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五十七节、兵贵神速

第五十七节、兵贵神速

古德蒙德尔伸出自己的两根手指,轻轻的将架在了自己脖子上的袖剑推开,偷偷进入苏晨房间的正是铁骨比约恩的间谍首领。

“没想到你还是一个有着如此警惕心的人。”古德蒙德尔意味深长的对苏晨说道,完全没有被抓住的尴尬。

“毕竟你们已经警告我,赫罗夫的手下会找我的麻烦。”苏晨不露声色的将袖剑收起来,平淡的对古德蒙德尔说道。

“你说的没错,事实上我得到了消息,赫罗夫的亲随战士们马上就要来取你的性命,现在最好跟我离开这里。”古德蒙德尔对苏晨说道。

“去那里?”苏晨对古德蒙德尔询问道。

“先去圣殿躲避一下。”古德蒙德尔对苏晨说道,那座圣殿是铁骨比约恩手下里克斯戈齐的地盘,在那里将会受到他的庇护。

“不,我不去圣殿了。”但是苏晨却想了想拒绝,他的拒绝使得古德蒙德尔很诧异,要知道任何人在得知赫罗夫派出杀手的时候,都会本能的选择接受比约恩的庇护。

“不去圣殿,虽然蒙索宫很安全,但是比约恩不可能一直庇护你,这会使得他受到赫罗夫的指责的。”古德蒙德尔的眉头紧皱起来,此时铁骨比约恩与领主赫罗夫的关系已经很微妙了,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会引起战争,这不是比约恩所希望的。

“你误会了,我不会留在这里,继续留在这里也毫无意义,我要返回东哈马尔,争取支持者,夺取领主的权利。”苏晨盯着古德蒙德尔,对他缓缓说道,此时屋内的蜡烛已经点燃,不过这一支蜡烛的微光下,显得古德蒙德尔脸上的光亮阴晴不定,他似乎在沉思着。

“也许那里更危险,不,一定很危险。”古德蒙德尔沉吟了一下,开口对苏晨说道。

“不进入狼穴,是不可能抓住狼崽子的,赫罗夫也许根本想不到我会返回东哈马尔。”苏晨对古德蒙德尔解释道。

古德蒙德尔注视着面前的苏晨,他没想到苏晨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重新返回东哈马尔,那可是赫罗夫的地盘,万一夺权失败,等待他的可能比死亡更悲惨。

“你还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古德蒙德尔对苏晨说道。

“有,一样东西,希望能够帮我准备一下。“苏晨笑了笑,他也知道自己的计划可能很疯狂,但是在经历了突袭哥特兰岛后,他感觉自己体内的某些东西似乎开始觉醒。

“就两样?“古德蒙德尔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没错,这两样足以动摇赫罗夫的统治。“苏晨却很自信的说道。

就在此时,他们几乎同时听见了走廊上传来的脚步声,相比于古德蒙德尔轻盈的步伐,这些声音杂乱而沉重,一听就是一群鲁莽的武夫,苏晨和古德蒙德尔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走到了门口。

“乒。“房门猛地被苏晨踢开,撞在了靠近门的亲随战士的脸上,顿时鲜血从鼻腔中喷出,其他的亲随战士们在黑暗中突然受到袭击,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寒光一闪,在黑暗中鲜血和惨叫声在狭窄的走廊上响起。

“哦呜~~。“最后一名站立的亲随战士的喉咙上,插着一柄匕首,古德蒙德尔猛地将锋利的匕首抽出,鲜血喷出,尸体缓缓的滑落在地上。

“匕首上有毒。“苏晨将袖剑在一名尸体的肩膀上擦拭了一下血迹,一晃手中的木管子,里面发出的火焰点燃了火把,他缓缓的对古德蒙德尔说道。

“这剑挺不错的。“而古德蒙德尔却笑了笑,他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苏晨的袖剑,也赞叹的说道。

“现在我们该离开了。“苏晨跨过了地上的尸体,对古德蒙德尔说道。

两人离开了充满了血腥味道的走廊,赫罗夫派来的杀手被干掉,紧接着他们听见了背后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明天蒙索宫的人们会对这一场袭击大谈特谈。

