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六节、宫廷与王国

第六节、宫廷与王国

伊萨克凝神注视着羊皮纸,上面的拉丁文带来了关于北方的许多消息,维京人与盎撒英格兰人的矛盾与冲突日益增多,很明显白衫哈夫丹并不打算遵守与阿尔佛雷德的和平协议。

“我敬爱的伊萨克修士,我作为威塞克斯王国的合法统治者,于我主的赫赫威名之下,仁慈之名希望你能够尽快的说服康沃尔同我结盟,以携手对抗维京人的无耻掠夺。”羊皮纸上竟然是阿尔弗雷德的亲笔信,他希望伊萨克能够尽快的达成两国的合作,使得威塞克斯无后顾之忧,整军备战以对付维京大军的入侵。

“这可很难办啊!”伊萨克咂巴了一下嘴,他并非不想达成协议,奈何康沃尔国王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就好像维京人的威胁不过是靠近北方的盎撒人所应该担心的那样。

“亢亢~~。”正在此时,伊萨克的房门声被敲响,伊萨克急忙将羊皮纸塞在了柜子下方,这才走过去打开了房门,只见出现在门口的竟然是一名他不认识的女仆。

“伊萨克修士,公主殿下想请您过去一趟,为她进行祈祷。”侍女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伊萨克微微有些吃惊,他没想到罗特里克公主居然会找自己,心中同时暗喜,看来自己那天的表现确实赢得了公主的好感。

“我这就来。”伊萨克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修士袍子,跟随在侍女的身后,朝着庭院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并没有多少人,而康沃尔王国靠近英吉利海峡,对岸便是西法兰克王国,因此在建筑风格上很接近西法兰克,廊柱林立,精美的庭院中种植着各种花卉,白色的大理石喷泉中注满了甘甜的清泉。

“公主殿下。”侍女带着伊萨克穿过了芬芳的花园,走到了一处凉亭之中,罗特里克公主戴着黄金花冠,身着一袭蓝色天鹅绒的长裙,下巴到头部都裹着白色的薄纱,她安坐在凉亭的长凳上,几名侍女正围绕在她的左右。

“尊敬的殿下。”伊萨克也急忙的向公主鞠躬行礼,他虽然不熟悉西法兰克的宫廷礼仪,但是作为神职人员,仅仅是双手合十的礼仪便足够了。

“伊萨克修士,我听说你很精通拉丁文?”罗特里克公主此时没有戴面纱,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伤口,只见娇艳的脸庞如同花朵般美丽,难怪康沃尔国王将她看的如此紧,这样子的美人任何人见了都不会忘记。

“没错,殿下。”伊萨克并不清楚,罗特里克公主想要做什么,只好老实的回答,他作为一名修士当年可是费尽千辛万苦,前往了罗马学习正统的拉丁文,可以说精通各种天主教的拉丁语祈祷文。

“很好,那让我们开始聊天吧!”罗特里克公主的语调突然一变,开始用拉丁文向伊萨克说起来,伊萨克顿时一愣,他没有想到公主的拉丁语居然如此好。

“殿下,您的拉丁语十分娴熟。”伊萨克对罗特里克公主恭维的说道。

“请原谅我,尊敬的修士,我不能直接用当地的语言说话,我的丈夫对我看守的很严密,是的我几乎无法呼吸。”罗特里克公主的神态依旧安然自若,但是她的言语中却透着对康沃尔国王极大的不满。

“我以为陛下十分的喜爱和看中您?”伊萨克对公主说道。

“不,我已经受够了,我希望能够摆脱这种处境,康沃尔的拳头迟早会打死我的,我听说你的主人阿尔弗雷德陛下是一个仁慈公正虔诚的信徒,希望你能够向他禀明,帮助我这个可怜的孤悬海外的人。”罗特里克公主假装站起身来,扶着凉亭外的一簇鲜艳花朵,好像是在询问伊萨克般,但内容却是求助。

“啊,这花朵十分的美艳动人,也许可以赐给我,交给我我会悉心照顾的。”伊萨克笑着恢复了用当地的语言,他向公主说道。

服侍公主的侍女们都带着笑意,但是她们完全听不懂两人在说些什么,不过还好这中间时间并不久,只见公主含笑摘下了花朵,递给了伊萨克手中,她知道伊萨克已经同意了自己的请求,心中稍稍的松了口气。

接过了公主手中的花朵,伊萨克陷入了沉思,这是一件极为冒险的事情,如果自己干涉了康沃尔国王的家庭事务,一旦触怒了国王那么下场只有一个,会被立即驱逐出康沃尔,甚至有可能会被关押在地牢之中,永不见天日。

