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四十八节、不该出现在宴会的人

第四十八节、不该出现在宴会的人

维斯比雅尔的使者长船抵达了码头,此时的东哈马尔已经变得白雪皑皑,人们穿上了皮毛制而成的衣服,四处搜寻柴火,以度过这难以忍受而漫长的冬季,不过所有人都认为幸亏苏晨和瓦格斯率领的突袭队,使得今年的冬天变得好过多了。

苏晨坐在用结实木条制作而成的木箱子前面,黑狼王正虚弱的卧在里面,没想到在中了箭矢和刀伤之后,强悍的黑狼王竟然没有死,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伤口被苏晨处理过,因此黑狼王才能撑下来。

“哦呜。“黑狼王绿油油的眼睛盯着苏晨,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几天,一开始黑狼王十分的厌恶这种对视,龇牙咧嘴企图恐吓苏晨,但是苏晨却毫无畏惧,逐渐的黑狼王开始躲闪,从心理上便已经落了下风,尤其是在它本身脆弱的时候。

“乌尔夫。“这时候,海德出现在了苏晨的房屋前,她有些紧张的说道。

“海德。“苏晨将披在身上的羊毛毯子取下来,这几天他伤好差不多的时候,便整夜整夜的与黑狼王对视,他也不清楚这种熬鹰的方式能否适用狼。

“我听安格说你受伤了,很抱歉最近领主那里实在太忙,我现在才来看你。”海德有些抱歉的说道。

“是我让安格不要告诉其他人的,也是我让她找你来的。”苏晨却伸手摸了摸海德的脑袋,笑了笑说道。

“有什么事吗?”海德诧异的问道,她不明白发生了

“确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做,如果成功的话,说不定你也能摆脱心中的恐惧。”苏晨淡淡的对海德说道,他并不希望海德有太多的心理负担,因此没有将事情的实情告诉她,但苏晨也不算说谎,如果能够成功巧妙的干掉赫罗夫的话,海德确实能够摆脱梦魇。

“我知道了。”海德没有丝毫的犹豫,她完全信任苏晨。

此时的赫罗夫正一心放在招待维斯比雅尔使者的事情上,他命令自己的女奴和厨娘们精心准备食物,并且召集了所有领地中的勇士和自由民们。

“我们即将与维斯比雅尔结盟,马上准备最丰盛的宴会。“赫罗夫走在自己的屋宅之中,他对身边的厨娘帕海娜说道。

“我已经让人将谷仓中的食物搬出来了三分之一,足够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厨娘帕海娜用围裙擦了擦手,她的眉目间有一丝担忧,她于是试探的向赫罗夫询问道,”这一次的宴会,是否邀请新授予的勇士们?“

“什么,当然。“赫罗夫随口说道,但是眼神闪过一丝异样,帕海娜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瞬间的异样,但是她并没有作声,安静的退了下去。

“都过去三天了,托尔勒应该有消息了吧!“帕海娜的话提醒了赫罗夫,他微皱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召开宴会的消息,如同风一般在领地中传播开,所有人都很期待,毕竟漫长煎熬的冬季,实在枯燥无味,只有游戏、故事和伶仃大醉才能够支撑诺斯人越冬。

“宴会,领主大人召集自由民们,一起参加热闹非凡的宴会。“当宴会准备停当的时候,领地中的传令员,便吹响起响笛,在领地中四处游荡宣布这一好消息。

“时机到了。“苏晨此刻正坐在木笼前面,他披着一条羊毛毯子,抱着双膝一直注视着笼子里面的黑狼王。

“哦呜。“黑狼王抖了抖身上的皮毛,它似乎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但是站起身来的时候,还是有些踉跄。

“应该给你起个名字,你这么黑,就叫黑炭吧!“苏晨对着黑狼王说道,但黑狼王却摇了摇头,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似乎对这个名字很不满意,但是苏晨却自顾自的说道,”黑炭,看来你对这个名字很满意,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黑狼王仰天短促的发出了一声嚎叫,似乎在抱怨命运的不公,竟然让自己落在了这个不但捅了自己菊花,还给自己起了这么一个与自己王者身份不相符的名字。

