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六十七节、阿尔佛雷德的修士(三更)

第六十七节、阿尔佛雷德的修士(三更)

昏暗的房间中散发着混合着发霉的味道,以及生瓜放久了**的味道,阳光从窗户洞口照射进来,布满的灰尘漂浮在光线之中,钟声则悠悠的从远处传入这里,房屋外的街道上响起了人们走动,以及鸡鸭的叫声。

“我在哪?”老旧的木床上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他抬起了自己毛茸茸的长着斑点的手臂,企图遮住阳光,口中喃喃的说道。

“天堂,以撒。”从屋内的一座陈旧的梳妆台前,响起了娇媚的声音,一个穿着褐色裙子的棕发女人笑着说道。

“天堂,哈,如果这里是天堂的话,那你就是那条诱惑亚当的蛇。”男人清了清自己喉咙间的痰,这才对女人说道。

“蛇,啧啧,谢谢赞美。”女人娇笑着转过身,对着床上躺着的一丝不挂的男人弓起身体,伸手将自己V字形的衣领拉了拉,露出了傲人的资本,男人贪婪的看着女人的身体。

“过来宝贝,我觉得我们应该继续昨晚没有完成的事情。”男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但是张开的口却露出了如兔子般的龅牙,他丑陋的秃顶外有一圈棕红色的头发,显得滑稽可笑。

“你不是今天还有事情吗?再说你还是快点走吧,如果被人看见的话,我可是要被姐妹们嘲笑的。”但是女人却直起身体,她让这个丑陋的男人上床不外乎看中了他的钱袋子,否则这个叫以撒的男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为她的入幕之宾,即使她不过是汉普郡的低层妓女。

“我知道了,同样是妓女为什么要相互瞧不起呢,这就是我们无法打败维京人的原因,我们总是相互争斗。”伊萨克不满的嘟嘟囔囔的从床上坐起来,拿起了放在床脚的一件灰色袍子,将袍子套在了自己的身上,他这时候恢复了身份,一名天主教修士。

“我挺喜欢维京人的,他们起码很慷慨。”女人接过了伊萨克递过来的一枚钱币,将钱币放入了自己衣领之中,笑着说道。

“愚蠢啊,女人。”伊萨克却苦笑着摇了摇头,与维京人脆弱的和平岌岌可危,但是这两年的和平却让许多人产生了错觉,以为这种和平能够永久的维持下去,但是他没有解释,因为他没必要向一个妓女解释这么多。

离开了妓院,伊萨克走出了门,此时天气已经开始变得寒冷,但是相比于此时的北欧,这里却温暖潮湿的多,地上泥泞的街道踩上去叽咕作响,走过了一条漫长的街道后,他看见了一座宫殿出现在了眼前。

“亢。”两名守卫目不斜视,将手中的长矛交叉挡住了伊萨克的去路,他们身穿皮制盔甲,手持着桦树木制作的泪状盾牌,头上的铁盔也是典型的威塞克斯士兵头盔。

“让我进去。”伊萨克翻了翻白眼,他对两名守卫说道。

“不行,你这个不守戒律的修士,这里不欢迎你。”一名守卫对伊萨克说道。

“没错,你竟然瞒着我们去找妓女,真是不够意思。”另一名守卫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对伊萨克抱怨着说道。

“我知道了,你们还想不想认识那个鼻子尖有雀斑的女孩?”伊萨克无奈的对两人说道。

“噢,你的意思是你能帮助我们认识那个最美的女孩。”两名守卫露出欣喜的笑容,连忙说道。

“没错,没错快点让我进去吧!”伊萨克不耐烦的点头说道。

两名守卫连忙让他进去,其实他们是早就熟识的朋友,阿尔弗雷德召开的会议作为幕僚的伊萨克也在召见的名单之中,如果真的拦住不让他进去,这两名守卫恐怕就要吃鞭子了。

当伊萨克走入了宫殿走廊中的时候,他听见了大厅中传来的声音,威塞克斯人很擅长利用空间和穹顶,这些石头修建的廊柱和隆起的穹顶,可以让站在特殊位置的人说话声音放大,犹如是在每一个人的耳边说话一般。

