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七十八节、目标不列颠

第七十八节、目标不列颠

突然暴起的卢瑟令人措手不及,还好乌尔夫反应快闪身躲过,但是卢瑟却没有停下来,他反而冲向了对面的树壁,举起拳头疯狂的砸着墙壁,就像是面对最凶狠的敌人一般。

“乒,乒,乒~~~。“在卢瑟面前的树壁变得粉碎,新鲜的木屑飞溅,灰尘也在树洞内腾起。

“他怎么了?“乌尔夫看着面前发疯的卢瑟,忍不住的对女先知询问道。

“吼噢噢噢~~。“卢瑟的怒吼声在树洞中回荡着,而女先知并没有着急回答乌尔夫的问题,她走上前去,伸出自己的手搭在了卢瑟的肩膀上。

“呜~!”当女先知的手触碰到自己的时候,卢瑟的整个身体紧绷肌肉鼓起,身形似乎都变得大了一圈,但是女先知很快的用轻柔的声音吟唱起来,那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很快让卢瑟变得放松起来。

“哼哼~~。“逐渐的卢瑟逐渐的俯下身,而女先知则像是搂着一个婴孩般,将他的脖子搂在怀中,并且轻声的哼唱着。

“呼,呼,我又失控了吗?“卢瑟微闭的双眼重新睁开,他开口对女先知询问道。

“是的,你还是无法忘记。“女先知松开了手,卢瑟站起身来,他用手扶着自己的脑袋。

“是噩梦,我又梦见了。“卢瑟对女先知说道。

“也许躲避不是什么好办法,这位是东哈马尔新的领主乌尔夫,他将要前往不列颠冒险,你愿意跟着他去吗?“女先知指了指乌尔夫对卢瑟说道。

“女先知,不是不能说吗?“乌尔夫已经弄清楚了,所谓的禁忌词便是不列颠,可是女先知这时候却说出来,难道不怕卢瑟再此暴走嘛?

“不用担心,在平时是没有关系的。“女先知却告诉乌尔夫,原来卢瑟会间歇性的出现这种神游状态,而此时绝不能再他面前说出不列颠这样的禁忌词汇。

“原来如此。“乌尔夫微微点了点头,看来这位叫卢瑟的丹麦人受过某种精神刺激,而刚刚便是间歇性精神病发作的时候。

这让他微微有点犹豫,自己真的带上这么个精神病人踏上远征嘛?但是有一想,反正狂战士们十个有九个半是疯的,还有半个瘾君子,只要能再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疯就疯吧!

“不列颠,你真的要去不列颠?“没想到卢瑟听见这个消息后,格外的激动起来,他上前用自己的手握住了乌尔夫的肩膀,拼命的摇晃起来。

“没错,没错,开春后我们便奉命前往不列颠。“乌尔夫连忙趁着卢瑟还没也把自己摇散架之前,对他说道。

“带上我。“卢瑟用不用质疑的声音对乌尔夫说道。

“我知道了。“乌尔夫也没有生气,他伸手拍了拍卢瑟宽大的肩膀说道。

当他们离开圣地的时候,狂战士卢瑟从女先知那里得到了一只熊头帽子披风,以及一柄锋利的双刃长柄斧头,就连乌尔夫也获得一个草药袋子。

“这里面是一些草药,将它们浸泡在水囊中的时候,给强大的战士们喝了,能够让他们再短时间内不会感受到痛苦,但是记住,绝对不可以喝多,而且它并不是治疗伤口。“女先知指了指袋子,对乌尔夫说道。

“感谢您女先知,我会谨慎使用它的,不过我有一个请求。“乌尔夫知道袋子里面的肯定是一种能够麻痹神经的草药,这种与其说是草药,不如说是轻微毒药。

“是什么事?”女先知没想到乌尔夫还有事情,不由皱了皱眉头,但是乌尔夫说的话却让她十分的吃惊。

“当我从不列颠回来后,我想学习尼如文字。”乌尔夫对女先知说道,说完后也不待她回答,便转身带着维赛德和卢瑟离开。

“尼如文?”女先知吃惊的看着乌尔夫背影,从没有一位领主会提出这种要求,要知道北欧人大部分的传承都是靠口口相传的诗歌,尼如文也只是在祭司间传播用来占卜的工具,维京勇士们可宁愿在战场上挥洒热血,也不愿意触碰这些古怪神秘的东西。

返回了东哈马尔后,乌尔夫并没有闲着,他将狂战士卢瑟直接带到了铁匠铺,铁匠们看着这名一米八的狂战士,都不明白乌尔夫想要做什么?

