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入维京当霸主> 第十一节、疯狂的计划

第十一节、疯狂的计划

哈勒姆的城堡中,女公爵立即召见了那名亲卫战士,她急切的想要知道自己丈夫的下落,溃散的士兵们有些逃回了城堡,各种传言都有,这更增添了女公爵的焦急不已。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的丈夫怎么样了?”女公爵在一连串的询问后,急促的咳嗽了起来,深知连腰都直不起来。

“女公爵不要着急。”主教连忙的上前,用手中的圣物刷子挥洒圣水,冰凉的水使得女公爵缓了过来,一名女仆急忙的搬来了凳子,让女公爵坐下来。

“尊敬的女公爵,我跟随在雅尔身边,并且见证了他最后的战斗,英勇而又悲壮,为了维护主的荣耀,他坚持到了最后一刻,但是残忍的乌尔夫还是杀害了他。”亲卫战士用悲呛的声音说道。

“这么说他确实死了。”女公爵的神色一僵硬,其实内心早已经感觉到了丈夫的战死,但是她在没有得到确切消息前,还是努力的寻找着一丝可能,只是此时就连这微弱的希望也被打破。

“是的。”亲卫战士垂下了头,他的痛苦不是假装的。

“那你为什么会回来?”主教却看向了这名亲卫战士,用审讯的口吻对他说道。

“我是一名诺斯战士,如果可能战死沙场有何不可,但是我带来了乌尔夫的口信。”亲卫战士怒视主教,心中愤慨不已,如果不是这个摇唇鼓舌者说服了荷兰雅尔受洗成为基督徒,那么他就不会落此下场。

“也就是说你投靠了那个异教徒?”主教立即敏锐的抓住亲卫战士的话,对他逼问道。

“我只是为了带回来口信。”亲卫战士气愤不已。

“够了,主教让他说。”女公爵摆了摆手,她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脸色苍白的说道。

亲卫战士告诉女公爵,乌尔夫愿意将荷兰雅尔的尸体交还给他们,只要将金银装满一整个棺木即可,只后他们会用此棺木奉还荷兰雅尔的尸体。

“赎金,我就知道这些维京人看重的永远都是金钱。“主教生气的说道。

“他们说如果不能给赎金的话,他们会按照诺斯人的习俗,将雅尔的尸体归入大海,为他的勇敢致以崇高的敬意。“亲卫战士说道。

“不行,大人受过洗礼,他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必须按照我们基督徒的习俗,将尸体清洗,涂抹上膏油,在教堂中祈祷一晚后,在基督徒们的墓地下葬,他的灵魂才能够升入天堂。“主教用不可置疑的口吻,对女公爵说道,而女公爵本身也是一名虔诚的教徒,她当然认可主教的话。

“那么我们会准备足够的赎金和棺木的。“女公爵急促的咳嗽了几声后,打起精神对亲卫战士吩咐道。

乌尔夫很快得到了亲卫战士回复的消息,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亲卫战士来到了荷兰雅尔的尸体旁边,他的尸体已经被整理好,被乌尔夫斧头劈砍的伤口处被重新缝合,身着盔甲的尸体显得十分平静,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雅尔会被以基督徒的身份埋葬。“亲随战士哀伤的看着尸体,对乌尔夫说道。

“但他是一名诺斯人,来自丹麦的诺斯人。“乌尔夫拿起一柄斧头放在了尸体身上,并且把荷兰雅尔的手放在了上面,按照诺斯人的传统,勇士必须手持武器,才能进入瓦尔哈拉圣殿。

“什么时候把钱送过来?“瓦格斯拿着一颗苹果,大口的咀嚼起来,从苹果里面探出一条肉乎乎的苹果蛆,他用手将蛆虫拔出来,看了看塞进嘴里。

“很快,明天一早。“亲随战士对瓦格斯回答道。

第二天清晨,海边的浓雾升起,在乌尔夫等人的营地外响起了马蹄声,几名战战兢兢的来自哈勒姆的士兵,跟在了一辆马车后面,来到了营地中。

“这是给你们的赎金。”一名光头廷臣,打开了马车上的棺木,当棺木沉重的盖子打开的时候,围过来的瓦格斯、安格、卢瑟以及西格丽德看见金灿灿的光芒,那是金银散发的光泽,为了凑齐这些钱,女公爵把能找到的金银全部找了个遍。