“陛下,维京人首领哈夫丹要求我们继续缴纳贡赋,这是第三次了。”赫鲁特福德伯爵大声的说道,伊萨克小心翼翼的从墙角溜入了人群之中,尽量的避免被人发现,不过从上方却有两道犀利的目光看过来。

坐在王座上的是一个年轻的国王,他戴着威塞克斯国王的金王国,年轻的面庞不苟言笑,身体并不强壮,甚至可以说有些单薄,但是他睿智的眼光却使任何人不会轻视他。

“我们与哈夫丹的和平很重要。”这时候,威塞克斯主教站出来,在赫鲁特福德伯爵的对面说道。

“我知道,但是这种威胁下的和平到底能够维持多久,我的君主,我的间谍得到了一个消息。”赫鲁特福德伯爵大声的说道。

“噢,尊敬的伯爵是什么?”阿尔弗雷德好奇的询问道。

“那个狡诈的无骨者死了,令人遗憾的是他死于疾病。”赫鲁特福德伯爵的脸因为兴奋而有些红润,他举起自己戴着皮革手套的右手,朗声说道。

“什么?”

“死了?”

“那个该死的异教徒死了?”

“蒙主恩宠,这是最大的福音。”

大厅中的贵族们各个喜笑颜开,狡猾的无骨者伊瓦尔曾经带给他们多少痛苦和折磨,当听见他的死讯的时候,没有人不开心。

但是阿尔弗雷德却没有如同众人般嬉笑,他依旧神情严肃的用手在身前画了个十字,甚至默默的为伊瓦尔的灵魂祈祷,同样没有幸灾乐祸的还有站在人群末尾的伊萨克,他丑陋的脸因为凝重而变得更加的古怪。

“啧,这可不是好事。”伊萨克小声嘟囔着,他觉得伊瓦尔的死对于他们来说不但不是福音,反而是战争的鼓声。

“陛下,伊瓦尔死了,维京人的势力将大大的损失,我们已经整军备战,重新夺回属于我们的土地,将那些可恶的异教徒彻底的赶出不列颠。”赫鲁特福德伯爵上前一步,对阿尔弗雷德说道。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慎重考虑的。”阿尔弗雷德没有立即回答赫鲁特福德伯爵,他只是留下了几名重要的廷臣,让其他的贵族和封臣离开。

“伊萨克你留下。”就在众人散去,伊萨克准备跟着离开的时候,却被阿尔弗雷德叫住。

“陛下。”伊萨克连忙迈开自己略有畸形的双腿,快跑了几步上前,此时阿尔弗雷德正与威塞克斯主教站在一旁商量着什么。

“伊萨克,你曾经去过康沃尔吧?”阿尔弗雷德对伊萨克询问道。

“当然,我曾经在德文郡的修道院中工作过一段时间。”伊萨克连忙回答道。

“很好,那么你应该再回去一次。”阿尔佛雷德看了一眼威塞克斯主教,对伊萨克说道。

“噢,这是为什么?”伊萨克有些不明白的询问道。

“就像你听见的那样,无骨者伊瓦尔死了,我们与维京人脆弱的和平不会长久,因此我们需要稳定与康沃尔王国的关系,这样才能无后顾之忧。”威塞克斯主教对伊萨克解释道。

“我明白了,陛下的意思是让我充当使者。”伊萨克恍然大悟,他对阿尔佛雷德说道。

“没错,要对抗强悍的北方人,我们只有联合所有的南方王国,动员一切的力量才能够实现,我相信你能够完成这个使命。”阿尔佛雷德拍了拍伊萨克的肩膀,对他说道。

“我会完成使命的。”这突如其来的重担,使得伊萨克有些激动和战栗,但是他还是谦逊的垂下头,对阿尔弗雷德说道。

“愿主保佑你。”阿尔佛雷德对伊萨克说道。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