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四十二节、勇士称号入手

第四十二节、勇士称号入手

漆黑的夜空下,领主屋邸前却火光一片,东哈马尔的人们手举着火把聚集在这里,手中的火把汇集在一起,使得房屋前一片明亮,但是除了这里外,其他的地方却黑暗一片。

“东哈马尔的人们,作为你们的伯爵,我很荣幸在这个圣洁的节日,主持为勇士们戴上臂环的仪式。”赫罗夫带着自己的妻子一起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赫罗夫的目光扫过众人,对他们说道。

“托尔,托尔,托尔~~。”所有人都举起了手中的火把,大声的呼喊着雷神托尔的名字,这名在北欧宗教神话中以豪爽勇猛的英雄神,可以说是仅次于奥丁受到人们欢迎的神灵。

“为托尔献祭。”赫罗夫满意的看着欢呼的众人,这时候才伸出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众人停止欢呼,这时候才命令人牵来了一头山羊。

“刷!~~。”

“咩~~。”赫罗夫接过锋利的刀子,将山羊抹了脖子,鲜血瞬间流淌在祭祀放好的土盆之中,血腥的味道很快弥漫在会场之中,这时候,祭祀端起盆子走到了早就等候着的苏晨等人面前,这一次接受勇士称号的有五名,都是在突袭哥特兰岛中立下功劳的诺斯战士,而瓦格斯早就已经是战士了,所以他没有参加。

“以托尔的名义赐予你力量和勇气~~~。”祭祀用自己的手指蘸着血迹,然后摁在苏晨的额头,接着向下猛地一拉,三道血痕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苏晨微微的点了点头,他本来以为这一次的祭祀先知会出现,却只是来了几个光头祭祀,这让他略微有些失望,毕竟有许多事情他想要询问先知。

“乌尔夫,走上前来。”赫罗夫伯爵穿着一件诺斯人的传统衬衫长裤,身上披着一条狼皮披风,披风上有两个明亮的黄金章扣,由细小的黄金锁链连接在一起,正好可以让使用者穿戴上。

“伯爵大人。”苏晨走到了赫罗夫伯爵的面前,他表现的很顺从,因为他知道拥有了勇士的头衔,自己在诺斯人中的社会地位将发生质的变化,在平时可以代替领主维持治安,战争中的时候可以自己组织小型军队为伯爵而战,当然这需要他自己支付兵饷。

“这个臂环给你,从今天开始,你将是东哈马尔的一名勇士,希望你能够不辱没我们的名誉,不辱没奥丁的威名。”赫罗夫从自己的妻子手中接过来一枚臂环,这臂环是用银子打造而成的,乃是一只头尾相连的海龙,精致的雕刻栩栩如生,张口欲咬的海龙似乎要吞掉自己的尾巴。

“感谢您伯爵大人。“苏晨将臂环戴在了手臂上,而此时领主夫人则亲吻了他。

当所有人都获得了臂环的时候,赫罗夫却变得严肃起来,因为此时进入了最重要的环节,他站在众人面前,昂起了头。

“获得我授予臂环的勇士们,现在你们将在诸神的见证下,向我发誓效忠,永远忠诚于我和我的家人。“赫罗夫之所以要求给苏晨授予勇士称号,正是为了获得他的效忠,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无法压制住苏晨,如果不希望局势走向崩坏的话,自己就必须获得苏晨的誓言。

“在托尔神的节日中发出的誓言是极庄严的,因为托尔神是一位公正严厉的神灵。“祭祀仿佛是为了配合赫罗夫一般,大声的宣布道。

“任何违背誓言的人,将会受到诸神的诅咒,他的船只风帆将无法鼓起,他的剑将无法举起,他的每一次掠夺都将无功而返。“另一名祭祀也大声的说道。

“噢噢噢~~。“东哈马尔的诺斯人都吃惊不小,以前也有授予勇士臂环的仪式,但还从没有祭祀发出如此眼中的诅咒,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

