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六十节、水面之战的意外

第六十节、水面之战的意外

瓦格斯连续的将敌人击落入水,他觉得自己就像是雷神托尔一般神勇,因此骄傲的张开双臂向岸上的人们发出了大吼,诺斯人崇尚勇猛的战士,所以许多人也朝着他欢呼雀跃,一些年轻的少女还将摘来的鲜花抛洒向水面。

“乒。“就在瓦格斯享受着人们英雄般的欢呼的时候,他听见舢板摇动了一下,一个看上去并不强壮的诺斯战士跳上了舢板。

“我还以为所有的人都抛弃赫罗夫了?“瓦格斯将盾牌扔回了船上,他脱掉了自己的披风,露出了高耸的肱二头肌,提着手中的斧头,笑着对那名唯一愿意为赫罗夫作战的亲随战士说道。

对方并没有吭声,头盔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舢板上的瓦格斯,并没有因此而感到畏惧害怕,这让瓦格斯很不爽。

“我不愿意欺负一个弱小的对手,我允许你离开这里。“瓦格斯用手指了指,对那名诺斯战士说道。

“闭上你的嘴,拿好你的斧头。“亲随战士却不愿意继续听瓦格斯BB,他将圆盾放在身前,猛地向前冲去,企图撞翻瓦格斯。

但是瓦格斯却毫不在意,他伸出手挡住了冲过来的对手,这种程度的冲击对他来说根本不痛不痒,可是对方却很狡猾的身体一矮,将盾牌放下一个斜度,盾牌的边缘猛地击向瓦格斯的腹部。

“哦呜。”瓦格斯没想到对方会用盾牌攻击,狭窄的舢板限制了他的动作,只能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不过对方的意图并不仅仅是盾牌攻击,他用盾牌掩盖了自己下方的斧头,当瓦格斯躲避盾牌的同时,斧头从下方劈砍过去,击中了瓦格斯的靴子。

“扑通~~。”瓦格斯吃痛下,单膝跪下,因为一时的大意,他竟然没有察觉到对方的举动,这让他感到很羞耻。

“哇啊。”亲随战士再一次举起手中的斧头,朝着瓦格斯劈砍过来,但是这一次怒火攻心的瓦格斯不再留手,他侧身躲过了斧头,接着手中的战斧猛地砸向了亲随战士,对方急忙抬起手中的圆盾格挡。

“乒~~。”但是一声巨响,瓦格斯用尽全力的一击,竟然将圆盾劈成了两半,亲随战士只觉得持盾的手腕一麻,吃惊的看着缺了一边的盾牌落在了水中。

“噢噢噢噢~~~。”精彩的舢板战斗,使得长船上的诺斯战士们都欢呼起来,为瓦格斯的力量而感到佩服。

苏晨却在长船上皱起了眉头,这个削瘦的亲随战士他并没有见过,可是却总觉得身形很熟悉,尤其是对方那奇怪臃肿的盔甲,显得十分的不合适,就连脚步也同男人不一样。

“你这个狡猾的狐狸,我会亲手掐死你的。”瓦格斯看着无奈丢弃盾牌的亲随战士,不由咬了咬牙齿对他说道。

“呼,呼。”那名亲随战士失去了圆盾后,在瓦格斯的面前显得更加的矮小,其实他的个头并不矮,但为了对付瓦格斯不得不重心下移,喘息声也从头盔中传出。

“给你一个忠告,摘掉头盔,会让你好受些。”瓦格斯咧了咧嘴,笑着对面前的亲随战士说道。

但是很明显这名亲随战士并不会这样做,他抡起自己的斧头,劈砍向了瓦格斯,顿时舢板上传来了金属碰撞的声响,虽然瓦格斯的力量占据了上风,但是这名亲随战士却很巧妙的用战技格挡,甚至能够抽空攻击,双方你来我往下,竟然不分胜负。

