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六十四节、财宝与死亡

第六十四节、财宝与死亡

原本洁白剔透的积雪,此时却被翻起的泥土变得肮脏不堪,苏晨、瓦格斯和维赛德已经将四周挖掘出了一个个的坑,但是却似乎没有任何的发现,除了泥土便是杂乱的石块。

“西古尔德你是不是在欺骗我们,这里除了石头什么都没有?”瓦格斯脸上沾满了泥土,他气愤的将工具扔在了地上,对西古尔德怒吼道。

“有耐心点,财宝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西古尔德却靠着巨石,笑吟吟的对瓦格斯说道。

“乌尔夫,我怀疑这个女人在戏耍我们。”瓦格斯恼怒的对苏晨说道,而此时的苏晨却没有停止手中的挖掘动作,他相信西古尔德没有任何理由欺骗自己,看见苏晨无动于衷,瓦格斯喉间发出了一声低沉的怒吼,重新捡回了工具,开始挖掘起来。

“亢。”突然,瓦格斯感觉自己的工具在泥土中碰到了坚硬的东西,于是他急忙听了下里,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起来,“不会真的有财宝吧?”

瓦格斯吞了吞唾沫,他不再用工具粗暴的挖掘,而是用双手去刨,很快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映入了眼眶,那是一块鸽子蛋大小的绿宝石。

“是宝石,我们找到了,我们找到了。”瓦格斯兴奋的举起了手中的宝石,他大声的对苏晨等人喊道。

“看来你们找到了。”西古尔德站起身来,她看着挖出的大坑,对苏晨等人说道。

苏晨和维赛德也急忙过去帮忙清理上面的泥土,因为堆积的时间太久,上面的泥土和珠宝都混合在了一起,就连海德和西古尔德也帮忙将宝石和泥土分开。

“啊~~。”忽然,海德尖叫了一声,她惊恐的跑到了苏晨的身后,指着大坑半天说不出话来。

“出什么事了?”苏晨顺着海德的手指过去的方向看去,只见在宝石、银币和一些银器之间伸出了一段森森白骨。

“那是什么?”瓦格斯也十分的诧异,他不明白为何会在这些财宝之间混着人类的尸骨。

“难道是?”而维赛德却恍然大悟起来,但是看着惊恐的海德他张了张口,并没有说出来。

“维赛德,怎么回事?”苏晨看出了维赛德了解事情的真相,于是对他询问道。

“领主大人,挖出来就知道了。”维赛德叹了一口气,他没有直接将回答,而是用工具开始小心翼翼的清理,很快一局人类的白骨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是~~。”苏晨瞪大了眼睛,他看见这一具白骨整体骨骼都偏小,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破烂不堪,但是从破碎的布片可以看出来,这是一具诺斯小孩子的尸体,既不是奴隶也不是外族人。

“这是为了守护财宝而祭祀的孩童。”维赛德站在旁边,一脸无奈的对苏晨说道。

在维京人的黑暗传说之中,有些人相信埋藏的宝物需要看守者,否则便会被其他鬼魂和偷盗者偷走,因此他们便会安排自愿牺牲的守护者进行祭祀,这些守护者的尸体会和财宝埋葬在一起,但通常他们会选择奴隶或者不重要俘虏,只是在传说中孩童的灵魂才是最纯洁有效的。

“所以赫罗夫杀死了一个孩子,将他和财宝埋在一起。”苏晨的瞳孔收缩了一下,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不是。”可是一旁的西古尔德却摇了摇头,抱着双臂对苏晨说道。

“不是,那这是什么?“苏晨不是不理解中古的一些野蛮习俗,但是当一个无辜孩童的白骨呈现在眼前的时候,他还是无法遏制住内心的愤怒。

“我是说,不是一个,而是十三个,每一次赫罗夫突袭结束后,东哈马尔的村镇中便会有一个孩子失踪,他对外会宣布孩子遭到了地底矮人的偷盗。“西古尔德叹了口气,缓缓的对苏晨说道。