“别叫了黑炭,我们该出发了。“苏晨站起身来,将身上的羊毛毯子盖在了笼子上面。

当太阳逐渐西沉的时候,赫罗夫的领主屋宅之中响起了音乐的声音,鼓手们有节奏的敲响羊皮鼓,男人们聚集在一起相互碰杯,琥珀色的蜂蜜酒和麦芽酒几乎洒出来,但是气氛却越发的热烈起来。

“真是可惜,如果我们的诗歌者在的话就好了,我很想听听他讲述的关于戒指的故事。“领主夫人坐在赫罗夫的身边,她用手指滑动着银酒杯口边沿,用慵懒的声音说道。

“哦,那位诗歌这叫什么名字?“而坐在领主夫人左手边上的奥萨女大酋长,拿起杯子抿了一口蜂蜜酒,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个人正是赫罗夫刚刚任命的年轻勇士,乌尔夫。“领主夫人淡然的对奥萨女大酋长说道。

“什么?“奥萨女大酋长微微吃惊,她没有想到那个无礼冒犯自己的诺斯勇士,居然还是一个诗歌者,要知道这个职务一直是由年长有智慧的人担任的。

“没错,不过他现再应该在山谷之中回忆自己记下的那些故事吧!“一直默不作声的赫罗夫,却用手撕下一块肉,在吃掉了肉的时候,还吸吮了一下手指头上的油脂,这才缓缓的对两个女人说道。

“哈哈,没错,也许野猪和狼会懂得欣赏他的故事,而愿意口下留情。“奥萨女大酋长也笑了起来,她和赫罗夫都认为苏晨已经死掉了。

“那是一个智慧勇敢的年轻战士,而且我看他的长相也不是短命之人,所有他也许很快就会参加我们的宴会吧!“领主夫人却面沉似水,对得意洋洋的两人说道。

“哈哈哈,这就只有诸神知道了。“赫罗夫笑着拿起了酒杯,可就在此时,领主屋宅的门被猛地推开了,寒风夹杂着雪花吹了进来,在大厅中寻欢作乐的众人不由身体一颤,而一个披着狼皮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

“真是热闹,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呢?“苏晨脸上挂着笑意,一边取下身上披着的狼皮披风,一边对里面的人大声说道。

“哦,是屠狼者.乌尔夫,他回来了。“

“乌尔夫,听说你去猎狼了,收获如何?“

不明所以的众人,纷纷站起身来,递给苏晨酒杯,并且拍着他的后背和肩膀说道。

“很不错,领主大人您看上去很吃惊啊?“苏晨对众人说道,一边缓步朝着领主座椅上的赫罗夫说道,而此时他的脸色很诧异,甚至有些苍白,他揉了揉眼睛,无法确定自己是看见了真人,还是碰到了鬼魂幽灵。

“不用怀疑,站在您面前的是活着的乌尔夫。“苏晨张开双臂,大方的转了一个圈,对赫罗夫说道。

“你为什么没有死?“奥萨女大酋长则一下站了起来,她脱口而出的指着苏晨说道。

“你好像很希望我死啊!“苏晨的嘴角微微上扬,眼中的寒光投向了奥萨女大酋长,而对方这才发觉自己失言了,于是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赫罗夫,而大厅中的众人也觉察到了这诡异的气氛,顿时刚刚闹翻天的大厅竟然逐渐的安静下来,众人都看向了苏晨、赫罗夫和奥萨。

“奥萨女大酋长知道你去猎狼,因此很是担心,她甚至用羊的膝盖骨占卜,以为你凶多吉少呢!“赫罗夫眯了眯眼睛,很快镇定下来,他的脸色铁青,一种被背叛的感觉涌上心头,但还是强压住怒火,对苏晨解释道。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