,然后订立盟约。

“锡格蒂纳?“苏晨坐在草地上,他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接过了厨娘帕海娜带来的熏鱼和大麦面包,而他身边站着安格。

“是的,维斯比雅尔要求赎回人质,并且与我们订立盟约,但是赫罗夫不敢去哥特兰岛,于是就要求两人一起前往锡格蒂纳,只有在那里订立盟约,他才会安心。“安格咬着一棵青草,她拒绝了苏晨掰开的一半大麦面包。

“为什么在锡格蒂纳他会安心?“苏晨皱着眉头咬了几口大麦面包,这种硬邦邦的面包味道确实不怎么样,但是他在自己屋外翻土耕种后,确实有些饿了,只能就着凉水下咽。

“因为那个男人在,没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闹事的。“安格却修长的眉毛却挑了挑,理所当然的说道。

“谁?“苏晨更加纳闷了,好奇的问道。

“铁骨比约恩,拉格纳的儿子。“安格对苏晨说道。

“比约恩,原来是他。“苏晨想起来,此时统治瑞典的正是铁骨比约恩,但是古代北欧的许多地名都与现代不同,加上各种领主领地犬牙交错,大家其实也没有明确的界限,甚至因此常常为了一棵树一段河流大打出手。

“真是有趣。”苏晨若有所思,原本以为势如水火的两个领主居然要签订盟约,而且还是在比约恩的领地上,不知道这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当安格离开之后,苏晨将篮子中剩下的食物分给了正在为他干活的维赛德和小哈拉尔,自己则提着篮子朝着领主屋宅的方向走去,准备将篮子还给厨娘帕海娜。

“我听说领主曾经找过你的麻烦。”帕海娜看见苏晨,上前伸手亲昵的将他脸颊上的泥土擦拭干净,关切的说道。

“他想杀了我,不过现在想杀我可能没有那么容易。”苏晨耸了耸肩膀,对帕海娜说道,虽然他不明白根本不是自己生母的帕海娜,为何会如此的关心自己,但是还对她安慰道。

“杀你?”帕海娜的眉头皱起,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又忙碌起来,但是苏晨却感觉到她在恐惧着什么。

“出什么事了吗?“苏晨连忙问道。

“不,没什么,你最好不要触怒领主,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的伤害。“帕海娜转过身,对着苏晨笑了笑说道。

“啊,知道了。“苏晨纳闷的点点头,当然不会将帕海娜的话放在心上,不过他扫了一眼厨房,今天的厨房好像格外的安静,这让他有些诧异,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没有看见过女奴海德,于是对帕海娜询问道。

“她今天好像生病了,一直没有出现,不过反正领主大人也没有宴会,所以大家都能休息一下。“帕海娜对苏晨解释道。

“生病了?“苏晨的眼前浮现出了那个漂亮活泼的小女奴海德,他决定去看看她,而她可能去的地方只有一个。

海德此时正躲在树屋之中,她蜷缩着惊恐的不时看看屋外,似乎那里随时都会出现可怕的东西一般,而这时候她听见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向上攀爬,这使得她更加的恐慌起来。

“海德?“苏晨爬上了树屋,当他推开门的时候,看见如同小鹿般受到惊吓的海德,心中十分的惊讶。

“乌尔夫?“看见出现在面前的竟然是乌尔夫,海德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但是很快她的眼中溢满了泪水,哇的一声扑到了苏晨的怀中。

“呜呜呜。“

“怎么回事?“低头看着在自己怀中哭成泪人般的海德,苏晨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他并没有多少安慰女孩的经验,只能抱住海德纤细的肩膀,用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等待她的情绪逐渐安稳下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晨低头看着哭的带雨梨花般的海德,轻声对她询问道。

“我,完蛋了。“海德湛蓝的大眼睛,此时更如一池湖水般,白皙的小脸浮现出了玫瑰红,小鼻子抽抽嗒嗒的,将苏晨的胸前的衣衫都打湿了。

“你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帮你?“苏晨哭笑不得,对小女奴海德说道。

“领主要杀我。“海德抽泣了几下后,总算平复了心情,但是一张口又哇的大哭起来,而苏晨听了也很吃惊。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