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六十九节、卡马尔的领主很宅

第六十九节、卡马尔的领主很宅

乌尔夫坐在码头,注视着整齐放在码头岸边的长船,这五艘长船本来都属于赫罗夫所有,但是现在却成了他的私有财产,可以说他现在是东哈马尔最富有的人。

当然出了能够远行的长船外,还有渔夫们为了钓鱼制作的小船,这种仅仅能够容纳两人的小船,刚好可以将海中的鱼放入船仓,然后带回来处理后,挂在岸边的木架上风干,也是诺斯人的食物来源之一。

“他在做什么?”安格站在领主屋宅门口,看着远处安静坐在码头上的乌尔夫,好奇的对瓦格斯说道。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乌尔夫肯定想到了什么办法。”瓦格斯的嘴巴似乎总是停不住,他此时拿着一块黑麦面包,大口的咀嚼起来。

“你对乌尔夫很有信心啊?”安格抱着双臂,她的身上披着一件花格子的羊毛披肩,银色的头发在风中飘逸。

“我只知道当他沉默的时候,比说话的时候更可怕。”瓦格斯耸了耸肩膀,他几口将黑麦面包吃完,呸呸的吐出了麦皮,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到卧室去补觉,对于他来说比起思考,他更愿意拿起斧头作战。

安格看了一眼离开的瓦格斯,她又将目光看向了乌尔夫,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按道理来说自己应该怨恨他才对,毕竟她的生父赫罗夫是被他杀死的,可是赫罗夫的恶行昭昭,似乎又不能把这件事算在乌尔夫的头上,矛盾促使安格希望自己能更看清楚一点乌尔夫。

“原来可以这么做。“忽然,一阵寒风从山谷中刮起,紧接着吹皱了本来平静的海面,发出的呜呜声使得乌尔夫若有所思,他仿佛恍然大悟一般站起身来,冲着大海喊去,正在工作的人们都诧异的看向乌尔夫,不明白自己的领主到底发了什么疯。

“哈哈哈~~。“但是孩子们却十分的高兴,他们无忧无虑的奔跑在乌尔夫的四周,也朝着大海的方向呼喊起来。

“对,我想到了。“兴奋的乌尔夫蹦跳着,他拉住孩子们的手,在岸边也欢快的跳起来。

“奥丁在上,这是怎么了?“忙碌的东哈马尔的妇女们看见状若癫狂的乌尔夫,忍不住相互笑着摇头经过。

“噗嗤。“安格看着无忧无虑在岸边和孩子们嬉闹的乌尔夫,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而乌尔夫却弯下腰顺手捡起了一块光滑的鹅卵石,朝着海面扔了过去。

“扑通~~。“石块落入了海面,带起了一**的涟漪。

涟漪逐渐的朝着远方波动,细微但是坚定,在远处的默勒酋邦之中,卡马尔部落中的斯莫兰雅尔正心满意足的迈步在自己的村落之中,卡马尔是他最重要的据点,因此有着高大的木头围墙,集市中的商人将货物码放在帐篷旁边,极力向这位统治者兜售商品。

“冬季商人会减少,但是贸易是卡马尔的根基,我们要注意海盗。“斯莫兰雅尔一边走,一边对穿着皮制盔甲,戴着铁盔的勇士吩咐道。

“放心吧伯爵大人,我们的人在四处戒备,海盗一出现他们便会吹响号角。“尧特瓦迪尔作为斯莫兰雅尔的军事统帅,管理着卡马尔的防御,他向上看了看,围墙上警惕的卫兵正背着弓巡逻。

“很好,我听说哥特兰岛遭到了海盗的洗劫,在冬季的时候更应该戒备,那些无法无天的流浪者,以及心怀叵测的部族很可能铤而走险。“斯莫兰雅尔走到了大门旁边,用手拍了拍结实的城门,再一次叮嘱道。

“我知道了伯爵大人。“尧特瓦迪尔立即回答道。

斯莫兰雅尔是一个谨慎的统治者,尤其是自己的邻居刚在不久前遭到了突袭者的袭击,他可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在巡查了一番防御后,这才迈步朝着自己的领主屋宅走去,在那里他的妻子、侍妾以及可爱的孩子们正等待着。