“哼。“苏晨的心中却冷笑一声,看来赫罗夫感觉到自己的威胁,企图用宗教迷信来扼住自己的势力,但是他的表面却像其他人那样,显得毕恭毕敬,好像真的被祭祀的诅咒所恐吓到一样。

“真是荒唐。“瓦格斯在人群中皱眉不已,他没想到赫罗夫居然会使用这样的手段。

“我向托尔神发誓,向奥丁神发誓,自己将永远效忠赫罗夫大人。“苏晨庄严的举起右手,食指交叠在中指上大声的说道。

这种食指交叠在中指的方法,本来就是西方发誓不算数的姿势,但是北欧人应该还没也见过,而苏晨当然也不在乎所谓神灵的诅咒,如果神灵的诅咒真有效果的话,东方也不会改朝换代了。

“唔?“在场的人除了祭祀外,似乎没有人看出苏晨耍的小花招,而祭祀只是眉头皱了皱,但是他并没有说话。

“很好。“看见苏晨毫不犹豫的发誓后,赫罗夫十分的高兴,他认为自己已经彻底的压服了这名声名鹊起的勇士。

就在仪式结束之后,众人们进入了火炬游行和狂欢之中,但是在黑暗的角落中奥萨女大酋长却气的咬紧牙关,她握紧拳头浑身发抖,可是却对苏晨一点办法都没有。

“嘎吱。“赫罗夫返回了自己的领主屋宅之中,他进入自己的卧室脱掉了厚重的狼皮大氅,这种名贵的披风是专门为仪式等大型活动准备的,平时则被精心的放在行李箱中保存着。

“是你?“可是当赫罗夫前脚走进来,后脚奥萨女大酋长便走了进来,她的脸上还带着怒起。

“这么说我们的约定不算数了?“奥萨女大酋长生气的对赫罗夫质问道。

“不,当然算数,只是时机未到。“赫罗夫带着微笑,上前一步企图抱住奥萨女大酋长,可是却被她一把甩开。

“在见到我的丈夫前,如果不能见到乌尔夫的人头,我们的约定将失效。“奥萨女大酋长威胁着对赫罗夫说道。

“一个区区的乌尔夫,没必要引起你如此的恨意。“赫罗夫笑着对奥萨女大酋长说道,但是却毫无作用,固执的奥萨女大酋长打开了门,可是一瞬间愣了一下,因为领主夫人正站在门口。

“出什么事了?“奥萨女大酋长也只是愣了一下,便与领主夫人擦肩而过,而看着气冲冲离开的奥萨女大酋长,领主夫人诧异的询问道。

“不,没什么,只是我们的客人闹了点情绪而已。“赫罗夫耸了耸肩膀说道。

“宴会快开始了,大家还在等我们。“领主夫人带着些许的疑惑,但还是上前对赫罗夫说道。

“我知道了。“赫罗夫立即换上了一套宴会的便服,作为领主他拥有许多衣服,而衣服也是彰显贵族与普通平民的地位差别。

东哈马尔的宴会开始,人们尽情的喝酒欢笑,讲着粗鲁的笑话,扳手腕和打斗的项目也颇受人们的喜欢,不过苏晨和其他几名刚刚获得勇士臂环的人成了焦点,人们频繁的与他们比拼酒量,似乎非要将他们灌醉不可。

“够了,真的是够了。“苏晨喝的感觉胀肚子,他其实并不害怕这些麦芽酒和蜂蜜酒,这种程度的酒精并不会让他醉,但是也架不住一杯杯的灌入肚子中,于是找了个借口出门撒尿,当他艰难的从众人中通过,走出大门的时候,感受到了一道阴冷的目光,不由好奇的回头看去,而正好于坐在领主宝座上的赫罗夫对视,对方很快的将目光移开。

“是错觉吗?“苏晨挠了挠后脑勺,有些诧异,但还是走了出去,一阵寒风吹来,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正准备找个地方放水的时候,却听见了一阵隐隐约约的女人哭泣声。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