“装备,按照他的比例开始做做盔甲。”乌尔夫指了指身边站着的红发卢瑟,对铁匠们吩咐道。

“领主大人,这需要很多皮革。”铁匠们挠着头对乌尔夫说道。

“不,用铁,整块的铁打造胸甲。”乌尔夫却摇了摇头,他希望狂战士成为肉坦,因此要给他装备上足以冲阵的盔甲。

乌尔夫让铁匠们制作的并不是北欧传统的锁子甲和皮革甲,而是类似于古希腊式样的铁板胸甲,这种胸甲的好处是不像是锁子甲般,将重量全部放在肩膀上,而是通过整块的敲击,均匀分布在身体上,使得卢瑟能够更加灵活的战斗。

除了,让铁匠们给卢瑟打造盔甲的时候,乌尔夫还命令铁匠们打造着飞斧,这种比较轻薄的斧头,只需要安装一个短木柄,当碰到敌人的时候,命令臂力强大的战士,先抛掷一番,这可比标枪和弓箭威力大,投掷方便,回收也方便。

“叮叮叮~~。”整个漫长的冬天,东哈马尔宛如一个大工地,铁匠们不停的用铁锤敲击着铁毡,锻造的火焰和烟尘在上空盘旋。

“吼~~。”瓦格斯率领着挑选出来的战士,在领主长屋前的空地上加紧训练,这些战士必须是身体强壮的自由民,当然不限于男人,也有盾女加入。

“飞斧~~。”乌尔夫站在一排掷斧兵们中间,看着他们对准面前的靶子,当一声令下的时候,飞斧从掷斧兵们的手中飞出,击中了厚实的木头靶子。

“不错。”乌尔夫很满意,这些飞斧破甲能力一流,对付不列颠的重骑兵和重甲兵最有效,除此之外,乌尔夫还命令铁匠们制作新的武器。

“这是什么?”当乌尔夫将弩这种东西画出来的时候,东哈马尔的工匠完全摸不着头脑,他们擅长制作长弓,但是弩这种东西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其实你们可以想象就是将弓横放着,用这里的激发板击发动。”乌尔夫详细的向东哈马尔的工匠们讲着,他拿起一张弓横起来,对工匠们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维京人都是一群能工巧匠,否则也无法在这严苛的北欧环境中生存,在乌尔夫的一再点拨下,他们逐渐的弄清楚了原理,接下来便是需要这些工匠们自己去琢磨和调试,毕竟乌尔夫在没有穿越前不过是个文科生。

热火朝天的准备工作,使得众人觉得漫长的冬季似乎也变得没有那么无聊,每一天乌尔夫都会打开领主大厅,让辛勤工作的人们能够在宴会中舒缓一天的疲劳。

“听说无骨者打下了不列颠的土地后,并没有停留,又开始了新的冒险,真希望能看看新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喝着麦芽酒的诺斯战士们,开始将自己头脑中听来的各种故事,在酒精的作用下,向自己的同伴们诉说着,而乌尔夫却坐在领主宝座上一言不发的喝着酒,他知道根据最新的情报,无骨者已经死了,白衫哈夫丹控制着不列颠北方的土地。

麦西亚、威塞克斯正重新联合起来,准备对抗白衫哈夫丹的入侵,一场血战即将在不列颠岛屿上展开,而他们则是被卷入其中的一群人,至于是被狂风暴雨打入海底,还是成为时代的弄潮儿,这就需要掌舵者乌尔夫的本领了。

“喀喀喀~。”就在众人在紧闭的领主大厅中,喝着麦芽酒吃着丰盛的食物,壁炉和坩埚中的火焰温暖着他们身心的时候,关闭的厚重大门却响起了一阵咔咔的奇怪声音。

“谁?”海德好奇的打开了门,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门缝中钻了进来,吐出的猩红长舌头散发着热气,滴滴答答的血液落在了地板上。

“黑炭?”乌尔夫看见那黑影,吃惊的站起身来,他没想到自己放了的黑狼王居然又回来了。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