苏晨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大坑,在脚下居然埋葬着十三个孩童的尸体,他们无言的白骨正默默的诉说着赫罗夫的罪恶行径,忽然,苏晨感到胃部在翻滚,喉咙间一种不可遏制的呕吐感冲上来,逼的他爬了上去。

“呕~~呕~~。“胃里的东西都被吐了出来,即使吃下去的不多的食物已经被吐完,但是胃酸还是如同注水般喷涌而出,直到他双肩抖动,冷汗直冒。

“乌尔夫你没事吧?“瓦格斯皱眉说道,虽然他觉得赫罗夫确实干的有些过分了,但是在诺斯人的观念中,没有成年的孩童没有多少权利可言,当饥荒年代的时候,一些父母会把最瘦弱的孩子丢入森林之中,更有甚者会有吃人的现象,所以他并没有多少感触。

“领主大人。“海德关心的上前,将腰间别着的皮革水囊递给了苏晨。

“我没事。“苏晨用手背擦拭了自己的嘴角,接过了水囊将清水灌入口中。

“这些尸体我们可以整理一下,带回去还给那些父母。“瓦格斯看了看那具孩童的白骨,对苏晨建议道。

“是的,我们确实应该这名做。“苏晨微微点了点头,同时他已经知道该如何解决赫罗夫了。

财宝很快被挖掘了出来,同时被挖出来的还有十三具小小的尸体,有男孩也有小女孩,他们的遗骸被整齐的码放在一旁,海德表情哀伤的用水囊中的清水洒在上面,她甚至从一具骸骨的手腕上,辨认出其中一个是她幼时的好朋友。

“不用担心,这些孩子的灵魂一定会被阿萨神族的诸神接纳,当春天来临的时候,他们的灵魂会在女神们的带领下,快乐的行走在森林之中。“西古尔德在苏晨的身边安慰道,她眼神极为的温柔,她没想到苏晨在看见这些孩童尸骨的时候,会有如此大的反应,这与赫罗夫的冷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尤其是她现在是一个母亲的身份。

“我不知道他们的灵魂是否会被阿萨神族接纳,但是我清楚血债血偿的道理。“苏晨坐在大坑旁边,他抱着双膝,锐利的目光扫过那些尸骸,以及里面璀璨的财宝。

“你~~。”西古尔德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她似乎感觉到了苏晨下一步想要做什么,但是她没有说话而是将自己的狐皮外衣裹了裹,风似乎变得更加的寒冷。

东哈马尔的人们在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他们看见苏晨、维赛德、瓦格斯等人灰头土脸的走回来,但是他们的身后拖着一个箱子和一些用布包裹住的东西,这让他们感到十分的纳闷。

“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去那里了?”女先知从领主屋宅中走出来,她有些不满的看着几人,尤其是其中面色阴沉的苏晨。

“我们去找了下东西,仪式照旧。”苏晨与女先知擦肩而过,他要在仪式进行前洗漱一番,没有任何一刻他如此渴望的成为东哈马尔的领主。

“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们的身上有死亡的味道。”女先知拦住了走过来的瓦格斯,对他询问道。

“嘿。”瓦格斯却咧嘴笑了笑,耸了耸肩膀,没有回答女先知,他将木箱搬入了领主屋宅之中,而这只是其中三分之一的财宝。

“哗啦。”坐在木桶之中,温暖的洗澡水腾起了的蒸汽立即充满了整个的房间,苏晨将整个身体泡入水中,他坐在木桶底部感受着四周的压迫与温暖,如同在母体中一般。

“从今天开始,我将是东哈马尔的领主乌尔夫,不再是那个上班族苏晨了,我要以一位维京领主的身份称雄于这个世界。”

那些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孩童,仿佛给了他某种启示,在这个黑暗的时代,唯有强者才能不会被人像猪羊般摆布,一直怀着一颗现代人的灵魂是无法融入其中的,他身体里面苏晨的灵魂似乎与那些被埋葬的孩童一起留在了诅咒之地,在这一刻乌尔夫做出了改变。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