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七十四节、不,你是洛基的化身

第七十四节、不,你是洛基的化身

当乌尔夫转过身的时候,看见尧特瓦迪尔正警惕的站在他的身后,但是他并没有立即拿出武器,似乎很自信能够对付乌尔夫。

“我并没有做什么事。“乌尔夫张开双臂,笑着对尧特瓦迪尔说道。

“为什么锁上大门?“尧特瓦迪尔皱起眉头,他的手已经放在了剑柄上,只要乌尔夫有半点犹豫,他便会立即拔出剑,毫不客气的将其斩杀。

“这只是为了让仪式更好的进行,话说作为卡马尔勇士的尧特瓦迪尔大人为什么没有进去呢?难道不想与伟大的奥丁同席?“乌尔夫故作轻松的对尧特瓦迪尔说道。

“哼,这种花言巧语怎么能骗得了我,只有奋勇作战的人死后才有资格在瓦尔哈拉圣殿与奥丁相见。“尧特瓦迪尔却冷笑一声,他早就看穿了乌尔夫的谎言,但没奈何从领主斯莫兰雅尔到领主夫人阿尔弗丽德都被乌尔夫所欺骗,愿意相信这个口若悬河的吟游诗人。

“噢,但也许你错失了能够看见奥丁的机会呢!“乌尔夫耸了耸肩膀,在门口的火炬照耀下,他的身影在晃动着。

此时,在黑暗的海岸边上,卡马尔的人们听从了领主的命令,在海岸边上载歌载舞,虽然这里没有宽大的领主大厅中那样温暖,但是却能够享受自由与悠闲,孩童们嬉闹着将篝火点燃。

“那是什么?“卡马尔的人们按照领主的吩咐,载歌载舞的歌颂诸神,但是他们看见从远处的海面,隐约之间在海平面上出现了影子,像是有船在靠近他们,这让卡马尔的人们十分的好奇。

“难道是诸神乘船来了?“有的人想起来了领主的命令,不由欣喜若狂,以为是他们的歌声吸引来了诸神的降临。

许多人开始在海边跳跃着,试图引起海面上船只的注意,而长船上似乎出现了一个戴着牛角帽子的战士,卡马尔的人们立即交头接耳起来,他们觉得那个强壮的戴着牛角帽子的人,很像是传说中的雷神托尔。

“托尔,是托尔嘛?“作为受欢迎程度仅次于奥丁的神,人们更喜欢这位豪爽的神灵,他们的喊声似乎吸引了对方的注意,长船开始加速划过来。

但是当他们看见越来越近长船的时候,却察觉到了不同,在黑暗的长船上的战士如同诸神般威严强壮,但是长船的速度却快的不一般,很快长船一下撞入细软的海岸上。

“啊啊啊~~。”诺斯战士们从长船的两边船舷跳下来,他们手中拿着绳索和武器,这时候卡马尔的人们才发现,这绝不是诸神而是一群海盗,机警的人已经开始向村镇方向逃走。

在领主大厅门口,尧特瓦迪尔的双眼凝视着面前的乌尔夫,自己的手放在了剑柄上,虽然表面上双方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是却像是西部牛仔对决般,只要对方露出一丝破绽,武器便会出手,在一瞬间将对方置于死地。

“啊~~。”忽然,从村镇外面响起了人们的尖叫声,正是这一声,就像是跑步时候的发令枪,尧特瓦迪尔和乌尔夫同时动手。

“乒。”乌尔夫抢先一步,一把用右手手掌根部击中尧特瓦迪尔鼻子,这是他曾经从一位特种兵分享视频中学到的招数,人的鼻子总是最脆弱的地方,被击中的一瞬间,尧特瓦迪尔便觉得鼻酸眼困,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本能的想要拉开距离,好拔出自己腰间的剑。

“刷~。”但是乌尔夫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袖剑出鞘,雪亮的剑锋从左侧斜向刺中尧特瓦迪尔的脖子动脉。

“呃,咳咳。”尧特瓦迪尔瞪大眼睛,他抬起手想要拔出脖子上的剑,可是整个脑袋此时都被操控在了乌尔夫的手中,乌尔夫用力的将袖剑捅了捅,猛地向外一拔,鲜血从伤口处喷出。

