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七十一节、奇怪的表演

第七十一节、奇怪的表演

冬天的领主长屋中的上古卷轴诗歌,那些卡马尔人从没有听说过的英雄故事深深的吸引了他们,漫漫冬季好像也没有那么难熬,不知不觉间,连续三天的宴会便过去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对面的厄兰海峡中一处不起眼的小岛上,五艘长船隐蔽在海岛的草丛之中,瓦格斯坐在沙滩上点燃了篝火,海风之中这篝火被风吹着好像随时要熄灭一般,但是他却披着狼皮外衣,盯着远处不断拍击海面的浪花发呆。

“已经三天了。”安格从远处抱来干燥的树枝,她的秀发在风中凌乱,都没来得及整理,她将柴火丢在了篝火旁边,看了看远处说道。

“三天了,还没也消息吗?”瓦格斯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土,对安格询问道。

“没有,难道乌尔夫出事了?”安格有些担心的说道,当乌尔夫带着他们来到这里后,并不急着进攻马卡尔部族,反而命令瓦格斯和安格隐藏起来,自己登岸寻找到一个商队混了进去。

“既然没有消息,那就不用着急。”瓦格斯却走到了草丛中,那里手下已经支起了一个帐篷,他舒服躺在铺着兽皮的地上,不一会便打起了呼噜。

安格皱起眉头,她不明白为何瓦格斯对乌尔夫如此有信心,要知道孤身一人进入马卡尔部族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虽然斯莫兰雅尔并不以勇猛出名,但是马卡尔部族能够在数十年间没有早过突袭,也是有原因的,那里高墙修建,守卫者警惕机警,绝不是那么容易混入其中的。

“多休息吧!不用担心乌尔夫,那家伙像是有九个脑袋,卡马尔人不会发现的。“在帐篷中的瓦格斯像是梦呓一般,喃喃的说道,安格回头看了一眼瓦格斯,心中又重新充满了期望。

“托克~。“

“托克~~。“

孩童们稚嫩的声音在四周响起,乌尔夫吹着笛子在孩子们簇拥下四处走着,即使是白天他也是精力充沛的四处游荡,为马卡尔的人们带来音乐和欢乐,但是他却在暗中将卡马尔的防御摸得一清二楚,而在这三天之中,他也成了卡马尔人中最受欢迎的吟游诗人。

“你觉得这个叫托克的吟游诗人怎么样?“斯莫兰雅尔和自己的妻子站在领主长屋前,看着以前严肃凝重的村镇中,因为这名吟游诗人的存在,欢快了不少,于是斯莫兰雅尔对自己的妻子询问道。

“你有什么想法?“阿尔弗丽德扭头看向自己的丈夫,好奇的问道。

“我们也许应该将他雇佣下来,让他为我们工作。“斯莫兰雅尔很喜欢这个叫做托克吟游诗人的故事,那绚丽多彩世界,以及冒险故事是他从来没有听过的,更可恶的是这个家伙总是在关键时候听下来,就这样宴会被迫一天接着一天的开着。

“那些一定是来自神界的故事,也许他根本不是人。“阿尔弗丽德抱着双臂,她蓝色的漂亮眼睛盯着古怪的乌尔夫,一种渴望在心中悄悄燃烧。

“神,哈哈哈,怎么可能?“斯莫兰雅尔却不知可否的大笑起来,他根本不相信神灵会化为一个吟游诗人来到这里,不过他承人这个叫托克的人,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吟游诗人,今晚托克要给众人带来一场更加奇特的表演,这让他有些期待起来。

在带着孩子们在四周戏耍游走后,乌尔夫找了个地方索要了一些皮革,用锋利的小刀开始削起来,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孩子们在开始围观不久后,便也无趣的离开。