“很好,你们完成了诺言,现在我们也会按照诺斯人的习俗,将雅尔的尸体还给你们。”瓦格斯大手拍了拍那名廷臣的肩膀,差点将他拍倒在地上。

“乌尔夫呢?”廷臣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对瓦格斯询问道。

“我们的领主要为雅尔进行献祭仪式,祈祷他的灵魂能够同古代的勇士们一样,坐在瓦尔哈拉之中。”瓦格斯耸了耸肩膀对他说道。

“不用了,我们的大人受过洗礼,是一名真正的基督徒,他会回归天堂的。”但是廷臣很明显也是一名虔诚的信徒,他不屑的对瓦格斯等人说道。

“恩,无所谓。”瓦格斯伸手摸了摸他脖子上戴着的银十字架,一把拽了下来,这举动使得廷臣十分的惊愕。

“你~~。”廷臣气愤不已,但是瓦格斯却已经笑嘻嘻的将十字架扔进了棺木之中,廷臣的手伸了伸,只能作罢。

东哈马尔的诺斯战士们兴高采烈的将金银装载起来,有了这100磅的金银,他们也算不虚此行,而哈勒姆的士兵和廷臣只能无奈的看着这群肆无忌惮的强盗。

“瞧我。”少女西格丽德从这些金银中找到了一串黄金项链,她戴在自己的脖子上,在海滩上转着圈圈,炫耀的对安格说道。

“哼。”安格拿着一只银手镯,这手镯雕工细致,上面有细细的藤曼,仿佛是真正的植物缠绕在上面,她将镯子对着光看了看,然后又重新的扔回了其他财宝之中。

“乌尔夫让我们也一起跟着。”这时候瓦格斯走了过来,他对安格说道。

“那些人不会同意的。”安格看了一眼焦灼不安的哈勒姆的士兵和廷臣,对瓦格斯说道。

“乌尔夫让我们告诉他们,这是我们对雅尔的最后敬意,否则就不会同意停战的。”瓦格斯皱着眉头,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他也搞不清楚乌尔夫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也只能照做。

“哇~~呼~~。”

“哇~~呼~~~。”

东哈马尔的诺斯人们围成一圈,将棺木围在了中央发出了维京怒吼,哈勒姆的廷臣想要看一下,但是却被笑嘻嘻的西格丽德阻止了。

“这是我们真正的诺斯人举行的仪式,难道你要参与吗?除非你抛弃那个木匠,重新回归在奥丁神下。”西格丽德坐在空马车上,她将修长的腿架在了对方的肩膀上,这举动十分的无礼,但是她手中玩弄的刀子,却闪耀着瘆人的光泽,廷臣只好作罢。

乌尔夫此时躺在棺木之中,他的身上压着沉甸甸的荷兰雅尔的尸体,但是为了计划不得不忍受着,除了重量还有那开始腐烂散发的难闻气味,他只能尽量的减少呼吸。

“通~为什么这么沉重?”当乌尔夫感觉到棺木一顿,外面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哈勒姆士兵们的声音。

“笨蛋作为一名雅尔怎么能没有金银财宝作为陪葬呢,我们将十分之一的财宝放入了其中。”瓦格斯粗犷的声音响起。

“什么,我们基督徒可没有这种习俗。”廷臣立即反对道。

“这是我们的习俗。”瓦格斯立即发出了威胁,只后便是一阵沉默,此时乌尔夫听见了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那是对方将钉子钉在了棺木上。

“呼。”乌尔夫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最轻微的呼吸声,在这棺木之中也似乎被无限放大,摇摇晃晃中封闭的棺木中开始给人以压抑感。

如果他们直接将棺木下葬了怎么办?

如果他们打开棺木后,立即攻击自己该怎么办?

如果瓦格斯等人没有跟进计划怎么办?

乌尔夫在如此安静压抑的环境下,脑袋几乎不受控制的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甚至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提出这么个疯狂的计划,将自己同开始腐烂的尸体放在一起,偷偷被运进城堡之中。

“这是个疯狂的计划。“乌尔夫想起了自己在计划开始前,召集核心成员之间的会议,当时安格第一个便出言反对,她认为这个计划十分冒险,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有可能要了乌尔夫的命。

“但是靠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攻破城堡。“乌尔夫坐在篝火旁边,他嚼着肉干,仔细思索着说道。

“也许我们可以离开这里,重新踏上前往不列颠的旅途。“瓦格斯对乌尔夫建议道。

“真正想要杀死我们的是荷兰雅尔的主教,如果不惩罚他,就这么离开实在是我们的耻辱。“乌尔夫却不以为意的说道,他们已经从亲卫战士那里得知,事情的真相,荷兰雅尔并没有真的对他们动手的打算。

“好吧,乌尔夫既然你决定了,我曾经发誓效忠于你,那么我们就会按照你的计划去办的。“瓦格斯不愿意思考太过复杂的事情,于是对乌尔夫说道。

“那么让我去吧,我重量更轻盈,这样会让他们放松警惕。“安格对乌尔夫说道。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