他甩了甩剑上的血迹,看也不看尧特瓦迪尔一眼,转身朝着大门方向走去,而尧特瓦迪尔口中发出了咔咔的声音,向前几步,一头磕在了大门上,鲜血在他的身下流淌,逐渐的顺着台阶向下。

“出什么事了?”大厅中察觉到了异样的卡马尔战士们,开始敲击关闭的大门,他们拼命的拍打,但是却根本无法打开。

“乌尔夫,我们来了。”瓦格斯戴着牛角帽子,在海岸边上已经抓捕了许多的卡马尔人,这简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些卡马尔人简直像是牲畜般,聚集在海岸上等着他们抓。

“真是奇怪,卡马尔部族的防御不可能这么松懈吧?“安格也走了过来,她纳闷的四处张望,发现城门洞开,往日警惕的守卫们也不见踪影。

“他们都被我集中在了领主长屋,但是不会坚持很久,他们随时可能出来,我们立即离开。”乌尔夫从他们手中接过了斧头,对瓦格斯和安格说道。

“什么,可我还没有战斗?“瓦格斯眼睛睁得老大,他本来以为进攻如此大的部族,起码应该有一场硬仗,但是没想到却如此简单。

“不用了,我们本来就是抓捕奴隶的,现在任务完成,可以离开。“乌尔夫却不想节外生枝,他对两人吩咐道,带着他们朝海边退去,而当他们走出了大门的时候,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巨响。

在领主大厅中的战士们,用木凳当作撞木,把结实的杉树门大门撞开了一个大洞,他们似乎已经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乌尔夫搞的鬼,尤其是当领主斯莫兰雅尔狼狈的从洞中钻出来的时候,看见了尧特瓦迪尔的尸体。

“快给我抓住他。“斯莫兰雅尔生气的挥手,命令自己的战士们去海边追击,但是乌尔夫等人已经登上了长船,几名东哈马尔的战士们背着圆盾,他们吃力的将满载而归的长船朝着海里推。

“哗啦。“长船入水之后,那些诺斯战士急忙踩着冰冷的海水,跟着跳上了船。

“嗖,嗖,嗖~~。“海岸上,追击过来的卡马尔战士们用手中的箭矢射向他们,但是东哈马尔的战士们立即抬起圆盾,遮蔽在上方,箭矢哆哆的打在了上面。

“可恶的家伙,你到底是谁?“领主斯莫兰雅尔看着远去的乌尔夫一行,他不甘心的朝着乌尔夫怒吼着。

“我的名字叫托克。“乌尔夫手抓住长船的桅杆缆绳,脚踏在船舷上,笑着回答道。

“可恶。”看着抓捕走了许多自己子民的长船,领主斯莫兰雅尔愤恨不平,而对方所谓托克的名字,根本就不是真名,那傻瓜的名字仿佛在嘲笑自己一般。

长船在海风中朝着北方行进,被抓捕在长船上的卡马尔人惶恐不安,他们不知道这些海盗会怎么对待自己,一些女人和孩童开始哭泣起来。

“不要害怕,只是带你们去一个新家而已。“安格不忍心的来到她们中间,对她们安慰道。

安格的安慰似乎起了作用,一些人不再害怕,只是坐在长船中呆呆的看着远去的故乡,而四周茫茫的漆黑大海也使得他们无计可施。

“瓦格斯,你怎么不高兴的样子?“乌尔夫看着拉着脸的瓦格斯,好笑的对他说道。

“这叫什么突袭,没有一点意思。“瓦格斯一脸不愉快的样子,这场突袭实在太容易了,他还没有与对方交战,便退回海中,这让企图大展拳脚的他索然无味。

“这叫计策,而且我们赢了,就这样。“乌尔夫却耸了耸肩膀,在他看来只要能够达成目标,不一定要使用武力,而且为了平息瓦格斯的不满,他开始向瓦格斯和安格讲述自己在卡马尔的经历。

当听见乌尔夫居然用三寸不烂之舌,居然骗得领主斯莫兰雅尔以为他是奥丁的化身,两人都不由的大笑起来。

“他们不应该相信你是奥丁的化身,你应该是洛基,那个狡诈之神的化身才对。“瓦格斯摇着脑袋,对瓦格斯说道。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