“你在做什么?“就在乌尔夫忙碌着手头事情的时候,身边响起了阿尔弗丽德的声音,但是他并没有慌张,而是继续忙碌着手中的事情。

“今晚的节目,尊敬的领主夫人,我能请求您的帮助吗?“乌尔夫抬起头对阿尔弗丽德说道。

“噢,是什么事?“阿尔弗丽德好奇的询问道。

“倒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对于今晚的宴会却很重要。“乌尔夫微笑着说道。

夜晚降临,人们都聚集再宴会中,此时的卡马尔人已经没有多少心思在饮酒作乐上,他们都翘首以盼乌尔夫的到来,而这其中以及领主斯莫兰雅尔最为积极,他一会伸长脖子向外张望,一会站起身来。

随着一声骨笛响起,乌尔夫带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可是在门口却被尧特瓦迪尔拦了下来,因为从袋子里面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这里面是什么?”尧特瓦迪尔警惕的看着乌尔夫,对他询问道。

“是道具,用来表演的道具。”乌尔夫笑着回答道。

“拿出来,我要检查。”尧特瓦迪尔强硬的对乌尔夫说道。

“怎么回事?”而领主斯莫兰雅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看见站在门口僵持的乌尔夫和尧特瓦迪尔,不由高声的询问道。

“领主大人,我请求检查他的行囊。”尧特瓦迪尔立即对斯莫兰雅尔说道。

“噢?”斯莫兰雅尔皱起眉头,他从自己的座椅上站起身来,大步的走向了大门口。

“这里面有金属的响动。”尧特瓦迪尔看见领主过来,指了指乌尔夫的行囊,对斯莫兰雅尔说道。

“托克,怎么回事?”斯莫兰雅尔虽然表情没有变化,但是眼中却透出了些许的怀疑,他虽然喜欢乌尔夫的故事,但是并不会因此放松警惕。

“是这个,今晚节目的道具。”乌尔夫却笑了笑,从背囊中拿出了一些用铁皮和皮革制作的小玩具,放在了尧特瓦迪尔和斯莫兰雅尔的面前。

“这是做什么的?”斯莫兰雅尔兴致勃勃的询问道。

“马上您就会明白的。”乌尔夫平淡的对斯莫兰雅尔说道。

看见没有任何武器之类,可能做出威胁的东西,尧特瓦迪尔也不好继续说什么,只能让乌尔夫带着行囊走入了大厅之中,人们都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托克,今天你要继续给我们讲述上古卷轴的故事吗?“

“我都等不及了。“

“不要每一次到关键时候就听下来了。“

卡马尔的人们纷纷向乌尔夫抱怨道,但是乌尔夫却不慌不忙,他放下了行囊。

“卡马尔的人们,我会给你们带来更加新颖的故事,而这一次需要你们配合帮助我。”乌尔夫对众人说道。

在卡马尔人们的疑惑中,乌尔夫命令人将大门紧闭起来,然后让大厅中的蜡烛也逐渐的熄灭,只留下了钳锅中的鲸鱼油还在燃烧,但是整个大厅开始昏暗起来。

“领主夫人。”乌尔夫冲着阿尔弗丽德点了点头,这让斯莫兰言尔感到好奇,没想到自己的妻子居然也参与其中。

阿尔弗丽德带着侍女拿着一张白色的亚麻布走了过来,在乌尔夫的安排下,他们将单子拉扯绷直,一块白色的幕布出现在众人面前。

“尊敬的领主大人,请您坐在这里。”乌尔夫让斯莫兰雅尔从领主座椅上下来,同其他人一样坐在了长桌前,然后自己走入了幕布之后,将数十根蜡烛都在幕布后点燃。

“他要做什么?”

“难道是要给我们表演巫术?”

“哈哈哈,托克的影子真奇怪。”

卡马尔的人们都奇怪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们不明白乌尔夫到底想要做什么,可就在此时骨笛声再此响起。

“噢,那什么,是龙吗?“卡马尔的人们看见在光影之中,出现了一头三头的龙,虽然那龙有些怪模怪样,但是在光影的作用下,还是让卡马尔的人们直观的感受到了恐惧,他们还是第一次在故事之外,亲眼看见龙的出现。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