“四匹马?“古德蒙德尔站在马厩前,他没想到苏晨竟然会要求他提供四匹马。

“是的,我们要赶在赫罗夫之前抵达东哈马尔,海路已经来不及了。“苏晨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当他和古德蒙德尔前往码头,准备坐船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赫罗夫在手下人的簇拥下,正坐在长船朝着远处行驶,于是他们立即来到了马厩。

“没错。“苏晨翻身骑上了一匹马,将另一匹马的缰绳拴在了后面。

“好吧,你要的东西我也已经拿到了。“古德蒙德尔也只好按照苏晨的方法去做,当他们狂奔离开的时候,古德蒙德尔对苏晨说道。

两人一路狂奔,朝着东哈马尔的方向跑去,他们现在必须要跑过在海面上的赫罗夫一行人,这是一场速度的竞赛。

“我的屁股都要开花了。“习惯了步行奔跑的古德蒙德尔,不由抱怨的说道,在影视作品中骑马似乎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但事实上骑手必须要踩着马镫,屁股离开马鞍一段距离,因此在没有公路的颠簸的路上,几乎很考验骑手的腰部。

更何况维京人的马鞍并不是高桥式马鞍,而是用皮毛制作成类似垫子的东西,虽然很柔软,但是在疾驰的时候,却会十分的难受。

“我们必须要快。“苏晨咬着牙,他也十分的难受,但此时兵贵神速,他必须要在赫罗夫返回动哈马尔之前,夺取优先权。

“我倒无所谓,可是我的马快不行了。“古德蒙德尔抱怨的说道,他跨下的这一批棕色的马,浑身的汗珠布满了马鬃毛,骑马的鼻腔中喷出了热气。

“换马。“苏晨也发现疾驰之下,坐骑开始体力下降,他马上勒住坐骑的缰绳,跳下来翻身骑在了后面牵着的马身上,刚刚跟在后面的马因为没有驮人,体力还没消耗。

“难怪你要带两匹马。“古德蒙德尔此时恍然大悟,难怪苏晨要多带一匹马,原来作用在这里,对于习惯了步行和航海的维京人来说,这种蒙古骑兵的行军方式极为罕见。

他们不停的交换着坐骑,在积雪的荒原、丘陵和森林之中穿行,速度十分的快,几乎没有休息,四匹马也被累的气喘吁吁,而他们也被累的快要撑不住的时候,苏晨的身体趴在了坐骑背上,身后抓住一团树上的雪团塞入口中,缓解饥渴的感觉。

“看,村镇,东哈马尔到了。“古德蒙德尔用沙哑的声音,指着前方对苏晨说道。

“呼,终于到了吗?“苏晨抬起头,果然看见了东哈马尔的村镇,他缓了一口气,忽然,跨下的坐骑腿一软,竟然两个前腿跪了下去,将苏晨也从背上甩了下来,不过地上松软的积雪形成了缓冲,使得他并没有受到伤害。

“我们现在可没有歇着的时间。“古德蒙德尔骑着马走到了苏晨身边,他咧开嘴笑了笑,对苏晨说道。

东哈马尔的人们此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很平常的中午,男人们坐在屋檐之下相互攀谈着,女人则忙碌的在领主厨房中准备晚餐,就连领主夫人也在女人们中间,揉搓着一团大麦面团,孩童们无拘无束的在雪地中堆积雪人,完全不在乎自己通红的小手。

“也不知道乌尔夫他们怎么样了?”瓦格斯的身上缠着亚麻布,他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还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他对维赛德说道。

“我的主人有奥丁神的庇护,他一定会没事的。”维赛德抬起头自己苍老的头颅,粗糙的双手捏着一根骨针,给瓦格斯缝合肩膀上的伤口,平淡的说道。

“呜~~。”突然,一阵沉闷的号角声响起,那是在哨塔上的守卫发出的。

“好像有人在靠近这里。”一些警惕的人,已经抓起了身边的斧头,看向了村镇外面。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