“他到底是谁?“此时,不但岸上的东哈马尔人们感到诧异,就连赫罗夫也十分的吃惊,他不记得自己的亲随战士中,居然有如此精湛战斗技巧的战士。

“哇啊啊啊。“瓦格斯抬起手中的斧头,猛地劈砍向了那名亲随战士,而亲随战士也用手中的斧头架住,他们双方站在狭窄的舢板上,用尽全身的力量企图压制对方。

“瓦格斯。“突然,苏晨冲着瓦格斯大声的喊道。

瓦格斯开始没有理睬,他已经被战斗激的热血沸腾,此时绝不肯退缩,两人的斧头紧紧的贴在一起,发出了咯吱吱令人牙酸的声音,而亲随战士的体力不支,逐渐的被压制。

“乒。“苏晨提着圆盾和斧头,跳上了舢板,舢板因为承受了三个人的重量,逐渐的向下弯曲,下端几乎贴近了水面,众人都诧异的看向他。

苏晨没有多说任何话,他上前一脚踹在了瓦格斯的左腿弯处,正在与亲随战士战斗的瓦格斯没有想到身后被苏晨踹,他失去了平衡,大叫一声重重的掉入了水中,就连正在对战的亲随战士此时也十分诧异苏晨的举动。

“哇啊啊啊,乌尔夫你这个混蛋,你在干什么?“瓦格斯在水面上扑腾着,他没想到袭击居然来自身后,还是正在为其战斗的乌尔夫。

苏晨却没有理睬掉入水中的瓦格斯,他的目光盯着面前的亲随战士,对方警惕的将斧头握紧,不过却显得有些犹豫。

“为什么这么做?“苏晨没有进攻发,反而对他询问道。

“…………”对方很沉默,既没有回答也没有进攻。

“你知道我不可能放水的,但是我又不能伤害你,这可真让我为难。“苏晨叹了口气,他为难的说道,在水中听见他们对话的瓦格斯一脸的懵逼,不明白苏晨此时到底在发什么疯?

“奥丁在上,乌尔夫这家伙被什么东西施展了魔法吗?“瓦格斯划着水,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

“如果你放弃,我可以放过你。“亲随战士低沉的声音,从头盔中响起,但是苏晨却听见了语调中的羞愧。

“我知道了。”苏晨看着远处的水面,这里连接着大海,一望无际的海面仿佛未知的人生,他提了提手中的斧头看了一眼对方,淡淡的说道,接着将手中的斧头和盾牌重新扔回了长船。

“乒。”众人吃惊的看着这一幕,他们没想到苏晨居然会放弃自己的武器,难道他是要投降?

“乌尔夫你疯了吗?”瓦格斯大吼大叫起来,但是在水中的他根本无能为力。

“现在你要杀了我吗?”苏晨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张开了双臂,对那名亲随战士说道。他之所以敢如此做,是因为他相信对面的人不会伤害自己,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杀了他,快杀了他。”赫罗夫却在长船上大吼大叫起来,他兴奋的看着放弃了武装的苏晨,认为幸运又降临在了自己身上,就像是本来作为次子的他,不应该继承父亲的头衔和领地,但是他的哥哥却意外夭折,使得他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一切。

但是,亲随战士却站在舢板上,仿佛雕塑般一动不动,他的眼中充满了痛苦和挣扎,终于手中的斧头滑落掉入了水中。

“懦夫,给我滚开。”这古怪的情形,使得赫罗夫简直要发疯,他急吼吼的拔出了自己腰间的维京铁剑,冲上了舢板,对着那名主动放弃的亲随战士吼道。

“你永远都不懂得感激别人,所以大家才会放弃你。”那名亲随战士却转过身,眼中充满了怒火对赫罗夫说道。

“走开。”可是,已经被快要丢失权利的想法充斥的赫罗夫,已经不愿意听他的话,赫罗夫抬起手中的剑猛地刺中了亲随战士的腹部。

“哦呜。”亲随战士没想到,赫罗夫居然会用剑刺自己,她发出了一声闷哼,头盔掉落了下来,银色的秀发披散在肩膀上,身体掉入了水中。

“安格。”苏晨感到自己的双眼充血,当他看见了对方掉入水中的一瞬间,愤怒和仇恨使得他冲上前,一拳击中了赫罗夫,将他直接打回了长船之中。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