“今天也要去巡查吗?“当斯莫兰雅尔走入了温暖屋宅的时候,他年轻漂亮的妻子连忙上前摘下了他的披风,抖了抖上面的雪花,对他说道。

“是啊!绝不能掉以轻心。“斯莫兰雅尔坐在了椅子上,他接过侍妾端来的麦芽酒,正好口渴一饮而尽。

“哈哈哈。“在壁炉旁边铺着的柔软熊皮上,斯莫兰雅尔的三个孩子,正手拿着小木剑相互嬉笑打闹,而另一名侍妾则慈爱的坐在熊皮上,看着这些孩子,无论是她们谁生下的孩子,她们都一视同仁。

“啊,真希望他们能快点长大。“看着自己温馨的小家庭,斯莫兰雅尔不由感慨的说道,在这个残酷的时代,他不想像其他维京人那样冒险,也不想侵犯其他人的领地,只希望能够守住自己的家庭和领地。

“没错,但是漫漫的冬日,希望我们储存够了食物和酒水,在奥丁神的祝福下,获得平静与富饶。“斯莫兰雅尔的妻子坐在椅子的扶手上,她祈祷着说道。

“会的。“斯莫兰雅尔环抱着自己的妻子,亲吻她是秀发和脸庞,看向了壁炉中跳动的火焰,他希望自己能有一颗冒险的心,可以在茫茫大海之中驾驶着孤舟,同可怕的海妖决斗,就像吟游诗人们唱诵的贝奥武夫一般。

但是他实在舍不得自己的妻儿,这让他一次次的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打发了自己朋友们冒险岛要求,从此之后便没有人再打搅他的安宁与平静,但是不甘的种子却也种下。

“领主大人,有一支商队前来。“正在此时,尧特瓦迪尔大步走了进来,打破了斯莫兰雅尔平静的家庭生活。

“噢,有多少人?“斯莫兰雅尔立即皱起眉头,询问道,如果人数太多的话,他会立即关闭城门,直到确认对方的身份为止。

“只有六人。“尧特瓦迪尔对斯莫兰雅尔说道。

“恩,盘查清楚后,再上报我。“斯特兰雅尔松了一口气,但是却没有放松警惕,他将空酒杯递给了自己的侍妾,然后说道。

商队很普通,他们牵着驮牛缓步走入城门之中,守卫警惕的检查着他们的货物,大部分是一些织品、琥珀和铁矿石之类的商品,不昂贵但是很实用,女人们喜欢这些黄澄澄的小玩意,织品能制作成衣服,铁矿石会被卖给铁匠们打造农具和武器。

“你是做什么的?“忽然,手持长矛的守卫看见在人群中,一个戴着灰色帽兜的年轻男子,他并没有带任何的货物,看上去也不像是一个商人。

守卫们见那古怪的男子不说话,连忙手持武器上前围住他,如同他稍微有一点不规矩的举动,这些守卫便会立即杀掉他。

“呜呜呜~~。“可就在此时,呼的一下,男人揭开了自己的帽兜,露出了一张年轻英俊的面孔,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的长管乐器,对着里面吹奏起来,立即发出了悦耳的声响。

“尊敬的守卫啊~,我是一个远道而来的吟游诗人,请听我一言。“

男人正是乌尔夫,此时他穿着一件鲜艳的黄色亚麻布衫,一边吹奏着骨笛,一边大声的说道,他清亮的声音使得守卫们顿时愣住了。

“在很久之前,那时候的古丹麦的国王荷罗斯加正在宫殿举行盛大的庆典,谁料盛宴引来了怪兽哥伦多,它此时正在外面觅食,就这样来到宫殿残杀人命。十二年过去了,怪兽一直为非作歹。消息传到瑞典的一个叫耶阿特的部落,国王贝奥武夫英勇前往。随后,贝奥武夫运用自己的英勇才智和过人的战斗力将哥伦多打死。

在庆祝的晚会上,哥伦多的母亲前来报仇,最终也被贝奥武夫杀死在洞穴中。贝奥武夫因为自己英雄的行为获得了丹麦国王的赞扬和无数的珍宝。在贝奥武夫回到耶阿特统治的第五十年,出现了一个喷火巨龙,它因为自己守护的宝藏被人偷走而大发雷霆,四处毁坏。此时的贝奥武夫再次出征,但是当他将巨龙斩首之后,他自己也被巨龙伤害,英勇死去。

耶阿特人为贝奥武夫举行的盛大的葬礼中结束,他们将宝藏里所有的珍宝献给了这位君王,女人们唱起了凄凉的歌曲,熊熊大火中,这位他们最温和,最善良,最勇敢,最伟大的君王永远离去,尘归尘土归土。“乌尔夫快速而又简洁的吟诵了一遍贝奥武夫的故事,虽然很短,但是在喜欢诗歌的诺斯人看来,这却极为精彩。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