康沃尔国王很快便知道了自己妻子私自见伊萨克修士的事情,他很愤怒的在当天夜晚便取下自己的皮革束带,狠狠的抽打了公主一番,询问她到底同伊萨克讲了什么事情,公主咬紧牙关只是说自己在重温快要忘记的拉丁语。

“乒~~。”伊萨克的房门被几名粗鲁的卫兵踢开,他们走入了修士的屋内,二话不说开始翻箱倒柜,很快将修士的房间弄的乱七八糟,而当他们看见屋内插在瓶子中的鲜花的时候,这才停止了下来,并且将瓶子和鲜花带走。

全程伊萨克都默默的站在一旁,当卫兵们离开后,他才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但是眼神中却闪过了一丝精光,仿佛是下定决心了一般。

此时的乌尔夫等人率领着船队,穿越了风暴,逐渐的靠向了海岸线,他们看着眼前一片由沼泽和低洼海滩,以及长串如同带子般狭窄岛屿组成的国土。

“是低地王国。”乌尔夫却知道他们此时来到的是荷兰,这里的土地以泥泞沼泽,以及低洼的土地著称,在海上贸易没有完全兴起之前,这里也不过是不毛之地。

“最早一批的诺斯人占领了这里,他们在这里开垦了殖民地,并且定居了下来。”维赛德对乌尔夫等人解释道。

“也许我们可以在这里补充给养,休息一番。”瓦格斯听见这里是诺斯人建立的殖民地,他立即高兴的说道。

“小心点,我听说这里的诺斯人都已经向西法兰克的国王效忠,成为了他的封臣。”但是少女西格丽德却难得的对众人警告道。

“什么?”西格丽德的话使得众人都十分的诧异,他们没想到诺斯人居然会向西法兰克人效忠。

不过乌尔夫到是一点都不震惊,要知道著名的诺曼底公爵便是步行者罗洛,他其实就是北欧海盗出生。

“不用担心,我们只是在海岸边上寻找一处临时驻扎点而已,等休息好了,我们便会离开。”乌尔夫却耸了耸肩膀,他对众人吩咐道。

“呜~~~。”随着一声悠长的号角声响起,乌尔夫所在的长船立即发出了信号,命令众人跟随着他们朝着细长的岛屿航行过去。

船队缓缓排列成大雁阵型,划桨在两边拍击着海面,朝着目的地而行,在经历风暴的时候,他们损失了一些人和船只,现在只剩下了六艘船,以及80多人。

“乒~~。”长船冲上了松软的海滩,咸湿的海风吹拂着他们,海滩上布满了发黑的海带,以及晒干的海星,白色的贝壳在沙滩上露出了些许。

“把船只固定好,我们不能继续损失船只了。”乌尔夫行走在了众人之间,他拍着他们的后背,对他们大声的说道。

“嘿呦,嘿呦。”众人发出了呐喊声,将长船拖到了岸边,木楔子钉入了地面,绳索牢固的绑着船只四处。

“哦呜~~。”笼子中的黑炭被放了出来,它抖了抖自己的皮毛,这几天连续的航海,已经使得它十分的郁闷和不舒服,现在四个爪子落在了地面上,使得它心情大好。

乌尔夫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听着海岸边不停歇的海浪拍击声,捡起了一枚晒干的海星朝着远处扔去,黑炭竟然甩了甩自己的大尾巴,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叼住。

“你还真是有做狗的潜质呢!”乌尔夫不由大笑起来,谁能知道这可是曾经率领着狼群朝自己进攻的高傲的狼王。

当海滩上篝火点燃起来的时候,众人立即凑过来,连日的航行他们的身体都被海水浸透了似的,极为的痛苦难受,而温暖的火焰,使得众人感受到了生命。

“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这时候,瓦格斯忍不住的对乌尔夫询问道。

“继续航行,顺着海岸线走。”乌尔夫撕开一块肉干,放入口中咀嚼着,没有被水煮过的肉硬的就像是石头一般,但是不吃东西会更加的难受。

“我们不应该快点与白衫会和吗?”少女西格丽德纳闷的询问道。

“不着急,现再投靠白衫的人太多了,多我们一个不多,少我们一个不少。”乌尔夫看着跳动的火光,眼中却透出了狡猾的神色,既然要加入白衫,起码要纳一个投名状,而这个投名状要让白衫和其他人不敢小瞧自己这个东哈马尔的领主。

“噢,到底是什么意思?”其他人都十分诧异的看着他。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